快眼小说网 > 绝口不提我爱你 > 第四章 一对银耳环的不同命运

第四章 一对银耳环的不同命运

    (1)

    今天是周六,也是段黛儿结婚的日子,一大早,我就开始清理一些旧物,将段黛儿以前送给我的东西统统清理出来。

    我和段黛儿在一起5年,合照拍得很少,仅有的几张却都能带来深刻的回忆。看着照片上笑容如花的女孩,真心痛她为什么会狠心放弃掉这段感情。我拿出火柴,点燃了照片,那些照片很快就化成了灰烬。我蹲在地板上,感觉心揪得生疼生疼的,人生就是这样,一路走去,总需要不断丢掉一些东西,童年、青春、爱情……所有的这一切,我们称之为成长。

    林咿呀的房间里没有动静,眼看着时间渐渐朝婚宴预定的12点12分迈去,她却还没有出来露个脸,难道她忘记了昨天晚上对我说的话了吗?

    我在她门口徘徊着,又将耳朵凑近门口听里面的动静,哪曾想门却哗啦一声开了。林咿呀说:“聂晓明,你偷窥吗?”

    我看着面前的林咿呀,久久说不出话来。

    这个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美丽的女孩呢?

    她穿的是一件无肩带的白色雪纺裙,戴了顶波浪卷的假发,整个人和平时的清纯相比又多了几分时尚的气息。脸上化了淡妆,银灰色的眼影令她的大眼睛增添了神秘媚人的韵味,唇彩带着淡淡的透明光泽,让人有想要咬一口的欲望,小小的耳垂上悬挂着两颗如水滴形状的耳环,摇摇晃晃的,更增添了一丝顽皮的蛊惑。在那瞬间,我的脑海里一闪,总觉得这模样仿佛在哪里见过,有几分熟悉的感觉。我不由得说:“林咿呀,我以前是不是见过你,总觉得你很眼熟。”

    她叹了口气,手里握着我所熟悉的墨镜,说:“也不知道真的该不该陪你去,为了争一时的面子如果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那也太……”

    我疑惑不解地问:“会带来什么麻烦呢?”

    她笑而不答,戴上墨镜说:“我们走吧!豁出去了。聂晓明,谁让我欠了你的人情呢?”

    她换了一双镶钻的闪闪发光的高跟鞋,轻轻挽上了我的胳膊,笑着说:“公主配青蛙的旅途开始了。”

    换了是平时我一定会反驳,可是现在,站在光彩照人的她的旁边,我确实有些淡淡的自卑,我搔搔头皮说:“算了,咱们别去了。”

    她诧异地问:“怎么了?我都准备好了,怎么又不去了?”

    “谁都不会相信你是我的女朋友的,这一看就是假的嘛,人家肯定以为我是从哪里把你租来的。”

    她笑起来:“傻瓜,你租得起我吗?走吧,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做什么事情都优柔寡断的。”

    “我能不优柔寡断吗?我对你做的那么干脆的一件事情,向你表白,还不是被你直接了断地拒绝了,还不如优柔寡断玩暧昧呢!”

    她有些生气了,红红的小嘴撅了起来,眼睛瞪得圆溜溜的:“你走不走?不走就算了,我还懒得去了。”

    我们走到公寓楼下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车停到了我们的面前,见我一副诧异的表情,她笑嘻嘻地说:“我们都穿得这么隆重,打车去不像话嘛,我叫了个朋友开车来接我们去。放心,他不会多嘴的。”

    我认出这辆车就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送林咿呀来我这的车。我纳闷地问:“你不是说那人在追求你吗?”

    “他是在追我,但是他不敢多话的,我的事情他不敢管。”

    果然,我们上车以后,林咿呀告诉“司机”我们去的酒店,“司机”瞟了我一眼,什么都没有说,默默地开车,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我疑窦顿生,这个林咿呀,为什么我感觉她越来越神秘,你说她是无业游民吧,她虽然手里好像是没有什么钱,可是那做派可一点都不像没有收入来源的,居然还有“司机”随时可以供她调派;你说她是千金小姐吧,怎么就和容大为那样的社会渣子混在一起?

    忽然,一个念头浮出脑海,是的,只有一个可能了。难怪她会拒绝我,而且拒绝的时候还说是“为了我好”。瞧她长得又这么漂亮,还怎么可能不是呢?

    “你眼珠子滴溜溜在我身上转来转去,又在想什么呢?”林咿呀转头问我,正好遇上我的视线。

    我吭哧了半天,小心翼翼地问:“林咿呀,你拒绝我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比如……”

    她眉毛一挑,有些不高兴地说:“没有什么比如,就是觉得你不合适,所以拒绝你。这个话题说了我们不许再提。”

    “其实如果你真的是某个达官贵人的小蜜什么的,我也不会介意的,做朋友就做朋友好了。”

    “你说什么呀?你脑瓜里怎么成天净想着这些事情,你这是摆明了看不起我啊,认为我就只能给人家当二奶小蜜做花瓶是吗?你可真没有眼光。难怪你的女朋友不要你,你这个人确实脑袋里少了根弦。”

    我嘟囔着:“你不也一样看不起我嘛,我没有眼光,平庸,笨,行了吧!要不你也不会拒绝我了。”

    她却笑起来:“你虽然笨,不过你不笨我也不会跟你这样的人做朋友了。”

    “为什么?”这下轮到我惊讶了。

    她叹了口气,眼光投向车窗外,幽幽地说:“如果你身边的人都是成了精的人,都是成天在算计别人的人,你就会明白我现在的感受。聂晓明,你是唯一可以让我放松下来的朋友,可是我不知道……这样的感觉,还可以保持多久。也许我跟你去参加婚宴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她的话让我有些不明白,她比我年轻,看她的模样又那么清纯,怎么说的话却显得如此沧桑。

    我向她保证:“咿呀,我不认识你的朋友,也不知道你的圈子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这些我也不感兴趣。但是我向你保证,我聂晓明第一次在你面前是什么样的人,以后在你面前就是什么样的人,永远不会改变。不管是做朋友还是做什么,你对我好,我便也会对你更好。”

    咿呀没有说话,也许我这样笨笨的表白予她来说已经是平常的事,向她求爱的人一定排长队呢!可是这些话是发自我的内心深处的,不管她信也好,不信也罢,我说出来就会做得到,即使她并不在乎。

    良久,才听到她淡淡地回答:“知道了啦!”

    我们到达“圣罗兰”大酒店的时候,正好是12点,远远的,就看到穿着婚纱的段黛儿和她的新郎站在门口迎接客人。

    “圣罗兰”大酒店是宁城首屈一指的五星级酒店,能在这里办酒当然是一种荣耀。我的心里酸溜溜的有些不是滋味。很难说段黛儿的离去是对是错,她如果嫁给我,我一定没有这个能力在这酒店举办这样一场婚礼。可是生活,并不是只是一场婚礼这么简单啊!

    即使有对她深深的爱,即使会用一生的呵护做补偿来弥补物质的不足,也许女人也不会懂得珍惜。

    或许是感应到了我的失落,林咿呀轻轻挽住了我,带着我朝前走去。她犹豫了一下,慢慢摘下了墨镜,露出她美丽皎洁的面容。

    我们走到段黛儿身边,我看到段黛儿怔住了,她的目光飞快地从我身边划过去,落在林咿呀的脸蛋上,久久没有移开。别说她,就连段黛儿的新婚老公,身边负责接待的人,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林咿呀的身上。

    我忽然有些紧张了,气氛有些不对啊,怎么回事,就算林咿呀再漂亮,也不会引起这么大的动静,难道这些人早知道我是段黛儿的前男友,早已做好准备“接待”我了?

    林咿呀却镇静地微笑着说:“恭喜新娘子,新郎!”然后她几乎是扯着我的胳膊命令我去礼金台上交礼金。

    有人递上来喜烟,眼光却瞟在林咿呀的身上,她淡淡地笑着,仿佛早已习惯这样被人注视。

    我们朝里面走去,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我依然可以看到周围不断有人瞟来目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见我一副东张西望不安的样子,林咿呀替我夹了点凉菜,说:“别像个乡下人一样行不?该吃吃,该喝喝。我已经给你挣够面子了。”

    “我是觉得奇怪,咱们有这么扎眼吗?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家这么注意,好像我成了新郎了。”

    林咿呀抿嘴微笑:“哪里是‘我们’扎眼,就你一个人引人注意呢!你是新娘的前男友啊,居然大摇大摆地来这里喝喜酒。”

    “可是,我怎么感觉好像这里的人个个都知道我是她前男友一样,我们当初可没有见过这么多人啊!”

    林咿呀不再说话,默默低下头去,仿佛有什么心事一般。

    那场喜宴吃得有些难受,我实在有些受不了别人的目光注意,我不明白明明是段黛儿结婚,为什么我和林咿呀仿佛成了主角一样。

    我去了趟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看到好几个小孩子围在林咿呀的身边,竟然拿出本子来请她签名——有这么夸张吗?

    见我来了,林咿呀皱眉说:“我有些不舒服,我们先走吧!”其实我也待不住了,也不管什么礼节不礼节的,牵着林咿呀的手就朝外走去。

    迎面却遇到一个手拿相机的年轻人,那人盯着林咿呀看了一眼,忽然眼神一亮,大声问:“你是林咿呀?”

    林咿呀没有回答,甩开我的手,大步朝前奔去。我回头望望那个年轻人,却见他已经拿起相机,冲林咿呀的背影咔嚓咔嚓拍起照来,见我望着他,镜头也冲向我。我赶紧转过身,急忙跑了出去。

    林咿呀已经坐在车里了,见我来了,“司机”就发动了车。

    “那人是谁?他怎么认识你?”我纳闷地问。

    林咿呀戴着墨镜,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但能感觉她有些微微的生气,她生谁的气?

    忽然,她大声冲我吼道:“就是你,为了你的面子,让我抛头露面,还不知道人家会怎么乱写乱编造。瞧,我的耳环都跑丢了一只。”

    果然,她的耳朵上少了一只耳环。

    我有些莫名其妙:“你说什么呢?什么乱写乱编造,你有什么可以乱写乱编造的?你以为你是什么大人物吗?再说,来这里可是你自己提出来的,我可没要你来。”

    她继续不满地嘟囔:“总之是你不对。”

    我也有些生气了,这林咿呀也太任性了吧,我哪里得罪她了,不就是被人注意一些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也许人家是因为觉得你漂亮所以关注度高了一些而已。有必要冲我发火吗?我也不想的,我也不愿意被人当熊猫一样参观!

    我看到司机从后视镜里瞟视着我,顿时觉得有几分懊恼。林咿呀的脾气有些让人捉摸不定,一忽儿高兴一忽儿发火,处处都要人围着她去哄着她。又不是我女朋友,我干嘛哄着你。既然说好了大家是朋友,我干嘛在她面前要低三下四的?

    这么一想,我的脾气也上来了,我对司机说:“让我下车。”

    林咿呀说:“下什么车?不许下,没准还有人跟着呢!”

    “你以为你是明星啊,人家要跟踪你?林咿呀,我们是朋友关系,我不是你的仆人,别对我这么大声说话,别以为我不介意。今天你帮我的忙,我谢谢你,可是那不是我要求的,是你自己自愿提供的,我不知道什么事情惹你不高兴了,让你要板着脸呼喝我。我告诉你,我不伺候你,我也有火!让我下车!”我大声嚷起来。

    林咿呀板着脸,冲司机说:“让他下去。”

    车停下来了,我下车,还想说点话,车却一溜烟地开走了。

    我冲车屁股吐了口口水,手机却乌拉乌拉地响了起来。

    杜康嚷着:“晓明,我告诉你,今天段黛儿结婚,请了我,我没有去,够意思吧!”

    我没好气地说:“你没去,我去了。”

    “什么?你去了?聂晓明,你真够爷们的,做人做到你这样真够义气,女朋友变成人家的老婆了,还亲自上门祝贺,你的心胸真不是一般的博大,都赶上黄河之水了。”

    “就别挖苦我了,好歹和她处了5年,还是应该祝她幸福的。”

    “晓明,你堂姐她是什么情况。”

    我一愣,这个话题,也拐弯得太厉害了点吧!

    “打听我堂姐干嘛?你该不是对我堂姐有想法吧?我告诉你,你死了这条心,我堂姐眼睛都不会扫你一下,靠边站去。”

    “你堂姐长那么漂亮,怎么还没有结婚呢?”

    我的手机有一个来电提示,我冲杜康说:“说曹操曹操就到,我堂姐给我打电话了,你等等。”

    聂晓丹劈头就问:“喻蓉那边怎么回事,人家一直等你的电话呢!你是没有看上人家还是怎么的?非要我这个姐姐来主动问你。”

    “哪有那么快,又不是情窦初开的玲珑少年了,总得回去多想想,消化消化呗。”

    “还有什么好消化的,这么好的女孩你现在打着灯笼也找不到了,人家喻蓉对你印象挺不错的,说你很体贴细心,你还送了她一束花。我们家的笨小子追女孩其实也不怎么笨嘛!”

    我急了:“姐,我送给她的是向日葵,花语是一生的友情。没有别的意思。”

    “不管你送什么,总之现在人家女孩对你有意思了,你要好好珍惜。今天晚上我不用去电台,晚上我替你约她出去。就这样,晚一点我给你电话。”不等我回话,聂晓丹就把手机挂断了。

    再次接通杜康的电话,把这件事情告诉给他知道,杜康忽然变得兴奋了:“聂晓明,晚上我跟你一起去约会。”

    “怎么?你对我那个相亲对象有意思?”

    “什么呀,我是帮你呢!你想呀,你一个男的,她们两个女的,气氛会多尴尬?我去一个,肯定好玩一些。对了,我家不是给我在月亮岛买了一处结婚用的二层小别墅吗,一直没有去住过,不如晚上我们去那边烧烤,反正有地方住,条件还不错,怎么样?”

    我想了想,闷闷地说:“再说吧,不知道我堂姐愿意不愿意。我晚点和你联系。”

    挂了电话,我想了想,这里离步行街挺近的,便朝那边走去。

    我在“海盗船”银饰店转悠了一圈,看中了一副耳环,仿佛和林咿呀丢失的那副耳环很像,也是水滴形状的。问问价格,正好打折,最后只用80元钱就买了下来。

    虽然有些恼怒林咿呀的喜怒无常,但她毕竟是因为我而丢了一枚耳环,赔给她也是应该的。

    其实,自问自己的内心,送喻蓉鲜花或者请她吃饭,都是一种礼节往来,可是为林咿呀买小礼物,却是发自内心的举动。只要她能开心,我便能舒一口气。

    我回到家里的时候,林咿呀的房间门紧紧关闭着,我敲敲门,柔声说:“咿呀,对不起,刚才我脾气大了一些。我给你买了耳环,你看喜欢不喜欢。”

    她哗啦一声拉开门,脸上余怒未消,眉头紧紧蹙起来:“原来你也会耍这一套?”

    “什么这一套?”我有些莫名其妙。

    她冷笑着从我手里拿过那个装有银耳环的盒子,瞥了一眼,嘴角流露出轻蔑的笑,撕开包装盒,拿出一枚放在手心里掂量着:“银耳环?聂晓明你真是一个土包子,不识货,我丢的那枚耳环是铂金镶钻的,我哥送给我的礼物,你就是买100个这样的银耳环也不值上面的那一颗钻石。”

    我本来热情似火的心情一下被浇灭了,面对她带着蔑视的眼神,我想起了离我而去的段黛儿,原来所有的女人都一样,都物质,现实,都对穷男人的殷勤不屑一顾。

    林咿呀说:“所有的男人都一样,惹女人生气了,就买点东西来哄她开心,当我们是什么呀,小孩子呀?你的道行太小了,人家可是送车送房呢,你这算什么?也太小看我了吧?”

    我捏紧拳头,对自己说:聂晓明,你真的是自取其辱。

    我没有和她辩白,默默地从她手里拿回盒子,转身朝外走去。

    她在身后问:“喂,你去哪?”

    “晚上我不回家,你自己锁好门。”我的语气比冰还冷。

    我站在人潮汹涌的街头,感觉自己是如此的寂寞。我喜欢的这个给我带来七彩阳光的女孩,这个在电单车上清唱《甜蜜蜜》的女孩,原来,和别的女孩也没什么不一样。

    她可以对我微笑,可以向我诉说她的烦恼,可以告诉我她有多么在乎我这个朋友,可是,她的心扉永远对我是紧闭的。我们就像两根永远不会相交的铁轨,我以为我们依靠得很近,却其实根本没有交叠的时候。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天天在一起,你却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更不知道她的心里是否有你。

    我在心里,森森地对自己冷笑。

    (2)

    我没有想到,聂晓丹竟然同意了杜康的提议。

    杜康开车,我们先去接聂晓丹,然后接了喻蓉。

    杜康今日倒穿得十分的清爽,一件浅蓝色的耐克T恤,配一条白色的休闲裤,脚上穿一双匡威的鞋子,头发也梳得整整齐齐,和他平时吊儿郎当的模样完全不一样。而堂姐也是一身休闲装束,吊带的枚红色小背心将她玲珑剔透的身材凸显得恰到好处,白色的7分马裤露出瘦小的小腿,都奔三的女人了,看上去却像一个刚刚20出头的小女生。倒是26岁的喻蓉显得有些拘谨,穿了一身白色及膝棉裙,见到我,她的圆脸上绽放出暖暖的笑意,对我的好感流露无遗。

    汽车一路奔驰,向城市的西边奔去。

    月亮岛坐落在宁城的西边郊区,这里靠近宁城河,依山傍水风景如画,但却没有完全开发。因为离市区有些远,地价还没有涨起来,所以杜康家以很便宜的价格在这里买了一套小别墅。

    月亮岛上住有不少农民,岛上随处可见种满了菜的菜地,靠近河的地方还有许多野生的柳树,许多有闲人士周末的时候会来这里钓鱼。

    金桥别墅区里人烟有些稀少,停泊的车辆也不多。杜康的小别墅从外看去,蓝白色的墙面,种满了绿草的小院子,欧式的壁灯,倒也显得静谧。只是铁门上栓着把锁,显然告诉别人这里一直没有人住。

    杜康打开铁门,聂晓丹抱怨:“这房子多久没来人了,里面不会到处都是灰尘吧,别住不了,晚上又得临时赶回城里去。”

    杜康急忙解释:“没有没有,我妈和我爸上周来这里住了几天,没有多少灰尘,放心吧!”

    他打开房门,投入眼帘的就是一座客厅,装修得金碧辉煌,家具也一应俱全。我心里不禁有几分羡慕,唉,同人不同命,瞧人家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我的那房子和人家的比起来,就是一个草窝呀!

    我和喻蓉参观起杜康的别墅,唯独我堂姐对这些不感兴趣,她这个人就是这样,若对一个人没有兴趣,就对他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兴趣。

    一楼是客厅、餐厅、厨房,还有一间工人房,二楼则有一个带大阳台的主卧室,还有两间带露台和飘台的客卧室,另外就是麻将室和衣帽间了。房子的格局还是不错的,通风、光线明亮,只是若只有杜康一个人居住,倒也寂寞。难怪房子装修好了他不愿意搬过来住。

    杜康讨好地对聂晓丹说:“晚上你住最大的那间主卧室,小喻住一间客卧室,我和晓明住另外一间。”

    我不满地说:“我不想和你一间,主卧室的床那么大,可以睡两个人嘛!要不,杜康你睡客厅的沙发,我们是客人,你要以礼相待。”

    聂晓丹说:“行了,就这么安排吧,你们两个大男人就委屈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和杜康从车厢里拿出烤肉和一些烧烤材料,架在草坪上。此刻天色才刚刚暗淡下来,天边还有一线血红的夕阳。我问杜康,“就在院子里烧烤,物业的会不会来管啊?”

    杜康说:“这里的物业形容虚设,没事,放心,这里的业主就是这里的老大,我们自己注意点就行了。对了,你堂姐喜欢吃什么?肉类还是小菜类?”

    我吃惊地笑着:“你小子不会真的对我堂姐动了心思了吧?你这个花花公子,可不要调戏我堂姐,不看僧面看佛面,她这个人凶是凶一点,可为人很正派,良家妇女呢,不是你在外面认识的那些路边的野草野花。”

    “行了,我知道分寸。我是想追你堂姐,认真的,不是玩的,怎么,你怕我当你了堂姐夫,你没有面子吗?”

    “去你的,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的尊荣,我堂姐怎么会看上你?不过要追我堂姐先得讨好我这个堂弟,就看你怎么讨好了。”

    我们一边聊一边在草坪里架起了烤炉升起了炭火,喻蓉拿着我们带来的东西在厨房里清洗,只有我的堂姐真像来度假的人,躺在躺椅上不停地打电话。我反正已经习惯了她的做派,就是看不惯杜康一副屁颠屁颠的模样,一会儿给她送杯冷饮,一会儿送上一碟零食。我心里倒也稀罕,难得杜康这么肯低下身子迁就哄一个女人,他是欢场里的高手,一贯被女人们宠坏了的,也不知道他究竟喜欢我堂姐的哪一点。

    喻蓉真的手脚勤快,很快就将食物清洗得干干净净,和我一起将鸡翅膀、鸡腿、韭菜之类的东西串了起来,放在架子上烤。

    我能感觉到她不时偷偷地注视着我,我的心里充满了矛盾。你说我对喻蓉完全没有感觉那是假的,一个这么美丽勤劳善良的女孩在身边,我又不是瞎子怎么可能会不动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她就会想起林咿呀。虽然林咿呀对我不冷不热,虽然林咿呀拒绝了我,我承认我还是有些不死心。我没有杜康的功力,可以同时和几个女人交往,当我心里有了人的时候,对另外一个就不会再主动。

    我低着头烤着鸡翅膀,一阵风吹过,一股黑烟窜了出来,我咳嗽起来,喻蓉笑着说:“你要换个边站,站我这里来,风对着你那边吹呢!”

    我应了一声,慢慢走到她身边。她说:“你这个人是不是不太爱说话?还是不愿意跟我说话啊?”

    “哪有啊,你想多了,我是这样的人,有点怕生。熟悉了就好了。”

    “我以前怕生,不过现在好多了,幼师嘛,每天要跟小朋友打交道,那些家长们来来往往的,总要和他们说些事情,慢慢的就放开了。你喜欢小孩子吗?”

    她说话的时候,唇角带着笑意,眼睛也弯成了月牙状,散发着亲和力。月亮从云层里透出光亮,四周安静如诗,清风徐徐,忽然间,我焦躁的心也渐渐沉淀下来。

    “我挺喜欢小孩子的,尤其是女孩,我如果以后结婚有孩子的话,希望能生个女宝宝。”

    “噢?”喻蓉咯咯笑起来:“好像男人都更想生儿子,你倒挺特别的。”

    “你不知道,我从小生活在水深火热的环境里,我堂姐、我堂妹都是又厉害又拔尖的人物,偏偏我这个人不够聪明,不管是读书还是学什么书法啊、画画啊,拉小提琴什么的,没有一样学会的。我一直生活在两位姐妹的阴影下,所以我想以后一定要生一个优秀的女儿,替我争口气。”

    喻蓉瞄了眼聂晓丹:“你堂姐人挺好的,没有你说的那么凶呢!其实你不了解女人,有的女人是表面上咋咋呼呼,内心却单纯如明镜一样,可有的女人表面看上去挺温柔和善的,内心可能蛮有心机的。”

    我一怔,想起林咿呀,她开始给我的印象就是又斯文又大方又温柔和善,可是接触久了才知道她喜怒无常,随心所欲,高兴了,可以陪你唱歌,不高兴了就冲你发脾气。而且拒绝别人表白的时候十分无情干脆。

    “想什么呢?你的鸡翅膀要翻边了。”喻蓉提醒我。

    我回过神来:“那你呢,你属于哪类?你看上去也挺温柔和善的呀?”

    她抿嘴微笑:“我啊,你慢慢了解就知道了。”

    我偷看她一眼,正触到她也望向我的眼神。这句话可谓有所含义,慢慢了解,她希望和我有机会继续交往。其实喻蓉真的是不错,无论脾气性格都和我合拍,我对她也不反感,只是,为什么我在认识她之前要认识林咿呀呢?那个女孩给我的感觉更像一道闪电,轻易就击碎了我的心脏。

    你说我也是奔三的男人了,怎么在爱情上还这么不理智?闪电是多么玄妙的感觉,稍纵即逝;真正的爱情不应该就像温和的流水吗?一切慢慢地来,慢慢地走,让感情在流水光阴里悄然经受岁月的打磨,才会弥坚,散发出幽香……

    可是,道理我明白,要做到却不那么容易。

    喻蓉刚烤好鸡翅膀,一直在偷懒的杜康就蹦了过来,端着盘子抢走了鸡翅膀。我急忙上去阻拦他:“你这人怎么这样?想吃自己烤呗,人家烤了这么久,就被你强取豪夺了。”

    杜康躲闪着,嘲笑我:“聂晓明你这个人永远重色轻友,不就一个鸡翅膀嘛,你着的什么急?是不是心疼小喻了?小喻,我告诉你,可不要让聂晓明给轻易缠上了,多整整他!”

    聂晓丹在那边听见了,不满地嚷:“杜康,你又欺负我堂弟是吧,你嫉妒他是吧?人家和小喻好你嫉妒了,我告诉你,你可别挑拨人家……”

    杜康的脸色顿时变了,讨好地端着盘子,拿起啤酒,殷勤地送到堂姐的面前。

    我走过去,拽着杜康:“你别懒了,走走走,一起烧烤,不然明天早上都吃不饱。”

    或许是动作太大,一个盒子从我的口袋里骨碌碌地滚落下来,滚落在草地上。

    杜康眼疾手快,急忙捡起来,我一看,正是我买给林咿呀的那个耳环。她拿走了一枚,里面只剩了另外一枚了。

    杜康打开盒子,纳闷地说:“咦,聂晓明,怎么你买耳环只买一只的吗?”

    我劈手夺过来:“关你什么事?”

    聂晓丹也奇怪地问:“这是女人的耳环,你是买了给小喻的吧?怎么才买一只呢?你让人家怎么戴?”

    喻蓉端着几个烤好的鸡翅膀走了过来,飞快地看了我一眼,脸上飞起一团红晕:“晓丹姐,你忘了吗?我只有一边耳朵有耳洞……”

    聂晓丹“哦”了一声:“是的是的,我想起来了,那次你让我陪你去打耳洞,打了左边的,你说太疼了,死活不肯再打右边那个,所以你只有一个耳洞,也不怎么戴耳环。这个细节居然也被晓明留意到了。”

    我尴尬极了,没想到这么巧合的事情也被我遇到了。堂姐从杜康手里抢过耳环,连通盒子一起塞到了喻蓉的手里。

    喻蓉瞥了我一眼,满眼都是含羞的笑意。

    我搓搓手,那句“对不起,这个耳环不是送给你的”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

    我默默地回到炉火边烤着肉,喻蓉跟着我走过来,她低声说:“谢谢你。”

    “没事,就是顺手买的,不值钱。”

    “我觉得挺好看的。你还真会买女孩子用的东西。”

    我心里一动,试探地问:“这是银耳环,不值钱,怎么比得了那些镶钻的铂金耳环呢?”

    她却摇摇头:“我觉得只要东西好看好用就行了,戴那么贵重的东西,万一丢了,或者被小偷看到抢走了,都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她不声不响地戴上了那枚耳环,亮闪闪的,其实这个耳环还真的不错,挺适合她的脸型的。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心想这枚耳环的姐妹可没有这么好的命,一定被林咿呀丢到垃圾桶里去了。

    我摸摸手机,真希望能收到林咿呀的电话或者短消息,虽然明知道不可能,她那么傲慢的一位大小姐,怎么可能会主动和我联系呢?她根本就不会理会我今天会不会回家。

    对于她来说,我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朋友,和那位随时可以供她调派的“司机追求者”一样,我们既可以随喊随到,又可以随时被遗忘。

    既然如此,倒真不如放弃,和喻蓉这样的女孩在一起,反而可以得到内心真正的安宁。这么一想,心情又变得愉快起来。

    回头看去,只见杜康和聂晓丹不知道聊什么已经聊得热火朝天了,真的是佩服杜康,在女人面前他永远有说不完的话题,永远会有自在的表情。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喝了差不多一打的啤酒了。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啊!

    月亮又躲到厚厚的云层之下了,光线逐渐变得朦胧,院子里的火光吸引了不少飞虫扑了过来。喻蓉烤熟了一只鸡腿,用筷子夹到我嘴边上,我轻轻张嘴,吃了半只。

    那就这样吧,仿佛也没有什么不好。人人都有做美梦的权利,可是,梦终究是场梦,始终会有醒来的时候。聪明的人,绝对不可以把爱放在同一个地方,否则,梦一场后留下的只是荒唐。

    http://www.kyxsw.org/book/179/179885/549707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kyxsw.org。快眼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kyxs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