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小说网 > 绝口不提我爱你 > 第六章 她的身上带着炫目的爱情光芒

第六章 她的身上带着炫目的爱情光芒

    (1)

    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地流逝了,两个月的时光悄然过去,我渐渐又习惯自己原本平凡的生活。林咿呀彻底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了,但是我会从网络或者报刊上去了解她的行踪,只是了解,就这么简单。

    杜康依然徘徊在花街柳巷,沉醉于粉黛们的怀抱里流连忘返,但他收听聂晓丹主持的每个节目,甚至买了她出版的小说收藏。他渐渐很少在我面前提聂晓丹,可是直觉告诉我,他对聂晓丹的感情和对别的女孩不一样。他在打一场拉锯战。作为一个情场高手,他当然知道谁先动情谁就输的道理。他想等聂晓丹先沉不住气。

    与杜康那边相比,我和喻蓉的进展倒显得生动得多。

    我们每个周末会见面,吃顿饭,喝喝茶,看场电影,互相谨慎地了解,但连手也没有牵过。

    我想,我是否该向平凡的生活妥协了。

    这日中午,我忽然接到了喻蓉的电话,她说:“嗯,我父母想见见你。”

    我顿了顿,淡淡地说:“好。什么时候?”

    她的声音里弥漫了一层喜悦:“其实就是随便吃顿饭,明天晚上是周末,就明天吧!”

    我答应了。

    下班以后,我按照宁城的规矩,采购了“准女婿”第一次上门必备物:两条烟一对酒,用一个袋子扎好。看着那些东西,仿佛看到了自己未来的生活。

    其实这样平淡,也没有哪里不好。谁叫我本来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呢?

    翌日,离下班前还有半个小时,我的手机响了,原以为是喻蓉的,却发现那是个让我心会跳起来的名字和号码。

    我的心忽然莫名地悸动了。我让自己冷静下来,躲到墙角,用颤抖的手按了通话键。

    “晓明。”传来咿呀温柔娇媚的声音,带着些许疲倦,反而更增添了一丝丝的性感。

    我轻轻“哦”了一声。然后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们各执着话筒默默无言,只听到电流沙沙的声音。

    良久,咿呀方说:“我已经在你银行门外了。”

    我一怔:“我已经调离原来的分行,在分理处了,这里比较偏僻。”

    “我知道。”她的语声还是淡淡的。

    我愣住了:“你知道?你怎么知道的?”

    “你的事情我都知道……这个我以后再告诉你吧!晚上一起吃饭吧?想吃你做的菜了。行吗?”她的声音依然那么自然,就仿佛从来没有和我分开一般。

    我嗫嚅了半天,说:“今天?今天我有点事情……”

    她顿了顿,声音里明显有点失望,或许没有想到我竟然会拒绝吧:“这样……那就算了。我先挂电话了啊!”

    “等等!”我的心在这一刻忽然就这么做了选择,答应她,因为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又会消失,而更重要的是,我发现我是如此想念她,我太想见到她了。

    “还有什么事吗?”明明是她主动找我,约我吃饭,现在反而变成了我找她“有事”。咿呀就是这么会反客为主,就是这么情商高的一个女孩,可是我已经不管不顾了。

    “算了,晚上一起吃饭吧!我下班了,一起回家吧!”

    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将烟和酒都收好,给喻蓉打了电话,告诉她单位临时加班,今天来不了了。说这些谎话的时候我想如果喻蓉因此而生气或者与我断绝联系,我都不会责怪她。没想到,她竟然只沉默了片刻,方轻轻地说:“那,行,你忙你的工作,工作要紧。”

    挂断电话,对林咿呀的期待超过了对喻蓉的歉疚之情。我承认在感情上,我是一个自私的人。

    好容易时钟划过了5点30分,下班了。我迫不及待地冲出银行大门,一眼就看到对面的马路上停着那辆我已经很熟悉的黑色的车。我走过去,拉开门,看到我想念了整整两个月的女孩出现在我的面前。

    (2)

    我在厨房里忙活着,客厅里电视的声音开得有点大,我听不到林咿呀的动静。

    心情有些激动,就像是遇见久别重逢的恋人,心里压抑的委屈和怨恨在这一刻统统消失不见。

    端上做好的韭菜炒鸡蛋、榨菜肉丝、老干妈炒香肠、丝瓜汤上桌,林咿呀乖巧地将碗筷都摆好了,然后开始吃饭,和以前一样,一点改变也没有。

    怎么看,怎么都不像大明星。

    见我瞪着她,她满口塞满米饭地嚷:“怎么了?还在生我的气吗?”

    “你也知道我会生气?你会留意到别人的情绪吗?”我没好气地说。气都气爆了,一口饭菜都不想吃。

    她的大眼珠咕噜咕噜地转悠:“你知道我是谁了吧?”

    我点点头:“是啊,原来你是演戏的,人家评论你是新生代花旦,看来我真的是有眼不识泰山,我还要多谢你,让我第一次上了报纸,那么大一个脸登在报纸上,还说我是什么富豪子弟。唉,没想到第一次上报纸,就被发配到那么偏僻的分理处工作了,还挨单位领导一顿臭骂,以为我在外面怎么招惹是非呢!”

    林咿呀放下碗筷,沉默了片刻,说:“对不起,我知道我给你惹麻烦了。”

    心里千言万语却一时梗咽,啥都说不出来,我拿起碗,巴拉着米饭,她给我夹了块炒鸡蛋,说:“我知道你会怨我的。”

    我淡淡地说:“有什么好怨的?怨了又能如何?你是大明星,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你随便一个举动也许就会搅乱我的生活——这一切只能怪我自己不认识你,早知道你是什么花旦,我就离你远一些,不去招惹你。”

    “晓明,你别这么说,我知道我这个人有很多毛病,出了事情先自个跑掉了——其实我走是因为临时来了一个剧需要去拍,没有时间和你告别,我们的工作性质就是这样,说走就走。我知道给你带来了麻烦,只是没有想到影响了你的工作……你不认识我,不知道我是谁,这也是我愿意和你交朋友的理由,因为别人想认识我是因为知道我是谁,都是冲着我的明星光环来的,你根本不了解他们到底是喜欢你还是喜欢你的这层光环,别说追求者,就算是普通朋友也是这样。”

    我拼命地在嘴里塞着米饭,让自己不要没有出息地流下眼泪:“行了,你别说了,我没有责怪你什么。反正,不管你是明星还是无业游民,对于我来说都一样,你就是林咿呀,那个和我一起坐电单车的女孩。”

    林咿呀静静地看着我,忽然隔着桌子向我伸出她的手,拿掉了我手里的碗筷。

    “聂晓明,不如我们尝试着交往交往吧!”

    我一怔,疑心自己听错了话,呆呆地看着她。

    她的秀眉微微地蹙着,殷红的唇像初夏的樱桃般诱人,脸上一丝柔情蜜意也没有。

    “你是不是在背台词?”我有些不自信地问。

    “没有呢,再问你一次,你愿意和我尝试着交往交往吗?”

    我沉默了,脑海里顿时白茫茫一片,觉得自己好像漂浮在梦境中一样。

    怎么可能?自己日夜所想的女孩,竟然对自己说出自己日夜所想的那句话。

    如果她是普通女孩,我也必然会毫无犹豫地马上答应,不管她是不是头脑秀逗,先确定关系再说——我并不是一个傻瓜!

    可是现在,我和她的距离,就像泥土之与星星的距离,她应该明白的。

    见我一副呆呆的模样,林咿呀唇角泛出浅浅的笑意:“怎么了?”

    我摇摇头,站起来,生气地说:“林咿呀,你已经耍了我一次,难道还想再来第二次吗?”

    她也跟着站起来,慢慢走到我身边,身上有着好闻的CK香水味,清澈的眼眸深深凝视着我:“我是认真的。”

    我的眉头紧锁,心里窜出一股无名之火,林咿呀,你究竟为什么这样捉弄我?我对你那么真,在你无家可归的时候收留你,你却一次又一次无情地调戏我。行,你现在用感情做借口来嘲弄我,想看看我会不会方寸大乱是不是?那我让你明白,我并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我忽然伸出手,紧紧揽住了她的纤细的腰肢,低下头去,吻住了她嫣红的嘴唇。

    她愣住了,我其实也有些紧张,还没有尝出滋味儿,马上又放开了。我的脸有些发烫,但还是霸道地说:“既然想和我交往,吻一下总是可以的吧?”

    我等着她甩我一个耳光。她却什么都没有做,只是静静地、静静地凝视我,一抹淡淡的忧郁爬上她美丽的眼睑,她说:“晓明,是不是我们已经回不去刚认识时候的那种感觉了?你已经不信任我了,对于我的每句话,你都不相信了,是不是?”

    我默默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我该如何告诉她,我们之间相隔的距离,何止一万光年那么遥远啊!

    她轻轻地挽上了我的脖子,抬起头来,嫣红的嘴唇毅然决然地吻上了我的唇。

    我的大脑轰然一声,整个世界仿佛都垮塌了。她的嘴唇芳香而柔软,又带着些许性感和可爱,令我一下就陷入了进去,最后一丝理智也消失了……我更紧地抱紧她,直到她被抱得快要窒息。

    我们久久吻着,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世界。

    待一切安静下来以后,夜色悄悄融满了房间。我们坐在沙发上,昏暗的灯光将我们笼罩,电视机的声音依然那么大,我们却谁都没有想过要去调动它。

    李宇春的新歌《蜀绣》从电视机里悠扬传来:

    红烛枕五月花叶深 六月杏花村

    红酥手青丝万千根 姻缘多一分

    等残阳照孤影 牡丹染铜樽 满城牧笛声

    伊人倚门望君踏归程

    君可见刺绣每一针 有人为你疼

    君可见牡丹开一生 有人为你等

    江河入海奔 万物为谁春

    明月照不尽离别人

    ……

    我的手紧紧握着她柔嫩的小手,大脑依然缺氧,就感觉自己在梦游。

    瞧瞧她,却仿佛已经迅速恢复了镇定,将身体轻轻靠在我的肩膀上,什么都没有说。

    我嘴唇蠕动着,良久才问出一句话:“为什么?为什么忽然又选择了我?”

    她没有抬头,却像早已知道我会这么问一样,很快速地说出了答案:“因为只有和你在一起,我才觉得我是普通人林咿呀,而不是明星林咿呀。”

    “想做普通人,很容易的啊!”我想了想,说:“你可以不要演戏了,消失一段时间,粉丝们就会忘了你。”

    她轻笑起来:“我也这么想过,不过和公司还有合同呢,不可以违约,过几年再说,做累了就不会做了。只是这几年还得赚点钱,为了以后……”

    “那行吧,反正那是你的职业,但和我在一起,可不许摆你大明星的架子,就是一个普通女孩。和别的女孩一样,要懂得体贴和尊重男朋友,还得和男朋友的朋友、家人关系融洽……”

    她的身体动了动,半天才闷闷地说:“行了,知道了。不过做我的男朋友,也有几条约定。你能做到吗?”

    我握着她的手,对这一刻的幸福始终有些瑞瑞不安,听到她想和我约法三章,心里无由地感觉紧张。可是,我知道,只要我能做到的,此刻我都会答应她。

    “你说吧!”

    她坐了起来,从我手里抽回手,正色说:“我是说真的,不是开玩笑。你要听清楚我的每句话。我希望和你像两个普通人一样相爱,但我毕竟是演员,有许多顾忌,你一定要能理解我。”

    “怎么感觉我们两个不像是要谈恋爱,而像是要谈判呢?”气氛莫名其妙地有些变化,我微笑着打趣,想让她笑一笑。

    她却根本不欣赏我的“幽默”,说:“不管你怎么理解都好,总之有几点我需要事先说清楚。”

    我觉得有些意外,林咿呀真是一个特别的女孩,她一句话,可以让我飞上九天,同样一句话,亦可以让我沸腾的心一下冰冻。我对自己说,聂晓明,你以后可得留个心眼儿,别让这个女孩牵着你的鼻子走,她太我行我素了,也太理智,根本不会顾忌别人的感受。

    虽然明知道她的这些缺点,我却像扑火的娥,一点没有想退缩的愿望。我承认,我确实被林咿呀迷住了。

    她伸出一根手指头:“第一,我们还需要多多了解,在我没有同意和主动的情况下,我们的身体维持纯洁的关系。”

    我“啊”了一声,心里有点不乐意,林咿呀说:“怎么?你喜欢我只是因为喜欢我的身体?”

    虽然男人对于女人的身体欲望确实很强烈,但是谁也不会傻到去承认这点。我只得虚伪地说:“哪里哪里,没有没有。”

    “那这点你同意了。”她又伸出一根手指头,“第二,经济彼此独立,我再也不会去做养活一个男人的蠢事了。”

    “这点你放心。”我很干脆地说:“我绝对不要你养活,我们恋爱,该我出的我一分钱不会少,只要你不用富豪的标准来要求我。我是一个正常男人,你以前的男朋友不正常,我希望你不要因为他而给我们的关系带来阴影。”

    她含笑点点,伸出第三根手指头:“最后一条,也是最重要的。我们相爱,是我们之间的私事,我是公众人物,你知道的,一些私事总不好拿来说,因为有可能影响到事业。所以,我们之间的关系,只能对自己、亲属和个别要好的朋友公开,对公众,若有人问起,我会说你是我的助理或者别的什么人,若别人问你和我的关系,你也必须这么回答。”

    我无奈地说:“用句通俗的话说,就是绝口不提我爱你,对吗?”

    她想了想,竟然点了点头:“是的,就是这个意思,你能做到吗?”

    我凝视着她美丽的眼睛,想在那里寻找一点她爱我的痕迹,可是,她的眼睛幽深如水,我什么都看不到。

    我苦笑着说:“我能怎么回答你呢?说做不到吧,难道我还能再放弃你?不管如何,既然已经开始交往了,就慢慢走下去吧,顺应你的节拍,慢慢配合你,谁叫我爱上的,是一个明星呢?美丽都是有代价的。”

    她嫣然一笑,将头重新靠在我的肩膀上,说:“晓明,你这个人有很多毛病,可是有一样真的很好,就是脾气性格很好,你放心好了,我以后不会欺负你欺负得太厉害。”

    我轻轻揽着她柔软的腰肢,依然不相信这个幸福竟然从天上掉下来砸中了我的头。

    忽然,她再次抬起头来,对我说:“晓明,我对你提出这么多要求,但是有一条我也会做到的——和你交往,我必然也全心全意,不会做伤害你的事情。娱乐圈里诱惑很多,但是你要相信我,我不会……”

    我拍拍她的头,说:“行了,相信不相信也不是嘴上说了算的,你不需要保证些什么。可是,我知道我自己的份量,如果有一天,你真的遇到了一个你觉得胜过我千百倍的人,如果你执意离开,我也不会拦阻你。”

    我的声音渐渐低沉下去,对于这份感情,我真的没有什么安全感。是的,男人也需要安全感,如果有一天,林咿呀真的移情别恋,我除了心痛,还能做些什么呢?

    或许我追求的,也不过是这个美丽的过程而已。

    她去沐浴了,我悄悄拿出上次她留给我的2000元钱,塞在了她的包里。她不知道,对于我来说,她能留在我的身边,就是给予我的最美好的礼物。

    (3)

    第二天,林咿呀要去美容院做头发,她打电话让那个司机来接自己,然后替我和他正式做了介绍。

    林咿呀说:“其实他不是我的司机,他是我的经纪人,我称他老胡,当然他其实一点都不老。我在宁城出行什么,都由他负责。”

    我和老胡握了握手算是认识了,老胡看上去三十出头的年龄,眼神显得有些圆滑,不知道为什么,我能感觉到他并不喜欢我,可是他恰到好处地掩饰了自己。

    身为经纪人,一定知道林咿呀的许多秘密,我记得林咿呀曾淡淡地提起过,“司机”在追求她。好像明星和经纪人修成正果的也不在少数,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一直和别的男人恋爱,心里多少不是滋味,尤其这次,还输给了一个普通男人……我心里,有几分小小的得意。

    林咿呀去做头发的时候,我和老胡坐在外面,他递了颗烟,是大中华。我摇摇头,表示不要。

    老胡抽着烟,烟雾袅袅中,我能感觉到他在上下打量着我。见我也在观察他,他淡淡地说:“咿呀现在越来越叛逆了,居然和网友谈起了恋爱……不过她情感经历丰富一些,对她演戏会有点好处。咿呀的前途不可限量,现在像她这样,外形好,悟性又高的年轻女明星可没有几个了。”

    我直言不讳地说:“我对这个不感兴趣。她想演戏就演,不想演了退出来也没有关系。”

    老胡的唇角泛起一丝嘲讽的笑意:“是啊,她家条件好,不演戏了也没有关系,我可不行,我可得自己奋斗。不是人人都有她这样的福分,生来就是大小姐的,不过做大小姐也不好,不知道有多少男人眼巴巴地盯着她希望攀龙附凤呢!”

    我听出了他的话外音,倒也不以为意,或许他以为我和容大为是一样的人吧!我没有想去为自己分辩些什么,日久见人心,况且,他作为咿呀的经纪人,有责任需要保护咿呀。

    见我没有回答,老胡也默默地抽起了烟,似乎在想什么心事。良久,他才说:“恋爱是恋爱,但是你们的关系不可以公开,这是为了你,也是为了咿呀好。”

    我点点头说:“你放心吧,我做事情是有分寸的。”

    感觉气氛有些压抑,我踱步开了,透过窗子,看着外面的天空,原本湛蓝的天空此刻忽然聚拢起乌云,多像多变的人心啊!

    说真的,对于我和林咿呀的交往,别说老胡这样的外人,就连我自己也没有把握,根本不看好。但是这段恋情走到哪里算哪里,对于未来,我不愿意去想太多。

    忽然,我的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电话刚接通,就听到杜康的声音:“我完了,我完了……我被人玩了……”

    我晒笑:“你被人玩了?不是你一直在玩弄别人吗?”

    他带着哭音说:“我被你堂姐给玩了。我该怎么办?没想到我也有这一天……”

    我一愣,差点没笑出来,这小子,看来终于领教了我堂姐的厉害了。

    “你现在在哪里?”既然是他的哥们,多少得做点样子显示下我的关心,虽然我很幸灾乐祸。

    手机里传来沙沙的声音,杜康好像在跑动中,里面断断续续传来声音:“……南沙宾馆……”手机断了,一时间打不通。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杜康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正好这个美容店和南沙宾馆只相隔一条街的距离,我对老林交代了一声,急急忙忙跑了。

    我来到南沙宾馆里,正想再次拨打杜康的手机看看他在哪里,忽然看到两个保安从电梯里揪了一个人出来,那人脸上青紫了一块,不是杜康还能是谁?

    我急忙走上去,对保安说这个人是我朋友,希望他们放了他。

    保安说:“他骚扰我们住在这里的客人。”

    我对保安说了很多好话,才将杜康给担保了出来。

    在宾馆门口,我问杜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脸上的伤是不是跟人打架造成的?

    杜康抹了把泪,蹲在台阶上,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样呜咽起来。

    “啊呀,你倒是说话啊,别像个娘们一样在这里嚎丧。”我还是头一回见到杜康这个样子。

    杜康抬起眼泪汪汪的眼睛说:“你堂姐和人家开房,我上去捉奸,和人家打了一架。”

    我吓了一跳:“不可能!我堂姐不是那样的人,再说,你捉奸,你以什么名义捉奸,你以为你是她的谁?就因为跟她上过一次床吗?”

    杜康跳起来:“以什么名义?我告诉你,我对你堂姐是真心的,我是真心实意喜欢她的,和别的男人不一样,别的男人都是玩玩的,我是认真的。”

    “算了吧,就你,也会认真?你凭什么说别的男人对我堂姐就是玩玩的呢?”说是这么说,我心里也有些纳闷,难道我堂姐真的是这么随便的一个女人?她平时在我们面前可表现得很正经。不,不会的,一定有什么误会。

    我拿出手机给聂晓丹打了个电话。

    谁知道我刚告诉她我和杜康在宾馆楼下,聂晓丹几乎在电话里咆哮起来:“聂晓明,你怎么有一个犯神经病的朋友?我和人家电台总监好好谈事情的时候,他神经兮兮地冲了进来,劈头就给了人家一巴掌……”

    我收起电话,冲杜康说:“她让我们进房间去,把事情说清楚。你呀,你这个人,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看着他肿得高高的脸,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我们走进1807房,看到聂晓丹和一个中年男人坐在房间里,桌子上摆满了资料,还有合同。聂晓丹看到杜康,气呼呼地,冲他不停地翻白眼。

    那中年男人倒坦然立起来,对杜康说:“真是不好意思,伤着你了。我学了几年跆拳道,下手重了点,别介意。”

    我忍住没笑,杜康瞪了那男人一眼,碍于聂晓丹在这里不好发作。

    我纳闷地问堂姐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聂晓丹没好气地说:“我怎么知道?李总监今天很有诚意地从上海赶来,还请我吃饭,希望我能去他们电台主持情感热线节目,聊完以后来这里商谈细节问题,谁知道房门被敲响了,李总监去开门,杜康莫名其妙地就拽着人欲打架,结果自己吃了亏,还让保安给捉走了。杜康,你究竟想干什么?”

    杜康捂着青肿的脸说:“我……我看你跟男人吃饭,又来宾馆……我这不是担心你嘛!”

    李总监诧异地问:“你一直跟踪我们?聂小姐,他是你的男朋友吗?”

    聂晓丹摇头:“你别听他瞎说,我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明白了,敢情是杜康这小子偷偷跟踪聂晓丹,结果误会她和男人开房间,一时冲动之下就挥拳打人了。唉,真没有想到,花花公子一夜之间竟然变成情圣了。

    李总监是一个聪明人,见此情况,马上推说还有点私事需要处理,把房间留给了我们。

    待他走了以后,聂晓丹再也忍耐不住,一拍桌子,冲杜康吼着:“你疯了吧?我的脸都让你丢尽了,我好歹是一个知识分子、文化名人,你这算什么?你是被人雇了来故意来臭我的是不是?”

    杜康嚷:“我也是担心你,怕你吃了男人的亏,我怎么知道你在谈正事,再说,你和人家谈谈笑笑的,哪有点谈正事的样子嘛……”

    “关你屁事!我和人家谈谈笑笑算什么,搂搂抱抱又如何,你管得着吗你?你又不是我什么人,你跟踪我,就是在干涉我的人身权利。你懂法不懂啊你?”

    “我……我们不是已经那个了吗?”杜康嘟嘟囔囔地说:“你总得对我负责吧,不能够一走了之吧!你做人怎么可以这样没有道德感没有责任心呢?”

    “你……”聂晓丹脸涨得通红,我太了解她了,她这人特别爱面子,今天这面子算是给杜康毁得差不多了。

    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杜康鼓起勇气,走到我堂姐面前,带着一丝撒娇的语气说:“我承认我不对,可是我也挨了打了,再说,我这样做,是我在乎你。姐姐,你就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追追你嘛!”

    聂晓丹翻了个白眼给他:“你别以为……那样了……我就该怎么的……你这人,没有一点文学气质,长得又油头粉面的,根本就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们是不可能的。”

    我想我该帮帮我的哥们了,他今天太惨了,而且他实在不是我堂姐的对手。

    我插嘴说:“堂姐,你不是说你最讨厌文学青年的吗?说他们娘娘腔,杜康可一点都不娘娘腔。再说了,你不是在你的爱情小说里说过吗,‘爱情是这么一件奇妙的事情,理性永远无法判断,只能跟着感觉走’,所以,杜康是不是你喜欢的类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是否有缘分,很多人最后找的伴侣不都跟事先预想的不一样嘛!也许你的缘分真的就是杜康呢!对吧?”

    “我的爱情小说都是蒙人的,你别拿来蒙我。”聂晓丹白了我一眼:“还没跟你算账呢,你答应去喻蓉家吃饭,结果又没有去,人家家长意见很大,喻蓉这丫头竟然还替你辩解说你工作忙。你那点工作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加班过?下班就回家,你根本就是一个社会闲杂人员,我看你都是跟杜康学坏了,懂得哄骗女人了。”她的面色渐渐恢复平静了,显然气也消得差不多了。

    我捅捅杜康,杜康忽然冲到聂晓丹面前,拽着她的手,撒娇地说:“姐姐,你就给我一个机会吧!”

    我赶紧溜了,接下来的时间,我相信杜康应该知道怎么对付这个刁蛮的女人了。

    我刚走出宾馆,就接到了林咿呀的电话:“你这人可真闲不住,又去哪里遛弯去了?”

    “我堂姐这里出了点事情……”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给了她。

    她听得有些不耐烦:“啊呀,你们家的事情可真碎,人家谈情说爱你去插一脚干嘛呢?弄得像居委会大妈一样。快来吧,我头发做完了。”

    我应了一声,急忙加快了脚步。

    走进美容店,看到换了新发型穿着一身得体性感黑色长裙的林咿呀坐在一堆等待的女人中间,即使脸上戴着墨镜,那种天然的明星气质依然令她光彩夺目。周围不少人已经在对她指指点点了。她却坐在那里翻看着时尚杂志,对周围人的注意一副熟视无睹的样子。

    忽然间,我第一次,感觉到了莫名的压力。

    每走近她一步,就离人群的瞩目近了一点,压力就多了一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并不像富豪们那样需要通过一个明星女友来抬高自己的身价,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我只是想安安静静地和自己喜欢的人过平淡的日子,我不是演员,不喜欢我的生活像演戏一样充满各种各样的戏剧性,可是现在,我感觉,一种激流已经将我拉进了我所陌生的圈子里,我有强烈的预感,我的平静生活将从此改变,会有各种各样的麻烦出现在我的世界里。

    可是我已经无法回头,也无法停步,我看到林咿呀已经向我投来目光,她合上书,优雅地站起来,向我慢慢走了过来。她的身上带着炫目的爱情光芒,那种光芒,可以令我丢掉一切理智,不顾一切地走向无可预知的未来……

    http://www.kyxsw.org/book/179/179885/549707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kyxsw.org。快眼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kyxs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