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小说网 > 绝口不提我爱你 > 第七章 谁是谁手心里的珍宝

第七章 谁是谁手心里的珍宝

    (1)

    早上的阳光穿透薄薄的窗帘投射进来,空气里隐约传来微风的清香,又是一个阳光盎然的好天气。

    我做好早餐,轻轻推开了林咿呀占据的主卧室的门。她还在睡觉,笔记本电脑开着,桌上摆满了已经拆开了的小零食,看来又是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林咿呀的生活起居有些杂乱,对于她来说,一天不是分为白天和黑夜,而是分为闭眼和睁眼。

    我走到她面前,弯腰俯看着她。

    她的睡相依然是那么甜美,长长的睫毛遮盖着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嘴唇安然闭合着,头发凌乱地覆盖在脸侧,鼻翼处传来均匀的鼾声,于不知不觉间悄悄地散发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性感。

    我看得呆了,忍不住,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她的身体动了动,眼睛慢慢睁开,见我就离她不过三寸远,懒洋洋地推开我,有些不耐烦地说:“你又干嘛呢?不要忘记了我们的约法三章。”

    我笑着说:“吻吻自己的女朋友也不可以吗?”

    她转过身,继续睡觉:“别吵我睡觉了,我才刚闭一会儿眼呢!”

    我又转到另一边,蹲在她面前,温柔地说:“起来吧,我做了早饭。”

    “不吃了,我不怎么吃早餐的。”

    “也不问问我做了些什么?”

    她不说话,不理我了。

    我想了想,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不多会,端着早餐盘子走了进来。

    淡淡的奶油蛋糕和奶茶的香味顿时飘散,充溢了整间屋子。

    我半蹲在她面前,把盘子放到她鼻子底下,说:“美丽的公主,请您用膳。”

    她慢慢睁开眼,一丝惊异顿时浮现在眼角:“咦,这不是昨天我们看的那个美食节目里,主持人教做的甜点吗?”

    “正是。”

    “你……你怎么这么快就学会了?”她像个孩子一般翻身而起,抓起了盘子,一只手向蛋糕摸去。

    “淡定一些,公主大人,别像一只饿坏了的母狼。”我心里有些淡淡地得意,“学那些东西对于我来说就像小儿科。小时候我有个愿望,就是希望长大了能做一个世界级别的厨师,可惜这个愿望被我的家人们扼杀在摇篮中,现在我的愿望是,希望退休以后能开一家奶茶店,出售我自己调制的奶茶。怎么样……好不好喝,这是我独家秘制的聂氏芳香奶茶,能尝出里面有些什么水果吗?”

    她已经把奶茶一口气喝光了,抹了抹嫣红的嘴唇,笑着说:“晓明,怎么办,我和你住在一起,会胖成一只猪了。你知道我们圈里有个明星,他体重每胖十斤,片酬就平均少了2万一集。这样下去,我估计和他差不多了,片酬会少了三分之一的。”

    “这个你放心,我秘制的这份奶茶的卡路里不高。而且,我也不会这么勤快地每天做给你喝,今天只是比较特殊一些而已。”

    她伸了个懒腰,姿态又充满了蛊惑人心的性感,我不得不避开我的视线,心想真是一个妖精。真是的,是她非得把我变成和尚,却全然不管自己做得是否淑女。

    她笑着问:“今天特殊在哪里?”

    我伸出两个巴掌,比划出“二七”的样子,腼腆地说:“今天是我生日。”

    她“啊”了一声:“生日快乐。怎么不早说呢,没有给你准备礼物呢!晓明,你看上去一点也不像27岁,倒像二十刚出头的样子,一点也不显老。”

    我笑道:“这句话可比什么礼物都有分量。起床吧!不然等我的朋友们来了,你还在床上,多不好意思啊!”

    她一愣,脸色略微一沉:“朋友,什么朋友?”

    “每年我生日都会请一些要好的同学来家里吃饭聚会,中午时分应该就会来了。咿呀,你得帮帮我,给我到厨房里打打下手,我……”

    “聂晓明!”她已经变了脸色,尖叫着说:“我不是告诉你了吗,不能公开我们的关系。”

    我有些发怔,没想到她的情绪变化得如此之快:“我没有告诉他们你是我的女朋友,如果介绍的话,我就说你是我的亲戚什么的,行了吧!他们都是很单纯的人,不一定会认识你,就算认识了也不会大惊小怪的,难道明星就不可以有亲戚了吗?”

    “我就知道会这样!你和容大为那些人一点区别都没有,找了个漂亮的女朋友,就满世界的炫耀。一点也不在乎别人的感受。”林咿呀推开我:“你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我端着空了的盘子走出去,还想解释几句,她已经将门砰的关上了。

    我在门口说:“咿呀,你别生气,也许我是想得不够周全,可是我真的没有一丝想要炫耀的意思,他们都是我的大学同学,好几年的哥们了,都不是多嘴多舌的人……”我喋喋不休地解释,侧耳倾听,只听见房间里传来砰砰的声音,不多会,穿戴一新的林咿呀走了出来。

    她戴着墨镜,对我说:“正好我今天约了电视台的谈合同的事情,我出门了。”

    我跟着她走到门口,心里有些难过,今天毕竟是我的生日。她返身对我说:“我希望你不要忘记了约法三章,我很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至少现在是真的不想,你明白吗?你可以尊重我吗?”

    我凝望着她,说:“你有必要这么极端吗?你都没有见过我那帮哥们,你怎么就觉得他们一定会对你不利会去宣扬我们的关系呢?”

    “你这个人头脑太简单了,你这么想,不代表别人也会这么想,你信赖他们,不代表他们值得你信赖,而很可能只是你的轻信。”

    她有些生气地走了出去,将门重重地关上。

    我默立了片刻,心里充满了委屈,为什么会是这样?她说我不尊重她的意愿,可是她尊重过我吗?她甚至连我的朋友们都没有见过就说他们不值得信赖。

    这段爱情从一开始就充满了不顺,只因为我和她的地位是不对等的,她对我颐指气使,对我居高临下,完全忘记了我是她的男朋友,我是一个男人,我是需要尊重的。没有错,她是一个明星,也许她的一集电视剧的片酬就是我一年的薪水,那又如何?我从来不过问她的收入,也从来没有用过她的钱,和她在一起,我都在自己力所能及地范围内抢着埋单,尽一个男朋友的责任。她对我这样嚣张,凭什么?更何况今天还是我的生日。

    走就走吧,爷不在乎。

    我看看挂在墙上的钟,不行,聚会时间快到了,菜都还没有准备好呢!

    忽然,我的手机响了,是聂晓丹打来的:“今天是你生日,喻蓉会陪你过吗?”

    “都不祝我生日快乐,先问别人干嘛?”一提到喻蓉我就有点心虚。

    “我这不关心你们的发展吗?这么好的姑娘,可不能让你错过了。而且我看喻蓉对你印象还蛮不错的。”

    “姐,你别啰嗦了,我有几个哥们会来我家聚会,我这里还什么都没有准备呢!”

    “我知道啊,杜康和我说了。你这人,再能干也需要一个帮忙的人呀,等等,我这就赶过来。”

    她挂了电话。

    我摇摇头,心想你来有什么用?也是颐指气使的女强人一个,蒜和葱都分不清楚的家伙。来了只会和杜康一样吃吃喝喝。

    我在厨房里忙活开了。

    半个小时以后,房门被拍响了,我双手沾水地冲过去开门,心想这么早就赶过来了,这帮家伙莫不是饿疯了?

    打开门,看到的却是堂姐和喻蓉。

    我暗暗叫苦,堂姐怎么把喻蓉给带来了。

    喻蓉今天仿佛像特意打扮了一番,和平时的淑女装束略有些不同,穿了件性感可爱的粉红色吊带短背心,下面是一条雪白的牛仔裤,第一次显露了她苗条的身材。

    她看到我,有些不好意思,递上来一个精致的盒子,柔声说:“生日快乐!”她耳朵上戴着那枚银耳环,一说话就晃,晃得我更加心虚了。

    我接过盒子,让她们进来。堂姐一屁股就坐在沙发上,喻蓉则说:“我来帮忙吧!”

    “那怎么行,你是客人,哪有让客人帮忙的道理。”我用“客人”这个词汇拉远我们之间的关系。

    喻蓉却仿佛没有听出我的弦外之音,径直走到厨房里去了。聂晓丹对我笑嘻嘻地说:“喻蓉和你一样,在厨房里也算是一把好手。你们两个可真是绝配。”

    门又响了,这次来的是拎着大包小包零食和饮料的杜康,见到堂姐,他笑着说:“来这么快啊,还想开车去接你的,自己开车,多累啊,没有累坏吧?”

    聂晓丹板着脸说:“收起你这套虚情假意的殷勤,我可不是小女孩,恶心!”说是这么说,却还从杜康手里拿过一听饮料,“啪”地打开,仰头就喝。

    我冲杜康做了个鬼脸,小声说:“你怎么自作主张叫她来了?”

    杜康也小声说:“别忘了,她除开是你的堂姐,可还是我的女朋友,我带女朋友来而已,正常,正常!”

    (2)

    厨房本来就狭小,此刻挤了两个人,更感觉到空间的逼厌。我忙着切菜,喻蓉在身边忙着洗菜,不时眼光望望我,满满都是温柔。

    “那天本来说好去你家,结果失约了,真是对不起。”为了打破厨房里沉闷的气氛,我没话找话说。

    她洁白的手洗刷着菜叶子,说:“我倒没什么……不过我爸妈有点失望……因为我还从来没有带过男孩回家,他们挺期待的。”

    我咳嗽了一声,心想这个误会我该怎么解释呢?其实,真的是误会吗?在我心里,难道从来没有自私地想过:“如果不可以和林咿呀有发展,喻蓉也不错”。现在弄成这样,我该怎么办?

    我想了想,说:“其实我有啥好见的,没什么出息,都奔三的人了,还一事无成的,不讨人喜欢,还是不见为好。”

    喻蓉咯咯笑起来:“你和那个杜康性格上一点儿也不像,真不明白你们怎么是哥们的。”

    “咦,你和杜康很熟吗?这么了解他?”

    “应该说我和你的堂姐很熟,每次我和你堂姐出去逛街吃饭什么的,杜康都会打电话来,还非要见面不可。你堂姐说杜康是一个爱吹嘘的人,可是我看你挺谦虚的,你们两个怎么这么要好呢?”

    “你和我堂姐也完全不是同性格的人啊。你看我堂姐是女强人一个,你呢,完全就是‘贤妻良母’型嘛……”我刚一说完,就觉得可能又说错话了。

    果然,喻蓉抿嘴微笑,良久方说:“那你是不了解你堂姐,别看你堂姐平时都是充当安慰天使的角色,像一个大姐大,其实她内心很单纯也很脆弱,就看谁能让她敞开心扉了。杜康很努力,只是还没有找到方向。”

    我摇摇头,打开煤气,将菜倒进锅里,一边翻炒,一边大声说:“我不看好他们,两个人根本就不是一路人,一个花花公子,一个女强人,怎么可能在一起?”

    “也许每个人的心里对自己的另一半都有一个标准,然后按照标准去寻找,有的人找到了,有的人一辈子可能都找不着,但是更多的人遇到某个人的时候,那个标准可能就弃之不顾了。”

    我心里一动,转头望了眼喻蓉,这个女孩,表面上温柔单纯,其实还是很有头脑的,果真是一个秀外慧中的女孩,如果真是这样,我就更不应该耽误她了,像她这样的女孩一定可以找到非常理想的伴侣的。劈腿的事情我无能如何是做不来的。

    忽然,一滴热油溅到了我裸露的胳膊上,我叫了一声,喻蓉急忙丢下水盆,走过来问:“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我看着胳膊上烫出来的小红点,笑着说:“天天在厨房里忙活着,习惯了。”

    “你真像我爸爸。”她冲口而出。

    我一愣,打趣道:“原来我这么老了。”

    “嘻嘻,我是说性格。永远都笑呵呵的,而且很有家庭观念……对朋友和家人都很照顾……”

    我又有些尴尬了:“你都把我捧到天上去了,我哪有那么好,再说,男人应该以事业为重,成天围着家庭转,多没有出息。”

    “不啊,我爸爸就是这样成天围着家庭转,我妈妈幸福了一辈子。如果问我的爱情标准是什么,就是这个了,找一个像我爸爸这样的人,希望我也像我妈妈那样能幸福一辈子。对了,你呢,你的爱情标准是什么?不会是和大多数男人一样期待天上飞下一个绝色大美女正好砸在你头上了吧?”

    我笑了:“没想到你这么活泼。我哪有那样的雄心壮志啊,大美女我可伺候不起……”我想到了林咿呀,心想为什么此刻站在我身边的人不是林咿呀呢?唉,只因为她是美女,就得让男人围着她转悠而不是她来迁就我吗?问题是我当初可从来没有想过要找一个这样绝色的女孩做女朋友,我的理想标准就是喻蓉这样的,难道真的是遇到了某个人,那个爱情标准就宣布作废了吗?

    “那你的标准是什么呢?”喻蓉还在追问,眼睛忽闪忽闪的,显然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她非常关心的。

    “我,我没有什么标准,就是得让我有感觉吧!不管她长得什么模样,不管她的性格如何,也不管她做什么职业受过什么教育,总之,这个女孩能让我产生一种感觉,让我觉得,对,就是她了……就是这样。”

    喻蓉轻轻“哦”了一声,说:“你说的标准其实是最高的标准,感觉是最虚无缥缈的东西,你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可能还有点完美主义倾向。嘻嘻,恕我直言哦,这样的观念很可能会让你成为‘剩男’的。因为你说的感觉,其实就是一见钟情。一见钟情其实机率是很低的。”

    我嘴里说:“你对于感情分析得可真深刻,难怪能和我堂姐成为那么要好的朋友,你们在一起只怕天天就是议论这些虚无缥缈的论题。”心里却在回想,难道我对林咿呀真的就是一见钟情吗?

    我想起我们第一次见面那天,她穿什么样的衣服,说过什么样的话,脸上的表情,身体的举止,仿佛都依然历历在目。当时我们说好了只是普通网友的见面,事前并没有任何一丝暧昧的想法,可是,她却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她像道闪电,出现在我的世界里,令我眼前一亮,内心也被震动。只是我当初并没有察觉而已。

    难怪林咿呀对我再任性,对我再不体贴不关心,我也心甘情愿无怨无悔,难道她真的是我内心里一直在默默等待的那唯一一个人吗?

    喻蓉说:“哇,菜要炒糊了啦,你在想什么心事呢?”她从我手里接过了锅铲,将我推到一边:“算了,你休息吧,今天你生日,真的不该让你做这个。”

    看着她在灶台旁忙碌的身影,内心泛起一丝丝的内疚,喻蓉是一个多么好的女孩,在这个城市里快要绝迹了,却被我遇上了。可是,我们认识的时间不对,晚了一点点。

    只有不早不晚遇到的,才是真正的爱情啊!

    当我们端着菜肴上桌时,朋友们都到齐了。

    除开杜康和堂姐以外,还有4个大学同学也赶来了,他们都是我最铁的哥们,有的在证劵公司工作,有的和我一样在银行,只有李骏在红润房产做销售,最近房产业不景气,但对红润好像影响不大。李骏又在夸夸其谈,说公司最近又开发了一处豪宅区。

    大家的目光都聚拢在喻蓉的身上,大家挤眉弄眼,说:“今天可真有两个惊喜,一个是我们的‘情圣’聂晓明终于换了女朋友,一个是杜康第一次带女孩子来见朋友。”

    我急忙解释:“喂,你们别乱说,喻蓉是我堂姐的朋友,今天是特意赶过来帮忙的。”

    喻蓉的脸也微微泛红了,她没有解释什么,只勤快地招待兄弟们吃饭。

    李骏说:“晓明,不是我说你,你这房子也太小了,如果结婚的话,还得买套好点的婚房。”

    “行了,又推销你的房子了,你那里都是豪宅,我可买不起。再说了,如果女人嫌弃我的房子小,那以后还会嫌弃我别的地方,不能跟我安于清贫的女孩我也要不起,就像段黛儿一样,飞了就飞了吧,哥们我也不在乎。”我笑嘻嘻地说着。

    李骏说:“所以你这样的人就只能在银行坐一辈子柜台。我们老总就给我们上课,说一个人只要有斗志,他就一定会成功,你现在根本就是没有斗志嘛!”

    杜康讥讽他:“你的斗志可以用箩筐装,可也没有见你给自己买套豪宅呀,晓明再怎么说也有女人爱,你呢,怎么到现在也没有看到带女孩子给我们哥几个瞧瞧?对吧,我的爱情专家!”他讨好地冲聂晓丹笑笑。

    聂晓丹却说:“我倒不同意晓明的观点,凭什么就该让女人安于清贫啊,谁不想过好日子?若换了男人,遇到一个富婆,还不撒着脚丫子抛弃糟糠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去了。”

    杜康赶紧接过话茬:“对对对,男人就该有套好房子,让自己的女人不被风吹雨打。”

    聂晓丹白了他一眼,一点面子也不给他:“你又在炫耀你的小洋房了吧,那是你买的吗?还好意思说,晓明虽然只有这么一套房子,可人家是花自个的钱挣的,和你不是一个档次。你呀,就是一个靠爹娘的富二代,纨绔子弟而已。哼。”

    杜康急了:“姐,谁说我是纨绔子弟,我也有给家里的生意帮忙,房子是我的薪水买来的。”

    聂晓丹讥笑着说:“是吗,那你告诉我,你的小洋房花了多少钱一平米,总价多少?你都知道吗?”

    杜康顿时语塞。

    我当然知道,那房子都是杜康父母一手张罗的,签了合同交完款,装修完毕,交给杜康一片钥匙。杜康除开对吃喝玩乐有兴趣以外,对别的事情可就都不管不问,所以他根本不知道小洋房作价几何。

    看到杜康那难堪的样子,大家哈哈大笑起来。

    李骏说:“杜康这是命好,这样的好命我们羡慕也求不来。我们老总听说也是一个富家子,可是房产公司是他自个打拼出来的,他在商场上可是一条硬汉。咱们的杜康如果能有这个老总的能力,再加点上进心,以后兄弟们就可以靠他过上好日子喏。”

    聂晓丹说:“你们想靠他?拉倒吧,人家还要靠父母呢!不是我说他,如果不是家境好,有点家族生意,凭他这能力出去找份像样的工作只怕都找不着。”

    “谁说的?”杜康真的有些急了,一拍桌子:“如果我找着了像样的工作了你怎么说?”

    聂晓丹轻蔑地一笑:“如果你找到一份白领工作,体面又有前途的,你想怎么样都行。”

    “呀,你们是打赌吗?”大伙这下兴奋起来了。

    杜康豪迈地灌了瓶啤酒说:“打赌就打赌,如果我找了份好工作,你就答应做我女朋友,嫁给我,从此对别的男人看都不看一眼,怎么样?你敢吗?”

    喻蓉拉了拉聂晓丹,提醒她冷静一点,可是我的堂姐哪里是冷静的人,马上也一拍桌子,站起来:“行,但是有个期限,不然无限期找下去,我难道还陪你打一辈子的赌吗?一个月内,你找份工作让我瞧瞧,如果你找着了,我就和你交往,找不着,你从此不许再对任何人说我是你女朋友,也不许再接近我,以后见到我就躲到50米外去,怎么样?”

    杜康拍着胸脯说:“行,不就一份白领工作嘛,只要我去找,没有找不到的。”

    聂晓丹想了想,补充一句:“我可提醒你,不许做舞弊,不许靠家里的关系、朋友的关系帮忙找,只能自己看招聘广告、去人才市场求职。”

    大家更加兴奋了,马上找罗着找纸和笔,逼着他们签下了这份赌约,然后填了日期按了手印,将赌约交到我这个最合适的中间人手里。

    我最了解杜康,他这个大少爷,从毕业以后就一直在家里帮忙,什么时候出去找过工作受过那份罪?要车有车要房有房要钱有钱的少东家还需要工作吗?

    不过让他吃点苦头也行,反正可以早点醒悟离开我堂姐,我堂姐这样的女强人和他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我在众目睽睽之下将赌约锁到了我的抽屉里。说好一个月以后大家做个见证再来这里吃饭,兑现赌约。

    气氛顿时变得活跃了,大家谈谈笑笑,一顿饭吃到了下午三四点。因为堂姐晚上还要去电台做节目,杜康送她,大伙这才跟着四散而去。

    喻蓉帮忙收拾着餐具,我实在觉得不好意思了,将她从厨房里拽了出来:“喻蓉,今天多谢你了,不能再麻烦你了,不然我真的过意不去。”

    她笑了笑,看到桌子上她送给我的那个礼物,包装还没有拆开,走上前去,说:“也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觉得挺适合你的,就买给你了,你可别嫌弃。”

    她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条绣着金线的蓝色领带。

    她把领带递给我,我忙说:“挺好的,挺好的。”

    喻蓉说:“我看你身上这件淡黄色衬衣就和这条领带很配衬。来,我替你系。”

    她又拿回领带,在我的脖子上替我系了起来。

    我的脸腾地红了,觉得应该要解释几句了。

    “这个……喻蓉……你你你,你是怎么看我的?”我舌头有些打结。唉,拒绝一个这么好的女孩子我怎么忍心呢?

    喻蓉抬起头看着我,大眼睛里满含着羞涩:“没什么啊,就觉得你挺好的。”

    “其实,其实我这个人没有你想的那么好,我,我比杜康还坏……”

    她“扑哧”一声乐了:“从来只听别人说自己多么的好,可从来没有听谁说自己比别人坏的。”

    “那个,是真的,我,我现在真没有想过,也没有做好准备给一个女孩子幸福,我觉得,我现在,还没有那个能力……我,我不想耽误了你……”

    她的手搁在我的胸口上,手上的动作渐渐慢了下来,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凝固,一丝忧郁渐渐浮上眼帘,她低声问:“你是不是觉得,我并不合适你……”

    “不不不,不是,但是,那个……”我舌头继续打结,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才可以不伤害她。

    她慢慢抬起头,怔怔地注视着我,忧伤地说:“你觉得我不适合你,对吗?我不符合你的标准,对吗?”

    我沉默了片刻,缓缓地说:“不是的。你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只是我觉得我配不上你,你这样的女孩应该找那些事业有成的男人,可是我,真的我觉得我挺无能的,27岁了,就一套贷款买的小房子,没有多少积蓄,我真的没有信心可以让一个女孩幸福……”

    我说的很现实,其实不正是因为如此段黛儿才离开我的吗?

    喻蓉说:“对这些我并不在乎,我也不是国色天香的女孩,我知道自己的标准是什么,我只想找个本分的男孩过平淡的日子……你是怕我给你带来什么压力吗?”

    门锁忽然响了,随即门被推开了,手里提着一个大盒子的林咿呀走了进来,脸上依然戴着她的大墨镜。她嘴里嚷着:“聂晓明,你的狐朋狗友们都走了吗?”她的话音戛然而止,整个人僵在那里,怔怔地盯着我和喻蓉,一丝怒意渐渐浮出唇边。

    “聂晓明!”她嚷了一声,将手里的大盒子狠狠地砸向我,盒子里不知道装的是什么东西,沉甸甸的,没有扔出多远就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喻蓉诧异地望了望她,又转头看着我,一副等待我解释的样子。即使在此刻,她表现得也是如此镇静冷静,对比之下林咿呀是多么的任性和暴躁啊!

    我低声说:“喻蓉……她,她是我的……”我忽然想起“约法三章”,不可以公开我和林咿呀的关系,“女朋友”三个字硬生生地缩了回去,挤出“好朋友”这个暧昧的词。

    喻蓉“哦”了一声,她是一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如何看不出来林咿呀和我之间的暧昧关系。可是她再没有说任何话,只拿起手袋,低着头,默默地从林咿呀的身边穿行了过去,消失在门口。

    林咿呀的眼睛一直盯着喻蓉看,示威一样用力关上门,大声质问我:“她是谁?你说,她是谁?”

    我走上去,解释:“就是普通朋友……”

    “你撒谎,你骗谁呀你,别以为我是睁眼瞎,你这样花心的男人我见得多了,比花心,容大为算是你的祖师爷了。普通朋友,普通朋友会为你系领带吗?哼,亏我记得今天是你生日,给你买了一套厨房用具带给你,这么沉,手都勒出血痕了,这可真是来的早不如来的巧啊,恰好看到你在这里和别的女人偷情。”

    “我哪有啊!是真的,我,我和她什么都没有发生。她叫喻蓉,是我堂姐的朋友,今天你不愿意留下来替我招待朋友,我堂姐就叫她来帮忙的。”我真的很怕林咿呀生气。

    林咿呀指着我说:“你撒谎的本领可真高啊,她的耳朵上戴着什么?别以为我没有看见。”她从钱包里拿出我上次送给她的那半枚银耳环:“真没有见过你这样的人,一对耳环送给了两个女人,你是抠门抠到家了,还是变态到极品?”

    我惊喜地接过那枚耳环,开心地说:“原来你一直留在身边?我还以为你早扔掉了呢!怎么不戴呢?你不嫌弃这份礼物寒酸吧?”

    林咿呀说:“别想转移话题,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女人到底和你是什么关系?你是不是在劈腿?如果你想劈腿,我们趁早结束,我工作这么忙,不想为了这点破事情让自己分心。”

    我拉着她,坐了下来,一五一十把堂姐替我做媒,认识喻蓉的前后经过详细说明了。末了,我指天发誓:“我和喻蓉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们只是谈得来,只是好朋友而已。”

    或许我诚恳的态度让林咿呀相信了我,她说:“既然如此,我就相信你一次,但是这枚耳环我绝对不会要了。”她将耳环从窗口扔了出去。

    我点点头:“那以后我再买份你喜欢的礼物送给你。”

    她递给我厨具,里面是刀具四件套。

    “呵呵,以后打架的话可有家伙了。”我苦笑着说。

    她什么话都没有说,从桌子上拿起剪刀,咔嚓一下将我的新领带给剪成两截。

    “这是她买给你的礼物吧?我这次算警告,下次可不会只剪领带这么简单了。”她“啪”地扔下剪刀,得意地笑了。

    我心疼地抚摸着领带,哀叹它的寿命如此短暂。

    林咿呀的表情又变得温柔起来:“今天是你的生日,你坐着别动,家里让我来收拾。”她朝厨房走去,不多会,只听一声巨响,估计又打碎了我的碗。

    我哀叹一声,心想一见钟情真的是世界上最不可靠的事情,再没有比我更傻的人了,放走了一个贤惠的姑娘,甘愿被一个什么都不会的“母夜叉”牵着鼻子走。唉,怎么刚认识林咿呀的时候觉得她是那么的温柔可爱,可是到现在,好像越来越泼辣了,我是不是进了迷魂圈了?

    想是这么想,我的脚步还是不由自主地追到了厨房里,握着她白嫩的小手心疼地问:“瞧瞧,怎么这么不小心呢,有没有伤到自己?”

    她对我微微一笑,我的世界就倾城了。

    爱情,究竟有多么奇妙?它可以让人彻底失去理智,全部被感情牵着走,明知道对方身上有种种的不够美好,依然当她是手心里的珍宝。

    http://www.kyxsw.org/book/179/179885/549707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kyxsw.org。快眼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kyxs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