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小说网 > 绝口不提我爱你 > 第十三章 为一棵树放弃一片森林

第十三章 为一棵树放弃一片森林

    (1)

    和咿呀分别以后,我又一个人回到了自己寂寞的家。每天回到空落落的房子里,心却不再感觉孤单,因为觉得这个世界上,终于找到了一个人,她在我的心房里住着,而我也在她的心房里生活。

    另一方面,杜康仿佛又回到了以前的生活状态。每天下班以后,他都会和不同的女孩子约会,有时候去夜店,有时候看场午夜电影。他从我这里拿走了和堂姐定下的赌约,当着我的面撕了个粉碎。看来他已经决意要忘记我堂姐。

    可是,我毕竟是他这么多年来的兄弟,我能够感觉到他的细微变化,每到堂姐主持节目的时间,他都会打开收音机,静静地听着,黑色的瞳仁里有着我所不熟悉的忧伤。原来杜康的内心也有这么温柔多情的一面。

    这夜,我和杜康还有杜康新认识的女孩子在马路上飙车,收音机开着,今夜有聂晓丹主持的谈心节目。

    聂晓丹的声音里忽然透着浓浓的甜蜜:“今夜晓丹有一个自己的好消息要宣布,我遇到了生命里曾经最重要的一个人……是,也曾是我最爱的人……”

    杜康开车的手忽然一抖,汽车差点撞到护栏上去了。我紧紧抓着座位扶手,冲杜康吼着:“你发什么神经?”

    杜康两眼迷惘,仿佛没有听清楚我的话,我只得央求他将车停在马路边。

    聂晓丹继续温柔地诉说:“或许缘分就是这样,总是在你最以为有把握的时候离你而去,又会在你绝望的时候突如其来,幸运的是,时光荏苒,容颜未老,留在记忆里的人像并没有褪色……”

    杜康将头埋伏在两手之间,久久没有说出话来,坐后排的女孩嗲声问:“康哥,还去不去酒吧呀,我朋友们都打电话催了……”

    “你给我闭嘴!”杜康怒吼着,然后不等她反应过来,跳下车,拉开车门,将她拖了出来:“给我滚。”

    女孩子莫名其妙:“你有毛病吧!你傻了吧?你让老娘来就来,让老娘滚就滚吗?”

    杜康拿出钱包,抽出几张大钞,甩到她脸上,将她扔在那里,重新回到车上,发动了车。

    女孩追着车跑了几步,从地上拿起一块石头,砰的一声砸在车窗后玻璃上。

    “姐姐提的那个人是谁?”杜康怒气冲冲地问我。

    我在记忆里搜寻,别看聂晓丹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教导女人们如何制服男人,其实她的恋爱经验并不多,除开零星地“散拖”以外,她真正爱过并且从没有忘记的人,只有一位——那就是她念大学时候遇到的初恋,一位年轻优秀的研究生。我曾在她的相册里见过那个名叫艾梓的男孩,穿着洁白的衬衣,配着牛仔裤,栗色的头发在风里飘扬,唇角上扬,流露着淡淡的傲气。就是因为这个男孩,聂晓丹开始迷恋上写作,据她说,艾梓是出名的才子,虽然还在读书,当时已经在许多报刊杂志上开设了专栏,崇拜者尤其是女性崇拜者不计其数。

    聂晓丹当年迷艾梓迷得神魂颠倒,用她的话来形容就和张爱玲当初爱胡兰成一样,一直低到尘埃里。可惜的是,聂晓丹毕业以后,艾梓忽然就从她身边消失了,聂晓丹疯了一样到处寻找他,差点神经错乱。但艾梓就像在空气中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出现。从那以后,痴情的聂晓丹仿佛参透了爱情,看穿了男人的不负责任,大彻大悟以后的她开始用手里的笔大肆抨击男人,就这样成了一个伪女权主义者,也将自己耽误成了“剩女”。

    听我说完来龙去脉,杜康沉思了片刻,说:“难道真的是这烂人回来了?”

    “虽然我很同情你没戏了,但你也不要这么抨击别人,说艾梓是烂人,人家可是一个才子呢,现在都不知道出息成什么样子了,如果事业不成功,他绝对不会回来找聂晓丹的。”

    杜康哼了一声:“我再怎么无情无义,对待和自己拍拖过的女人,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地消失,就算要分手也要和对方说清楚,免得耽误了对方的时间,女孩子的青春比男人的珍贵。这个男人,忽然消失,既不负责任又很自私,就是想给自己留条退路。”

    我点点头:“你分析得也有道理,不过你不是已经打算放弃聂晓丹了吗?干嘛还为她操心?”

    杜康语塞,半天才回我一句话:“我决定放弃她是觉得自己不配拥有她,但我还是希望她能获得幸福。”想了想,他的目光忽然变得凶狠:“如果让我发现谁想伤害姐姐,我一定不会饶了他!”

    我看着面前的杜康,这个男孩,就是我认识了这么多年的朋友吗?我真的了解他的全部吗?这个人,生下来就不愁吃穿,别人需要奋斗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东西,他轻而易举就都可以得到,他是标准的纨绔子弟,精通所有的玩乐,在女人圈里受欢迎,对爱情玩世不恭。可是,现在,这么清纯的话语出自他之口,只有爱得深刻的人才会说出这样的话语。或许,聂晓丹错过杜康,会是她一生最大的错误呢?

    我拍拍他的肩膀,说:“这样吧,我替你打听打听,看看艾梓和我堂姐究竟是什么样的状况。”

    翌日我下班以后给堂姐打了个电话,七拐八拐才问到她昨天在节目里提到的“生命里曾经最重要的一个人”究竟是谁?堂姐敏感地说:“聂晓明,你从来不听我的节目的,谁派你来打听消息的?是不是臭小子杜康?”

    “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火眼金睛。”我恭维着她。

    聂晓丹说:“你现在就可以转告给杜康,我的确和艾梓见面了,现在我正在去咖啡之翼与艾梓见面。”

    我挂了电话,马上打给杜康,他忽然变得激动起来:“晓明,你陪我去咖啡之翼吧!我想见见姐姐爱的男人,就看他一眼,然后马上离开。”

    我叹了口气:“如果你只是看一眼就离开,那你也不是杜康了。你一定会冲上前去自我介绍一番然后问东问西的。”

    杜康说:“正因为会这样,所以我才找你陪我一起去,如果我万一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你可以拉住我——不过你放心,如果艾梓真的是像你说的那样,和姐姐很般配,我就默默地走开,从此不再出现在姐姐的面前。”

    我想了想,终于答应了杜康。我也被他的痴情所感动。

    杜康开车来接我下班,然后直奔咖啡之翼。一路上,杜康什么话都没有说,面色沉重,我只得不停地安慰他,用那些“天涯何处无芳草”的老掉牙的话勉励他。说到后面越来越没劲,也闭上了嘴巴。

    我们走进咖啡之翼,眼尖的杜康一眼就发现堂姐和一个男人面对面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他正欲走过去,我一把拽住他:“说好了只远远看一眼的。”

    杜康说:“看不清楚他的脸,走上去打个招呼呗,放心好了,我不会闹事的。”

    他甩开我的手,大步朝姐姐走去。

    我叹了口气,只得追了上去。

    一见到我们,聂晓丹竟然一点也不感到吃惊,就仿佛知道我们会来一般。

    我端详着坐在堂姐对面的艾梓,果然和照片里那个人一模一样,只是眼神里多了一些沉稳。这男人果然气宇不凡、风度翩翩。

    聂晓丹还没有替我们做介绍,杜康已经冲动地对艾梓说:“你会不会照顾好聂晓丹?”

    艾梓的眼神里飞过一丝疑惑,马上恢复了镇定,似笑非笑地凝视着杜康,又瞥了聂晓丹一眼。

    杜康连珠炮般地发问:“你当初为什么不告而别离开晓丹,你以后会不会再辜负晓丹一次?你会不会对她好?……”

    我急忙拉住了杜康,周围的人已经向我们这桌看了过来。

    聂晓丹脸色一沉,冲杜康嚷嚷:“这里是高尚咖啡厅,拜托你别用菜市场的嗓门吼叫,行么?”

    艾梓两手交缠,饶有兴趣地盯着杜康看,说:“看来你也知道我和晓丹的过去。”

    聂晓丹狠狠瞪了我一眼,知道一定是我多嘴告诉给了杜康的。她这才替我们做了介绍。

    我们坐了下来,喝起了咖啡,咖啡很烫嘴,杜康却像没有知觉一样灌了一大口。

    艾梓说:“你刚才问了我很多问题,我只回答一句,我会一直当晓丹是朋友……”

    杜康嘴里含着的咖啡液体差点喷了出来,他拿纸巾堵住嘴巴,小声咳嗽起来,良久才问:“朋友,是什么定义的朋友?”

    艾梓很有涵养地笑起来:“很好的朋友,你满意了吗?”

    杜康说:“我知道你是才子,说话也转着弯子,我听不明白你话语的意思。不过,只要你答应我以后好好照顾好晓丹,让她过得幸福……那,那我就……”他变得有些结巴了,脸色也变得暗淡,瞳仁里满是忧郁的阴影。

    艾梓淡淡地说:“晓丹的幸福在她自己的手里,不在我的手上。”

    杜康脸色一沉:“怎么,你不敢给晓丹承诺吗?你到底什么意思?”

    聂晓丹出奇地安静,坐在一旁什么话都没有反驳,就好像事不关己一样。

    艾梓慢慢伸直了握紧的左手,在无名指上套着一枚闪亮的钻戒。

    我和杜康都惊呆了。

    艾梓说:“当年我不告而别,是因为我和别的女孩有婚约,这是在我读高中的时候家里就定下来的,直到认识了晓丹,我才知道什么是生命里的最爱。但我的婚约是妈妈给我定的,妈妈后来患了癌症,临终前希望看到我结婚,所以我无法取消婚约,也做不到辜负于人。我选择了离去,不告而别或许是最好的结束,伤害不会那么直接。”

    杜康激动地说:“怎么没有伤害,你不想辜负于人,可是你辜负了晓丹,她那么爱你,你为什么就没有为她着想呢?”

    艾梓深情地凝视着晓丹,眼里既有爱也有歉疚:“晓丹聪明漂亮又有才华,生命里会出现比我更好的男人,而我的妻子,她的世界里只有我……即使是这样,我还是想说,对不起……”

    一直保持缄默的聂晓丹忽然开口说话了:“对不起如果早点对我说,也许还很重要,可是现在,我们是朋友,不存在了……也不需要这句抱歉的话。我早已不在意,今天能和你在一起喝咖啡,聊天,其实就代表我已经放下了。”

    艾梓说:“我知道……对于你来说,我永远只会是你生命的里的一个过客而不是归人。”

    他缓缓地站起身来,咖啡馆里的灯光投射在他身上,显得他是如此落寞而又忧伤,他说:“我还有一个小小的心愿,你能不能给我一个像朋友一般的拥抱……只要一个小拥抱,我就心满意足了。”

    聂晓丹爽快地站起来,和他拥抱了一下,眨眨眼,爽朗地笑着说:“好好对待你老婆,别让你老婆给我打热线电话来诉苦。”

    艾梓点点头,充满留恋地离去了。聂晓丹目送着他离开,转身恶狠狠地盯着我们:“谁让你们来的?你们有什么权利窥探我的隐私?”

    杜康默默地垂下头:“我不是在窥探你的隐私,我只是希望你能得到幸福。”

    他转身朝外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聂晓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我对她说:“堂姐,你就别装作对什么都不在乎了。如果你真的恨他恼火他,你才不会暗示我你会在咖啡之翼呢!你告诉我,就是希望我转告给他。”

    聂晓丹破天荒的没有否认,我继续劝说:“我知道你心气高,可是杜康对你怎么样,我们大家都很清楚。他为了你,现在真的很上进,虽然暂时只是做一个小职员,但至少表示他开始自食其力,这很难得了,要知道我认识杜康这么多年,我了解他,要一个从小备受人宠爱的少爷自己去闯荡,是多不容易的事情。堂姐,找一个优秀的男人也许不是难事,可是找一个认认真真对你好,把你放在心坎上的男人,却是非常非常难的事。”

    聂晓丹凝望着杜康越走越远的身影,面色渐渐变得柔和了,她拿起手机,拨打了杜康的电话。

    我看到杜康停了下来,看了下号码,疑惑地回头,我对他做了个接听的暗示。他醒悟,赶紧接了电话。

    聂晓丹对着手机说:“杜康,你愿意为了我这棵树放弃你的整个森林吗?”

    杜康想也不想地回答:“你就是我的森林。”他的声音嘹亮高亢,整个大厅的人都惊异地朝他看,他却浑然不在意。

    “那你可要一辈子都记得你今天说过的话!”餐厅的灯光映射着堂姐的眼睛,闪闪的全都是幸福的光芒。

    杜康依然大声说:“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聂晓丹挂了电话。杜康朝她走了过来,我明白,我是时候离开了。

    我悄悄从一边闪了出去,走出大厅的瞬间,回头望去,见杜康和堂姐已经坐到了一起,餐厅的灯光忽然变得暗淡了,角落里有一个白衣女子在弹奏起钢琴。这是一个充满爱情的时刻,我的心里,忽然充满了思念,咿呀,不知晓这个世界是否存在心灵相通,我在想你,你可否知道?

    (2)

    这日,我还在银行忙碌,忽然收到了短消息,打开一看,是咿呀的:“下班后,我在门口等你。”

    心里顿时变得异常开心,原来她拍完戏了,那是否说明我们至少可以在一起多待几天了呢?终于我们会有属于我们自己的独立小空间和小时间了。

    看看挂在大厅墙上的钟,离下班还有一个半小时,唉,第一次觉得度日如年。再瞧瞧等待的顾客,心里又异常的焦躁,总觉得今天的客户仿佛比平时多了好几倍。

    咿呀受了那么多罪,晚上一定要给她做顿好吃的,她心情一高兴……呵呵,我在内心偷笑起来,今天可不能再轻易放过她。

    好容易熬到了下班时间,我随便收拾了一下,就像火箭一般飚了出去,还将一个同事给撞了一下。那同事笑道:“这小子平时做事情慢吞吞的,今天倒这么性急,一定是赶着去哪里约会。”

    我的心里异常欢快,自己都觉得眼角飞扬,冲出银行大门,四处寻找咿呀的那辆车,却见路边只停了一台白色的宝马。

    车窗拉了下来,露出咿呀的脸。我急忙走了上去,拉开车门坐了进来。

    咿呀对司机说:“开车!”

    我脉脉含情地凝视着咿呀,碍于司机在,不敢对她动手动脚,咿呀微微一笑,说:“你呀,还是只会傻笑。”

    “拍完戏了?”我没话找话说。

    她点点头,伸了个懒腰:“可累死我了,晚上要好好休息下。”

    “你想吃什么,我都做给你吃。我去买菜,你先休息。”

    “不用了,家里都有人安排。”

    我一愣:“家里?谁安排?”

    她撒娇般地依到我身上:“忘了告诉你了,现在是去我哥哥在宁城的家,我哥让我们住他那里去,你的东西我都替你收拾好了,放在车后箱里,你什么都别管,家里都有人操持。”

    我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一丝气愤飞快地掠过心间,想了想,又强行压下,耐心地说:“咿呀……你这样不对,你怎么什么都不跟我商量呢?我不去你哥哥家。”

    咿呀一怔,脸色也有些变色:“这是小事情,就算我事先没有同你商量,现在不是也告诉你了吗?你干嘛这么小气。我哥哥家比你家好住多了,你有什么不乐意的,告诉你,别人想住都没的住呢!你还摆架子不去,你以为你是谁?”

    我提醒自己一定要冷静,不要跟咿呀吵,她刚拍戏回来,不可以让她不高兴。我继续用冷静的口吻说:“咿呀,我不是摆架子,我也相信一定有很多人想去住你哥哥的大房子,可是那是别人,不是我。我有自己的家,金窝银窝不如我自己的草窝,你不愿意住,我不勉强你,但是我不会去别人家住,那是你哥哥家,我不愿意莫名其妙去当一个不受欢迎的客人。”

    咿呀真的生气了,她坐正身体,对我说:“聂晓明,你怎么就这么傻这么呆,我怎么就那么看走眼找了你这个榆木疙瘩。你知道我哥不喜欢你,既然他提出来让你和我一起去住,证明了他也想正面来了解你。你摆什么清高,让你跟我的家人接触有什么不对吗?你也知道要我去见你父母。要我讨他们的欢心,可是你呢,为什么对我家人就不肯让一步呢?”

    我默然,心里思考着咿呀的话。我的性情温和,但我也有我个性的一面,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来干涉我的生活。而咿呀,却没有和我商量就把我的行李都搬运上车,强行让我去她的哥哥家住,况且她哥哥又那么不喜欢我,认为我是想吃软饭的……咿呀,为什么就从来不站在我的角度为我考虑问题?可是她说得也没有错,如果我就这么下车而去,她哥哥将怎么样看待我,本来就不喜欢我,现在只会变得变本加厉,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的是林咿呀。

    而我,是那样不想让咿呀难过。

    既然如此,我只能让自己难受了。我默然,忍住心里的不满,拉住她的手:“行了,别生气了,我听你的话还不行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既然已经安排好了,我就照做得了。”

    她的脸上重新绽放笑颜,轻轻依偎在我的怀里,趁司机不备,在我脸上亲了一记:“那你不许生气,我答应你,下次有什么事情一定先和你商量,再也不自作主张了。”

    我叹了口气:“你知道你哥哥不喜欢我,他说你的婚事家里会安排的,我的出现也许打乱了你哥哥的安排。总之,如果他对我看不顺眼,那我随时搬出来,你不许拦着,也不许生气。我毕竟是个男人,很多东西是无法忍受的。”

    “知道了,我的聂晓明是个大男人,不是娘娘腔。”她哄着我,嘴唇红艳艳的,让人有想吻的冲动。

    路灯一盏盏亮了起来,车继续快速滑行,灯火掩映在脸上,如同人时明时暗的人生。为了咿呀,我可以忍让和退一步,只希望她有一天能够明白我为她所付出的这一切。

    (3)

    车终于停在了宁城山的半山峰处,虽然已经意料到林峰住的肯定是豪宅,然而这座别墅的气派,还是让我吃了一惊。

    这别墅比杜康的小洋房可气派多了,整整三层楼,装饰得金碧辉煌,庭院阔大,一边种植了花草树木,一边是一个游泳池。

    车停了下来,有佣人下来开车门和拿行李,我看到林峰还有早已认识的欧姐,都已经等候在大厅门口了,当然不是来迎接我的,他们是迎接林咿呀的。

    再见到林咿呀的刹那,我看到林峰的眼里闪过一道明亮的光芒,冷峻的脸庞顿时呈现出柔和的光彩。欧姐则拉住咿呀的手,说:“你终于肯赏脸来住几天了,看来还得多谢小聂的帮忙,是吧小聂?”她冲我温和地笑笑:“也只有你才能让咿呀回来住,你不知道她是宁肯在外面漂泊也不愿意和我们在一起的。”

    林峰让人把行李拿上去,回头说:“行了,别唠叨了,咿呀还没吃饭,一定饿坏了。”他看着咿呀,略带埋怨地说:“又瘦了,还是这样不会照顾自己。”咿呀咯咯地笑着,冲我眨巴了眼。

    虽然感觉他们兄妹俩感情很好,但不知道为什么直觉总觉得有些怪怪的,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妥却又说不出来。

    走进餐厅,豪华的餐桌上已经摆满了食物,尝尝,都带着上海风味,想来是专门从上海请来了厨师。我有些吃不习惯,默默地吃了几口就放下来了。咿呀看着我,叫来厨师,不久端来了我爱吃的红烧肉和炒香肠。

    欧姐笑着说:“我们的小咿呀也知道关心人了。林峰,你看咿呀长大了。”

    林峰哼了一声,继续吃饭,一边使劲给妹妹夹菜,当我是透明人一般。

    吃了饭,咿呀在客厅里陪哥和嫂子看电视,我自己上楼,回到了他们给我安排下的卧室。

    松软的大床,舒适的整体浴室,洁净气派的家具,这换了是别人,一定早已乐坏了,而我却有些不知所措。

    家里从小就教育我,别人家再富裕也不要去羡慕,自己家再穷也不要去嫌弃。我知道对于林家这样的大户人家来说,对我们这些穷人多少有防备之心的,说实话我自己也难受,我从来不贪图他们家什么,被人如此误会我也没有办法,只能说时间还长着呢,一切自然会明白。

    门被轻轻敲响了,我打开门,欧姐滚动着轮椅慢慢走进来:“小聂,我真不知道原来你是咿呀的男朋友,以后大家是一家人了,住在这里,自己随便点。怎么样,还住的习惯吗?”

    我点点头,欧姐是真的很会关心人的大姐,心地也善良,无形中就让人信赖她。

    欧姐说:“我丈夫这个人,别看外表严厉,内心对人还是很温和的,他最疼这个妹妹,只要妹妹喜欢的,他就不会反对。所以,你对他有些话不要太在意,反正只要咿呀喜欢你在乎你,他就不敢阻挠些什么。我相信你是一个好男孩,配我们家咿呀配得上。”

    我的脸有些发烫了,忍不住说:“欧姐,你知道……我没什么钱,可是,我也绝对不是贪图别人家什么的人,我只是喜欢咿呀,在认识她的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她是做什么的,家里又有什么背景,我喜欢她就是单纯的喜欢,可能林大哥对我有些误会,我担心……”

    欧姐微笑地说:“我相信你的为人,不过你也不要太有所顾忌,很多东西需要慢慢去看清楚想明白。”

    她朝门口走去,又回头微笑着说:“其实我们还真想感谢你,咿呀在读大学以后,就几乎很少和我们一起住了,不管是在上海还是在宁城,明明有时候在一个城市里,她也宁可租房子或者住宾馆,都不愿意跟我们在一起。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这孩子有时候真的很任性。现在因为你,她愿意回家了,你不知道她哥哥有多么高兴,知道妹妹会回来住,已经高兴得几天没有好好睡个觉了,她的卧室还是他亲手布置的,粉红色的,还是当她公主那样宠。”

    我一愣,咿呀的卧室?不跟我一个房间么?

    欧姐已经走了,我不好意思追问她为什么不安排咿呀和我一个房间。只得一个人坐在房间里生闷气。

    洗了澡,躺到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不知道自己这样算什么,客人?还是真正的家人?明明和咿呀久别重逢,却还是要一墙之隔,连接个吻只怕都要偷偷摸摸的。

    门被敲响了,我心里一阵狂喜,一定是咿呀。果然,打开门,只见咿呀站在那里,对我说:“就睡了啊?”

    “没有,进来吧!”我将她一把拉进来。

    关上门,我就热烈地吻住了她,多少思念和渴盼,都化在这深深的吻里。

    她气喘吁吁地推开我,啧道:“像头饿虎一样,当心隔墙有耳。”

    我恼怒地说:“吻自己的女朋友都不可以么?早知道就不住这里了。你的卧室都给你布置好了,分明是想将我们两个人分开。都是成年人了,你哥哥怎么连这个也要管?”

    她不高兴地嘟着嘴:“不许你说我哥,告诉你,我可一直拿他当我爸爸看待的,是长辈。我哥比我大15岁,肯定什么事情也想得会比我周全。”

    得了,她这么维护她的哥哥,幸亏是哥哥,不然我真的会吃醋。

    我嬉皮笑脸地抱住她转圈:“亲爱的,别走了,待在我这里吧,不会有人知道的。”

    门突然被重重地拍响了,传来林枫的声音:“咿呀,你在里面吗?快睡吧,不早了,拍了这么久的戏也该好好休息了。”

    咿呀冲我吐了吐小舌头,应着:“知道了。”朝我摆摆手,朝门口走去。

    我气愤地把自己丢到床上,心想这到底算个什么事,上当了受骗了,这一定是林枫的安排,表面上拿我当一家人相处,实际上处处让我难受,自动退出。

    我才不会上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要咿呀不退缩她迟早就是我的人。你这个大哥总不能把妹妹绑一辈子不让她嫁人。

    我闭上眼,很快就入睡了,睡梦中,梦到咿呀悄悄来到我房间里,钻进了我的被窝……早上醒来,发现自己还是孤身一人躺在床上,那种郁闷,就别提了。

    http://www.kyxsw.org/book/179/179885/549707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kyxsw.org。快眼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kyxs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