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小说网 > 绝口不提我爱你 > 第十七章 这场爱情的残酷真相

第十七章 这场爱情的残酷真相

    (1)

    一直到我离开财院,喻蓉也没有再来见我。

    其实也想给她打个电话,又总觉得不好意思,能对她说什么呢?说你好吗?多么虚伪的客套。或者和她谈友情,更加虚伪。再次婉言谢绝她的爱意,多么残酷。

    无论如何,我都做不出来。

    还不如就这样,彼此沉默,渐渐疏离。

    我站在巴士车站,静静等待着巴士。天空阴沉着脸庞,空气变得很沉闷,眼看一场雨即将到来。

    我握着手机,这三天里,没有收到咿呀的任何电话和短信,打电话过去,不是不在服务区就是关机,短消息也没有回。好在我已经习惯她的忽然消失,也许她又是接了什么新剧了吧!

    我想了想,还是给喻蓉发了条短消息,告诉她,我现在在车站,我就要离开了,祝她学业完成顺利。

    久久的,手机依然保持缄默。

    我苦笑一声,也许连喻蓉也要抛弃我了吧!

    我抬起头来,雨已经渐渐下起来了,淅淅沥沥的,将世界笼罩在茫茫雨幕中。远处,一辆老爷巴士已经沐雨隅隅开来。

    我背起行李,做好上车的准备。

    “聂晓明!”

    正在这时,我听到有人呼喊我的名字,回头一望,是一个陌生的女孩。

    她的手里拿着一封信。

    她问:“喻蓉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

    我急忙谢谢她,接过了那封信。上面的字迹娟秀端正,信封是蓝色的,信并不厚。

    我上车了,坐到后排的位置上,忽然我想起来,这个陌生女孩她为什么会知道我就是聂晓明?我急忙转过头,透过车窗,果然看到那个女孩跑向马路的另一边,在一棵树下,喻蓉正默默地立在那儿。她的眼角抬起来,和我的相遇,急忙又垂下头,躲到了树后面。

    巴士终于缓缓开动了。

    我握着信,犹豫着,不知道里面会写着什么。

    喻蓉是多么好的女孩,总让我想起校园里那些面孔单纯眼神纯净的女生。这个年代,竟然还会有人写信,千言万语无法诉说就化成字化成句子,那些字句背后的深情,又如何能是手机这些现代工具可以承载的呢?

    我终于还是缓缓拆开了信。

    信只有一页,上面端端正正地写着:

    晓明,也许我的出现打扰了你的生活,对不起,希望你能原谅我。只是,和你做朋友,真的让我无法承受,我原以为我可以坦然面对,但是事实证明是我自己在骗自己。

    我不会再打扰到你,衷心祝福你幸福,你是个好男人,只是我没有福气和你这样的人为伴。那就这样吧,错过了,也只能错过……

    上面有些斑驳痕迹,我想,或许是她流下的泪水。在这些貌似平静的字句后面,是一颗被伤害的心。

    我无言,将信收藏好,拿出手机,给她发了条短信息:不管你如何决定,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的朋友。

    没有收到回复。

    也许这样的沉默,是最好的结束。

    车窗外,雨越下越大,路上的行人却渐渐增多,巴士在将我逐渐带回城市,虽然与喻蓉的诀别让我难过,但内心里对咿呀的思念却愈加蔓延。我像一个曾经眼光游离不定的孩子,变成今日可以沉静面对一切的男人,原来爱情就是一把雕刻刀,在不经意间将人慢慢改变,从优柔寡断到如今的目标明确,错过万般风景,我只选择和一个人看细水长流。生活总是有所失去就会有所得到,而我的得到和失去相比,已经是上苍最宽厚的恩赐。

    回到我的小家,拨打咿呀的电话,还是打不通,心顿时变得不安了。

    咿呀知道我今日回家,为什么到现在别说见不到影子,就连电话和短信息也没有,难道离别三天,她就忘记我了吗?

    真该好好教导她一番,怎么能如此无情无义呢?我咬牙切齿地想,梳洗完毕,胡乱吃了饭,去单位报了道,生活没有任何改变,领导只是交待:“休息休息,明天正常上班。”

    正常上班意味着我只是回到自己的岗位做一个平凡的小柜员,好在我本来就没有对生活有巨大的奢望,虽然有点小失落,但很快就淡然了。

    陪父母吃了饭,和杜康联系了下,知道他和堂姐最近恋爱顺利,两人已经互相拜会了家长,堂而皇之地说我是他们的“介绍人”,家长们觉得既然是我介绍的,彼此知根知底,再加上两个人都老大不小了,都没有反对他们的交往。

    杜康的幸福让我有些嫉妒,他早期发展不顺利,可是越到后面路走得越顺心,反倒是我,开始显得顺利,好像是天上掉下来一个美女让我给泡着了,可是越到现在,越觉得纠结,就像一条看似水流平静的小溪,下面处处埋伏着岩石沙粒,让人咯得慌。

    天渐渐黑了,雨还在不停地下着,我站在阳台上眺望着茫茫雨幕,不停地一遍一遍拨打着手机,可是还是接不通。

    究竟出了什么事?

    我的心变得焦躁了,离开咿呀都三四天了,一点消息也没有,她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一想到出事,我的心就揪紧了,披上外套,急忙冲了出去。

    虽然不想见到林峰,可是为了咿呀也只得去他家。

    的士停在林峰的别墅门口,里面黑沉沉的,只有二楼的书房亮着灯光。我拿出咿呀给我的钥匙,打开了大门,从正门进去。

    我觉得奇怪,佣人们都去哪里了,欧姐还没有回来么?咿呀会不会在这里?

    我走上二楼,径直朝亮着灯的书房走去。

    走廊上黑黝黝的,一丝光亮也没有,整个别墅里也静悄悄的,人们都仿佛凭空蒸发了一般。我走在走廊上,一步一步朝书房走去,脚踩在软软的地毯上,一丝声音也没有。

    书房的门没有关紧,露着一丝缝隙,一丝亮光从里面流泻出来,淹没在外面沉沉的黑色里。

    我犹豫着,正想推门而入……

    “咿呀,你考虑清楚了吗?”

    我怔住了,咿呀在里面么?说这话的是林峰。原来他们兄妹都在。我有些讶异,一贯沉稳的林峰,此刻声音怎么变得有些颤抖,显然情绪十分激动。

    我站在阴影里,而那些对话,可以一字不漏地穿进我的耳朵。

    我听到房间里忽然变得沉寂无声,时钟一分一秒地过去,咿呀还没有回答林峰的话。

    他到底要咿呀考虑什么?

    林峰又说话了:“给我一个答复,就算是拒绝也让我求得一个明白。”

    终于,我听到了咿呀的声音,如此熟悉,如此婉转动听,却让我觉得如此遥远。

    “我怎么能考虑得清楚,我头脑里一片混乱,哥,你别逼我……”

    “不要叫我哥哥,我不是你的哥哥,就是因为哥哥这两个字,让我们一错再错,现在,我不想再失去你了,我希望你回到我身边,和我在一起……我不想再这样痛苦下去……”

    我的心,揪得紧紧的,林峰,终于下了决心表白了吗?全面向我宣战了吗?我握紧拳头,正想推门而入……

    “可是,嫂子怎么办,还有晓明,你让我们怎么有脸面对他们呢?”咿呀的声音充满悲伤。

    “我们”?“他们”?我细细琢磨着这两个词汇,心里冰凉一片。

    “管不了那么多了,爱情上不分对和错,其实当年如果我开始就接受你的表白,我们现在早已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其他的人都不会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现在,我们都是陷入在错误的生活里,我们只能自己来改变,自己来救赎自己的痛苦,咿呀,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是否心意未变,还像17岁那年,你在我即将结婚的前夕,走入我的书房的那晚那样,心意未变吗?”

    房间再次陷入巨大的沉默里。

    我感觉,我的手心里早已满满都是汗水。

    17岁的林咿呀,在哥哥即将成婚的夜晚,对大自己15岁的成年男人表白……这是他们的秘密,也是只属于林峰的骄傲,纯洁无暇的林咿呀,像一朵花儿一般欲在哥哥的面前绽放,多么美好的初恋,多么浪漫的回忆,却在这些年以后,变成事实伤害此刻躲在阴影处的我的心……

    世界在这一刻变得潮湿无比。

    我低垂着头,等着咿呀的回答,就如同等待世纪末的宣判一般。

    咿呀,你是否记得我们的第一个吻,是否记得我们拥有过的第一个夜晚,我们有过的那种种玫瑰色回忆,难道,都不如17岁的那一个夜晚吗?

    咿呀幽幽地叹了口气:“我不知道,我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你要让我想起那段回忆,过去了8年了……我以为我已经淡忘,可是为什么你一提及,我的心就乱如麻……这几天,我不想见人,所有的人,你,还有晓明,我就是想要知道答案,我爱的是谁,我需要的是谁,我想要依靠的人究竟是谁……可是,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一直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哥哥,你知道你当初伤我伤得有多深吗?你让我如何原谅你,如何再来面对这份迟来的爱……”

    “我知道,我伤害了你,可是这些年来,你以为我就过得快乐吗?一个沉浸在深深自责里的男人,一个爱了却要告诫自己不能爱不可以爱的男人,咿呀,你明白吗?我轻易放弃了我不该放弃的,却固执地坚守着我不该坚守的,我不能再错下去,我要牵着你的手,和你一起面对一切,就算是暴风雨,只要你和我在一起,我什么都不在乎。”

    我听到沉重的脚步声,透过门缝我朝里面张望,看到林峰正大步迈向咿呀,将她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我听到了心落在地上发出的沉重的叹息声,就像有一只巨大的手,在我的身体里搅动,将我搅得喘不过气来。我只得扶着墙壁,让自己站稳一些,否则我很有可能就这样倒在地上,失去知觉。

    其实,就这样不知不觉地死去倒也更好,可以不用看见这残酷的一切。

    咿呀没有挣扎,任凭哥哥拥抱着自己,就像被我拥抱着那样温顺。她美丽的大眼紧紧地闭着,脸颊上流满了泪水。

    林峰低声说:“咿呀,我还记得你17岁那晚,穿着一件洁白的棉布裙子,走到我的书房里,你就像一朵百合花一般耀眼。你对我说,‘以后我不要做你的妹妹,我要做你的女朋友,我要你等我长大了娶我’。咿呀,你知道吗?那一刻我第一感觉是巨大的幸福,我多想勇敢地抱着你就像现在这样抱着你,只是理智紧紧控制了我的心,它不准我向你透露我内心的狂喜。我只能冰冷地拒绝你,然后看着流泪的你奔出房门——咿呀,如果可以,请接受我迟来的道歉,原谅我,我也爱着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对你的感情就在急剧的变化,在商战上从来没有畏惧过我的,却畏惧对你的感情,我害怕,怕自己再有力量也无法承担那份爱……”

    “哥,你别说了,求你别说了……如果我们在一起,将要伤害多少人?嫂子,还有晓明,还有爸爸妈妈,还有所有认识我们的人,你的事业,我的事业,全都完了,我们的形象全没有了……”咿呀痛苦地轻声呐喊着。

    “你怕吗?现在我什么都不害怕了,因为只有真正失去你我才觉得世界末日来临,和失去你相比,我失去全世界也不觉得可惜。咿呀,你告诉我,你爱我,你并不爱你以前交往的那些男朋友,包括聂晓明。你告诉我,事实是否如此?”

    我惨淡地笑着,所有的事实原来竟然是如此,我和容大为有什么区别?我们都是别人爱的替身。容大为那么不堪,却只是因为容貌像林峰,就可以得到咿呀的爱,而我的温柔呵护,我所全部付出的一切,和林峰几句甜言蜜语的表白相比却显得如此微不足道。

    这才是爱,只是咿呀给了别人,从来没有给过我。我只是在一厢情愿地编织着一场梦境,直到亲眼目睹它的破碎才稍稍清醒。

    清醒了又能如何?我紧紧咬着下唇,直到将它们咬出血痕,只有肉体的痛感才能减弱我内心深处的疼痛。我撕心裂肺地笑着,当人的情绪到了极致,外在的表达常常是相反的,我已经情绪混乱。

    咿呀喃喃地说:“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爱的是你,还是他……我只是知道,我不能没有你的宠爱,回到你身边就像回到了久违的家园……可是……”

    “别再说‘可是’。我不许你说‘可是’!我明白,我了解,你的心里只有我,只会有我,别的人都只是你生命里的过客。这就是事实。咿呀,我爱你,接受我的爱,请接受它不要再犹豫。”他松开手,半跪在地上,脸仰着,凝视着面前这个女人。

    咿呀慌了,急忙去拉林峰,却被他用力一带,落在怀里。他的吻若雨点般砸向咿呀,然后将她抱起,从书房里走了出来,走向呆呆立在门外的我。

    门打开了,林峰、咿呀都呆住了,视线落在我的身上。

    我扶着墙壁,依然惨然微笑,嘴唇颤抖地,竟然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了:“我……我走啦……”

    我脚步蹒跚地向门口走去,却被地毯绊倒,身体一晃,跌倒在地上。我双腿都在发抖,怎么也爬不起来,手用力撑着,一遍遍告诉自己,聂晓明,你要坚强!

    咿呀从哥哥的怀抱里挣扎下来,向我奔来,扶着我,含泪问:“你,你没事吧!”

    我用力甩开她的手,脸上却堆着神经质的微笑:“没事,没事,对不起……”

    我向她说对不起,我想对她说什么,我已经不知道了,我头脑整个是混乱的,我只是想离开,我只是明白这份爱情已经结束了,真正的结束,再也不会有将来。

    我推开她的手,或许力气太大,将她推倒在地上,林峰去扶着她,她却拼了命地向我扑过来,而我终于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摇摇晃晃地走下楼梯……

    雨下得这么大,天是那么的黑,可是我只想冲进去,离开这个让人心碎的地方。

    我冲到雨水里,大雨很快就将我脸上的泪水冲刷干净,我觉得痛快,再来一场闪电吧,将我劈死在这里,这就是我的爱情,我拿出生命爱的女人,在我的面前背叛了我,我活该,我该死,我瞎了眼活该被雷劈死。

    咿呀追了出来,从身后死死地抱着我,大喊着:“晓明,对不起……对不起,原谅我……我不想伤害你……我真的……求你了……”

    我愤怒地甩开她的手,毫无犹豫,扬起了我的手,一个巴掌狠狠地落在她满是雨水泪水的脸上:“这个耳光,算是弥补我对你的爱。”我再度扬手,又一记更加响亮的耳光:“这个耳光,让我告诉你,你不配得到我的爱。”我三度扬手,看到已经被我打倒在地上的咿呀,唇角边流出了一丝血丝,心脏猛然缩紧了,罢了,已经结束了,何必再有恨,从此天上地下都是路人,倒不如随她去吧!

    我收回手,拔腿狂奔,前面是黑得看不见方向的路,前面是白茫茫一片的水雾,却能让我暂时解脱痛楚……我感觉我的双腿跑得不听使唤,一路上不知道跌倒了多少次,我狂喊着,乱叫着……我知道我疯了,就疯到彻底,我已经对一切不在乎。

    (2)

    领导讶异地看着我递上来的辞职报告,问:“聂晓明,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现在上面正在考虑提拔你,你可能会升职,可是你现在为什么提出辞职?”

    我摇摇头,不想再过多地解释,更不想听到“升职”两个字,它会让我想起我憎恨的人,和我已经决定要彻底忘记的爱情。

    “请您批准吧!我已经决定了。”我向他堆出一脸的苦笑,毅然决然地离去。

    是的,只有辞职,才可以彻底摆脱和林峰的关系,我没有了工作他就无法再用任何手段来控制我。

    我和林氏兄妹,从此再无纠葛,再不相见。

    我躺在床上,我知道我发高烧了,在床上已经躺了两天,滴水未进,粒米未沾,身体的痛楚可以让我忘记心里的伤疤,所以我宁可折磨我自己的身体。

    门铃响了一次又一次,电话响了一次又一次,短消息也滴滴答答不停传来,我却什么都不想理。我只想在自己的世界里自闭。

    有几次,我已经将手伸向了水果刀,可是每次,脑海里会浮现出父母亲那白发苍苍的模样,他们只有我一个儿子,失去了我,他们该怎么办?

    我闭上眼,任凭泪水滚落而出。喉咙干渴欲裂,我多想喝口水,可是我已经没有力气爬起来。

    我昏昏沉沉地再次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有一股凉意渗进我的咽喉,我来不及睁眼,已经迫不及待地吞了下去。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只能模糊地看到一个身影在我身边忙碌,我伸出手去,想要捉住她的手,我低声呼喊:“咿呀,是你吗?”

    那一刻,我对咿呀的感觉真的是又爱又恨又苦,刻骨的思念像潮水一样淹没了我最后一丝理智,我多希望那一切只是一场梦,其实一切没有发生……

    女孩将我扶了起来,半靠在枕头上,转身走了。

    不多会,她端着碗粥走来,靠近我,一口一口喂着我。甜甜的糯米清粥,上面还有几丝爽口的咸菜,我已经病得奄奄一息,房间里的光线又很昏暗,我还是看不清楚她的脸。

    可是我想只有咿呀才会跟随着我,才会如此细心地照顾我。我喃喃地说着胡话,诉说着我的爱,诉说着我的痛苦和那场让人心碎的梦。“咿呀”却什么话都没有回答,只是耐心地喂着我喝粥。

    喝完粥,感觉身体仿佛好受一些了,女孩又搀扶着我躺下,替我盖上被子。她正欲走,我拉着她的手,迷糊地说:“别离开我……”

    那女孩犹豫了一会,终于轻轻地回了一句话:“好,我不走。”

    我放心地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终于苏醒了,睁开眼,一丝光线刺痛了眼球。我伸出手,揉揉眼球,感觉身体的热度已经退了下去。手这么一动,才感觉到床边还躺了一个人,只见一个女孩的正伏在床边,香香地睡着了。

    我怔住了,轻轻拍了拍她,女孩醒了过来,慢慢地抬起头,露出一张清秀而憔悴的脸,她带着淡淡疲倦的口吻问:“你醒了,感觉好些了吗?”

    我讶异地问:“喻蓉,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摸了摸我的额头,说:“总算退烧了。晓明,你真的快把我给吓死了。”

    她避而不谈我的问话,转身去厨房拿了杯热水给我喝。又替我熬了些粥,看着我吃完,才露出欣慰的笑容。

    她拿起手袋,说:“你身体好些了,应该没什么事了,我也该走了。”

    我掀开被子,想下床,喊着:“喻蓉,你别走……求求你,再陪我一会。”我脚步发飘,竟然站不起来。

    她转头凝视着我,半天,才缓缓叹了口气,说:“应该陪着你的人是你的女朋友,不是我,你是不是和她闹别扭了,高烧的时候还一直呼喊她的名字……晓明,你给她打个电话吧,就一切没事了,别想太多了,女孩子都很好哄的……”

    我苦笑着摇头:“我和她已经分手了,不会再有故事……”

    “你那么爱她,何必赌气呢?”

    “不是爱不爱的问题,是她从来没有爱过我,她的心里一直只有别人,我不过是一个爱的替代品。喻蓉,我已经决定要忘记她了,求你,别再提她的名字……”我痛苦地垂着头,忍住眼角委屈的泪,不想再想起那个人。

    她走到我面前,将我扶到床上,说:“是晓丹打电话告诉我,说你出了事情,还说你辞职了。我和她一起来你家找你,发现你正在发高烧,晓丹要去外地出差,就拜托我照顾你……晓明,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你说出来我才能帮到你,你知道不知道,你病成这样有多吓人,有什么事情会让你这样折磨自己呢?”

    我的眼窝里终于滚落出两滴眼泪,憋在心里的委屈再也压抑不住,我把我和咿呀还有林峰之间的事情一一告诉给了她。

    “别再劝我回头了,我不会再回头,残酷的真相就是林咿呀从来没有爱过我,只是拿我当林峰的替身。人是有底线的,一旦我做了决定,许多事情就不会回头了。”我伤痛欲绝地诉说着。

    喻蓉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放下了手袋,拿起了菜篮子:“我去给你买条鱼,补补身子吧!”

    目送着喻蓉离开,我的心里百般感慨,经历了这么多的风雨,没有想到,陪伴在身边的,竟然只有她。我真的欠她太多太多。

    我拿起手机,上面有好多短消息,朋友的,家人的,也有咿呀的。

    我克制自己想要看短消息的冲动,将信息全部删除了,我决定等身体好了,就去换一个电话号码。

    从那日开始,喻蓉就一直在我身边照顾着我,白天她去上班,晚上会买些菜过来,陪我一起做饭,聊聊天,看看电视,然后我再送她回家。

    我们什么都说,唯独不谈爱情。日子就这样如流水一般消逝,平平静静,仿佛一切没有变化。

    可是我知道我是变化了的,以往性格开朗的晓明已经不见了,我变得郁郁寡欢,很多时候我会独自一个人发呆,我换了手机号码,废掉了QQ号码,甚至连房门钥匙也换了。我暂时谢绝了一切外出的活动,直言不讳地告诉朋友们,我现在要疗伤,需要安静。

    有许多次,我能听到房门外有可疑的脚步声,有人拿已经作废了的钥匙在开门,我不能确定是不是林咿呀,但不管是谁,我都不去开门,假装家里没有人。她对我的伤害早已让我淡了那份心,我是别人眼里最好脾气的男人,老实可靠,可是一旦我下定决心,我却会比任何人都无情。

    我不会原谅林咿呀,永远不会。

    (3)

    那日,喻蓉拽我去街上买新衣服,说我的衣服都旧了,她最近发了笔奖金,打算送我一件新衣。

    那天的天气不是很好,没有阳光,风也很大,街上的行人不多。我们路过一家婚纱店,喻蓉忽然站住不走了。

    她盯着橱窗里一件新款的婚纱看,久久不愿意离开,一位营业小姐趁机走上前来,递上宣传册,笑容可掬地介绍说:“小姐,你真有眼光,这是我们公司刚从巴黎*回来的新款,宁城就这一件,小姐,我看很适合您的身材,你如果穿上,一定会是最美的新娘……”

    喻蓉的脸飞红了,极快地瞟了我一眼,摇摇头:“不,谢谢,我不需要。”

    她快步离开了婚纱店,我在身后跟着,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这个女孩,她究竟喜欢我什么,为什么一直在我身边等待,我是否值得她的等待?我甚至,连一个女孩最想要的幸福也给不了。

    喻蓉替我挑选着衣裳,我也随她摆布,小姐笑着说:“先生,您女朋友可真有眼光,挑选的衣服都很适合您。”

    喻蓉及时解围:“我可不是他女朋友,只是替他参考的,我看是他的衣架子好,穿什么都适合。”

    营业小姐离去以后,我搔搔头发,对喻蓉说:“你为我忙上忙下的,也照顾了我这么多天,你选件衣服吧,我送给你,认识这么久也没有送件礼物给你。”

    她白了我一眼:“送过我半只耳环……害我生气了好多天,得了,我可不敢要你的礼物,免得又会生气。”

    我诚恳地说:“这一次是真心实意的,你就选一件吧,别看价格,喜欢什么买什么。”

    她顽皮地笑笑:“真的么,我喜欢什么你都会送我什么?”

    我点点头。

    她的眼睛促狭地笑笑,说:“那,你能不能牵牵我的手,别离我太远呢?”

    我的心一热,这就是她对我的要求?真是让我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走出*店,我郑重地牵住了她的手,就像郑重地做了一个决定。

    或许,喻蓉是命运的安排,指引我回到我原来的路上,我曾经叛离过我的生活,而命中注定我必须回到起点,回到现实里。真正的爱应该便是这样,没有要求,不求回报,平平静静,正如歌里所唱的那样——等到风景都看透,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晚上,收拾整理完一切,喻蓉说:“你恢复健康了,这段日子我也累了,我也想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以后就不会天天来了,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

    我想挽留,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人家一直照顾你,你拿什么理由挽留别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我怎么可以影响她的生活呢?

    我知道只有一个理由可以挽留她,我需要做一个抉择。

    她拿起手袋,说:“时候不早了,我回去了,你别送了,好好休息,我……我走了。”

    她向门口走去。

    我从沙发上站起来,跟在她身后,看着她慢慢打开门,我终于鼓起勇气,将门关上。对她说:“喻蓉……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我知道我有很多地方对不起你,可是现在我是真心地想请你……留下来,不要离开我,以后不管会有什么样的风雨波折,都别离开我,和我在一起,你愿意吗?”

    她怔住了,手无力地滑落,我看到她的眼神一亮,接着又变得暗淡下来。她没有马上回答我的话,只是怔怔地一直凝视着我的眼睛,仿佛想透过我的眼睛看穿我的内心。

    许久,她才悠悠地问:“晓明,你知道有些话是不可以随便说的。我承认我一直在等待你这句话,但是……我并不是一个需要你怜悯之爱的女孩,如果这份感情让你觉得有半分勉强,我愿意再等,等到我不能等为止,我什么都可以接受,却不能接受敷衍和欺骗,你明白吗?”

    我鼓起勇气,握着她的手,替她抚顺头上的一缕乱发,柔声说:“你应该是了解我的人,很多话,我不会轻易说,但一旦说出来就是做了一个决定。我像一个走了很多路的孩子,而现在,我想停下来,走进一间温暖的小窝,关上门,不管外面有多大的风和雨,我只想和一个好姑娘关着家门过安静的日子……我知道我很自私,走了许多路漂泊了许多日子才走到你身边,你可以拒绝我,可以嫌弃我,可以不用在乎我,这都是你的权利,我听从你的决定。”

    她的眼里,不知不觉已经弥漫了一层淡淡的水雾,她擦拭着眼睛,用一种让我心痛的语声轻声说:“晓明,我真的不知道……你究竟是不是真心喜欢我,我也不敢肯定,你是不是因为寂寞才让我留下来,你给我的感情让我毫无把握感……可是,天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宁可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我想在你身边,和你在一起,默默地对你好,我想和你一起走下半辈子的路,我知道我很委屈,我知道你对我不那么尽心尽力,可是我骗不了自己,我想和你在一起。”她扔掉手袋,扑进我的怀抱,任凭泪水打湿了我的肩膀。

    我的心,刹那间融化成了水,我低下头去,吻着她的秀发,被爱是多么幸运的事情,最好的女孩其实一直在我身边,只是我从来就不懂得回顾。

    我是一个自视甚高的小小鸟,从高高的枝头上重重地摔落下来,幸运的是,足下迎接我的不是冰冷的水泥地面而是一堆散发着清香的草丛,悲剧的暴风没有将我撕成碎片,伫立在柔软的草地上,我还是能遥望一方蓝天。

    喻蓉,就是那心胸宽广柔软的青草地啊!

    宁静的灯光均匀地倾洒在她洁白地散发着芳香的身体上,立在她面前,我久久不敢去触碰她身上最单薄的那件衣裳。

    她凝视着我,目光写满温柔和信赖,还有鼓励……

    我终于走上去,轻轻抱起了她,将她放倒在蓝色的床单上。

    她的唇贴上了我冰冷的唇,轻轻地,羞涩地,她自己解开衣裳,露出白如玉一般的肌肤……

    我握着她的手,让它停下来,轻声问:“你不会后悔?”

    “不会。”

    我无言,紧紧搂住她的腰肢,脑海里却刹那间浮现出另外一个女孩的身影……柔媚的、娇羞的、活泼的,那样深刻的记忆我该如何忘记,它们已经烙在了我的回忆里,即使用一生的时间我也无法取脱。

    眼前忽然一黑,灯倏然灭了,喻蓉仿佛像知道了我的心意一般,让我们身处的世界变得黑暗,这样她就再也看不穿我心底的秘密。她柔软的躯体贴进我的怀抱,我更用力地回抱着她,感觉她像一朵娇羞的花蕊,在我的安抚下逐渐变得湿润而清透……我们就像暗夜天空下,波浪起伏的水面里,两尾交缠的鱼,在波浪声声里,她欢快而又带着痛苦的吟唱,宣告青涩时代的结束……

    我感觉了异样,打开灯,蓝色的床单上浸濡着一团火红。喻蓉用火一般的眼眸深深地、深深地瞅着我,我将她抱进怀里,那一刻,我发誓,即使天崩地裂我也不会再离开这个女孩半步,她给了我最珍贵的一切,她的贞洁她的爱,我能给予回报的,就是我寸步不离地守护……

    往事如烟,在半明半暗的记忆里,渐渐缩小成一个光圈,被我隐藏到深不可测的心的底部,罢了,命运之手早已对一切做了安排,我只是一个卑微的普通人,我愿意低下我的头,跟随命运的安排走我的人生路。

    往事,就让它和我的激情一起慢慢老去……我已经不再是莽撞的青年,我的肩上已经沉甸甸扛了另外一份责任,比爱更重要的责任。

    在我的怀里,喻蓉已经香甜地睡去,此后的日子,我们就这样相拥变老……这是我的选择,也是我的责任。

    http://www.kyxsw.org/book/179/179885/549707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kyxsw.org。快眼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kyxs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