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小说网 > 绝口不提我爱你 > 第十八章 爱一个人就有多恨一个人

第十八章 爱一个人就有多恨一个人

    (1)

    我和喻蓉相恋,得到了大多数人的祝福。

    虽然我已经辞职,但喻蓉的父母并没有因为我失业而对我有诸多挑剔,知道我想开家奶茶店,两位老人还动用自己的关系网去替我打听繁华路段哪里有合适的门面出租。

    而喻蓉随我去见我的父母,看到她的第一眼,父母就很欢喜,妈妈封给她一个600元的红包,喻蓉则送了两套保暖内衣给我的父母。

    就这样,我们很快融入了对方的家庭,妈妈已经拿出老黄历来替我们挑选结婚的日子,双方的老人也见了面,吃了饭。门第相当的家庭,老人家之间也很投契。

    没有人再提过林咿呀,仿佛这个人从来不曾出现过,即使是最缺心眼的杜康也从来不说起我的往事,在他们眼里,早已将喻蓉当成了我最终的伴侣。

    我想我应该已经习惯了没有咿呀的日子了吧!我四处找门面,找到门面就开始装修,虽然只是一个小老板,但也第一次品尝到了掌控自己命运的感觉。我忙忙碌碌自己的事业,喻蓉则开始构想我们的未来,她决定结婚以后出租她的小户型,而我们就住在我的小窝里,当然小窝她决定重新装修,由她亲手设计。

    生活就这样波澜不惊地度过,只有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才能触摸到内心的那缕疤痕,我知道它并没有痊愈,我只能小心地不去暴露它于空气中,它予我,予我身边的人,都是那么的丑陋。

    我的幸福奶茶店开张了,我终于戴上了我喜欢苏格兰风格的田园帽,成为了一位自由自在的奶茶师傅。我亲手调制的幸福奶茶是店里招牌产品,刚刚开业就供不应求。

    中午时分,喻蓉给我送来午餐,她所在的幼稚园就在我的奶茶店的附近,幼稚园中午提供午餐,她打多一份,为我送饭。

    饭盒里,是金黄色的荷包蛋和鱼香肉丝,伙食还很不错。我埋头吃饭,她说:“新房我想装修成你喜欢的田园风格,以黄色调为主。你看怎么样?”

    我点点头:“挺好的,你做主吧!”

    “婚纱套照,我想去瑞典婚纱店拍,正好那里在促销,原价4999元的现在优惠价格只要3999元。我觉得没有必要拍太高档的,这个价位的其实蛮不错了。”

    “你喜欢就行了。我没有意见。”

    喻蓉沉默了,不再说话,我抬起头来,今天的阳光有些刺眼,将她的脸孔照得红红的,想起她以后没有了午休时间,要没完没了地来给我送饭,下午又要继续带班,心里忽然有些愧疚……

    “如果你不愿意,就直接和我说,没有关系的。”她的情绪忽然间变得低落了。

    我已经吃完了饭,味道还真不错。我拿起纸巾擦嘴,说:“怎么了,你说的都很好,我真的一点意见都没有……”

    “不是,”她替我倒了杯凉白开,递给我:“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你还没有准备好,我们就先不结婚,你没有必要照顾我的情绪。”

    我笑起来,轻轻抱着她的腰,说:“原来是想要我当着这么多顾客的面向你求婚啊!喻蓉小姐,你愿意嫁给聂晓明为妻吗?从此以后,聂晓明挑水洗衣,养儿养女,在所不辞,你愿意吗?”

    她的脸变得更加红了,急忙挣脱出来,眼里的阴霾一扫而光,眉头却故意皱起来,嘟起嘴巴娇俏地说:“原来你就这样求婚啊,一点诚意都没有。”

    我搔搔头,无可奈何地说:“戒指我还没有来得及去买,要不,我下午不做生意了,去买戒指,向你求婚?”

    她马上又发挥出了贤惠的本能,摇手说:“算了,不要你虚情假意无事献殷勤了,我还希望你赚钱来贴补家用呢!”她看看时间,推开门,走了出去,又回头对我说:“别太辛苦了,下午下班以后我来帮你忙。”

    “行了,你也不是铁打的,顾好自己就行了。老婆是娶来疼的,不是娶来折磨的。”

    她嫣然一笑,看来所有的女人都吃甜言蜜语这一套。

    我开始调制奶茶了,外面已经排起了队伍,闹哄哄的,倒让我有几分成就感,看来我的幸福奶茶打动了顾客们的胃口。

    忽然,我感觉有几分不对,这闹声……是否也太过了一些,伴随着刺耳的口哨和欢呼声。我纳闷地回头一看,只见咿呀站在我的柜台前,脸上没有戴墨镜,没有施粉黛,脸色苍白,身形消瘦。

    她就站在喧闹的人群里,完全无视别人的欢呼,默默地,默默地凝视着我。

    我的手里的奶茶杯一晃,半杯滚烫的奶茶倾倒了出来,烫红了我的手。咿呀,她真是神通广大,难道不管我藏在哪里她都可以把我找到吗?

    咿呀脸色一变,蹲下身,猫着腰翻进了柜台。

    她冲到我面前,捧着我的手,焦急地问:“晓明,你没事吧?手疼不疼?”

    我将手甩开,转过身继续调制奶茶,用故作平静地声音说:“对不起,工作重地,闲杂人等不得进入。”

    咿呀说:“晓明……这段时间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我终于开始了解了自己的内心,我已经明白了我所需要的是什么,晓明,原谅我,让我回到你身边,好吗?”

    我冷笑一声,淡淡地说:“大明星,你要明白,并不是你需要,别人就一定要给你。我们已经错过了,而这次,我不会再在原地等你。”

    “我知道我很任性,可是晓明,你是爱我的,你一定会原谅我的,对吗?别这样对待我,我的缺点我都会去改,只要你肯原谅我……”她试图再握我的手,我让开了,小小的奶茶店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异样。

    “晓明,把那个饭盒递给我,我忘记拿了……”柜台外传来喻蓉的呼喊,我望过去,只见喻蓉已经瞥见咿呀了,脸色顿时泛白。

    围簇着柜台的人越来越多,鼓噪声也越来越响,我转身对咿呀说:“我和喻蓉要结婚了,我已经开始新生活了,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了,行不行?”

    咿呀的眼睛里渐渐堆积起眼泪,手脚也变得举止失措,站在那里一个劲地流眼泪。

    喻蓉猫下腰走进来,对我说:“晓明,你和她去外面谈吧,这里的事情我来做,我跟单位请个假。”

    我摇摇头:“我跟她已经没什么好谈的了。”

    喻蓉叹了口气,小声说:“你看她在这里……这生意也没法做了,有什么事情你们先去谈清楚,谈清楚了,就不会再有纠缠了……听我的话,把事情解决了。”

    我心想,也行,把一些要说的话全部说出来,给这段感情画一个句号,彼此不再留恋,从此天各一方再不相见。

    我摘下帽子,对咿呀说:“我们出去谈。”

    咿呀点点头,感激地看了喻蓉一眼,先离开了。

    我正准备跟上去,喻蓉唤住我,说:“你的语气温和点,人家毕竟是女孩子,还有,这杯幸福奶茶,送给她,算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她递了杯奶茶给我。

    我应了一声,拿起奶茶追了上去。

    咿呀带我上了她的车,经纪人将车开到一处僻静的花园里,就离开了。

    等他一走,咿呀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紧紧抱住我,眼泪流在我的衬衣上。

    “晓明,对不起,原谅我……求你给我一次机会,求你……”

    我冷冷地推开她,说:“林咿呀,这不是以前那样,每次吵架争执了,谁原谅谁就可以再回头的,这次不是吵架,不是争执,而是我们已经实实在在分手了。请你对我公平一些,我一直只是一个爱的替身,我对你付出越多,越成了一个盲目的傻瓜,现在每每回想起我以前对你的那些好,我的心就宛如被刀子在一块一块地切割着疼。我那样认真地爱着你,那样信赖你,而你的心里却只有别人,你根本就是拿我当个傻瓜,告诉我,你的心,究竟是什么做的?”

    我指着她胸口的位置,一遍遍地质问:“你说啊,你回答我,你这里是什么做的?是钢还是铁,还是永远也捂不热的石头?”

    心里埋藏的怨恨,在这刻犹如爆发的洪水汹涌,一发不可收拾,若手里有刀子,我想我必然也会一把掷出。原来爱一个人也会变成如此恨,恨不得一切归结为零,恨不得对方永远不存在于这个世界。

    她软弱地抱紧自己,垂下头,长发遮盖了脸的悲伤,她的眼泪大颗大颗流在裙角上,她的声音因为哭泣已经变得沙哑……

    “晓明,我,我看到你放在抽屉里的照片了……你为了我,去寻找我失去的亲生父母,你为我寻觅我丢失了的那段记忆……还有,容大为来找我要钱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你已经给了他钱……你到底还为我默默地做了多少事情,你一直在我身边,对我那么那么地好,可是我却瞎了眼睛什么都看不到……我知道我不该求你原谅,因为就连我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可是晓明,如果没有你,你让我怎么活下去,你让我还去哪里找这样对我好的男人?我知道我自私,可是就让我再自私一次,让我再哀求你,请你回来,回到我身边,为了你,我可以放弃所有的一切,真的,失去你,我才知道谁才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重要的人……”她泣不成声了。

    听着这些话,我的心竟然没有半丝微澜,原来聂晓明也有如此残忍的一面。爱一个人到了极致,又被这个人伤到极致,心都已经没有了,又如何还有能力再继续去爱?

    我悲伤而绝望地摇头:“对不起,这些话现在说出来已经太晚了,对于我来说,这段感情已经死掉了,不会再复活,你也已经是天边一刻滑落的流星,不会再在我的天空里闪耀。”

    “晓明!”她一声声呼喊着我,握紧我的手,她的手心里都是泪水,将我的手心覆盖出一片冰凉,她喃喃地说:“我求你了,即使你当我是流星,对于我来说,你却是我唯一的星。”

    我愤懑地甩开她的手,说:“将这些话说给你的哥哥听吧,你不是一直爱着他吗?从17岁到现在,只因为他拒绝你,你就一次次地寻找爱情的替身。你把你的失恋的苦痛分给别人来承担,别人有多爱你,就被你伤害有多深。像你这样自私无情的女人,我但愿从来不要遇见你。”

    我打开车门,正欲走出去,又冷冷地说:“我和喻蓉要结婚了,不是骗你的,我们已经见了双方家长,订好了日子。若你有一丝愧疚的话,就请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我不希望喻蓉因为你而不开心……我也衷心祝福你,和林峰早日结成连理,虽然你们的爱情可能会伤害到别人,但你们都是自私的人,或许也无所谓了。”

    我走了出去,外面天空高远,空气清醒,而我却只嗅到一阵苦涩的味道。这时候我才察觉到手里湿漉漉的,低下头,才发现那杯幸福奶茶一直紧紧捏在手里,此刻都已经被我捏破了,奶茶早已流了出来。我将杯子扔掉,就像扔掉了我的幸福一样。

    走了几步,却听到身后传来咿呀沙哑的呼喊:“晓明,我爱的人是你,不是林峰。对他的感情因为你的出现早已结束了……别离开我,我求你……”

    我听到她滑落到地上的声音,我想回头去看,想去搀扶她,可我的脚步像灌了铅一般无法回转。

    我忽然想起林峰那日所说过的话:“……爱情上不分对和错,其实当年如果我开始就接受你的表白,我们现在早已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其他的人都不会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现在,我们都是陷入在错误的生活里,我们只能自己来改变,自己来救赎自己的痛苦……”

    我咬紧底唇,绽放出一丝撕心裂肺的笑容,聂晓明,你只是他们生命里一个微不足道的过客,一个配角,一缕尘埃,你又何苦,再投身那熊熊燃烧的火焰里将自己幸福的生活烧毁,即使你毁灭了,形体消散化成了灰,也不会有人怜惜你,因为她从来没有爱过你,她的一切都是欺骗,是幻象,是虚空。

    我拔腿奔跑了起来,眼泪被我抛弃在了风里,往事啊,就像这流也流不完的泪水,一幕一幕,在我的脑海里闪现……

    请告诉我,要如何才可以失去记忆,我宁可失去记忆失去自己,也不要深陷这绝望的、看不到头的苦海里,像一叶浮萍那样孤苦无依地漂流到世界的尽头……

    转过弯,直到看不见咿呀了,我才无力地靠在墙上,像个女人一样痛苦的呜咽起来。

    咿呀,我爱你——再见。

    (2)

    那以后,咿呀仿佛彻底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喻蓉也从来不问我们那日究竟谈了一些什么。白天,我在奶茶店忙碌,中午喻蓉给我送饭,晚上下班以后她来奶茶店帮忙,一直忙活到夜里9点,我们再一起回家。

    我变得沉默寡言,许多时候我会忽然间发呆,喻蓉和我说话我也没有认真去听。我知道我的情绪影响了我们的生活,可是现在我无暇顾及别人的心情,我自己的一颗心碎得无处缝补,也不希望别人来碰触它,我只想将自己锁起来,让荏苒的时光抚平伤口……

    我根本没有察觉喻蓉的变化。

    那日,我一身疲惫地回到家里,看到喻蓉躺在床上,走上去问:“你今天没有去奶茶店帮忙,是不是病了?”我去摸她的额头,温度还好,放心了,走到衣柜前换衣。

    她却忽然间抽泣起来。

    我愣了,走到她面前,蹲下来:“出什么事了?”

    她的身子依然面对着内侧,良久,才幽幽地说:“你只摸了我的额头,却不知道我的脸上都是泪水。聂晓明,你究竟还要骗自己多久,还要骗我多久?”

    我无力地坐在床沿,替她盖上毯子:“对不起,我太累了,所以没有发现……”

    她猛地推开毯子,坐起来,瞪大眼盯着我,仿佛要挖掘我内心深处隐藏的秘密,她的眼睛又红又肿,显然已经哭了很久了,脸也变得浮肿起来。

    我有些心疼,抚摸着她脸上的泪水,她却大力甩开我的手,嘶哑着喉咙嚷着:“聂晓明,你如果不爱我,我求你放过我。”

    我垂下头,软弱地说:“我知道这段时间我的心情影响到了你……可是,我希望你能理解……我如果不爱一个人,怎么会跟她结婚?你给了我你的一切,我又怎么可以辜负你?”

    她悲哀地摇头:“你不是爱我,你只是因为责任心,你爱的是那个女人,你骗不了我。不管你多么恨她,可是你一看到她,你的眼里就有特别的光彩,而那种光彩,在你望着我的时候从来没有出现过。聂晓明,如果你放不下她,你应该去把她找回来……”

    我愤怒地吼着:“你给我闭嘴,从今以后,不许你再提那个女人。她已经死了,对于我来说她已经不复存在了。”

    我厌烦地挥挥手,站起来,怒气冲冲地冲到客厅里,躺在沙发上,呆滞的眼神盯着天花板。

    林咿呀,你已经离开了,为什么还要无处不在地影响我的生活呢?

    我听到脚步声,坐起来一看,只见喻蓉已经拿起行李走向门口。我急忙追了上去,拉住她的胳膊,柔声问:“好了,别生气了,都要结婚了,你还这么爱耍小性子吗?”

    她想推开我,却被我反手抱进怀里,脸贴在一起。过了许久,她才叹了口气,幽幽地说:“我该拿你怎么办?明知道你心里装的那个人不是我,我也无法走开……”

    我轻轻吻着她的额头,心里充满歉疚,喻蓉待我这么好,我却一直漠视她的付出,对她来说,我又何尝不是一个残忍的人?

    “我们结婚吧!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我向她许下了这句承诺。

    她无力地依偎在我的肩头,良久,方徐徐点了点头。

    夜色如水将我们包拥,我们依偎在一起,立在阳台上看万家灯火,此后我们的人生将紧紧缠绕,在这小小的屋檐下共度余生,我们会有寻常人都会有的喜怒哀乐,也会有我们共同的孩子,我们会一起漫步月下,也会共品一杯红酒,直到岁月将我们的黑发染成银色……

    所谓的爱情,不过是一件奢侈的消费品,随着青春的流逝,我们再也无激情可以去承担。

    杜康陪我选钻戒,他说:“我跟姐的日子订下来了,不如我们一起办了吧,这么多年的兄弟,不如一起结婚,更加热闹,也有纪念意义。”

    我看中了一款戒指,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对他的提议却不置可否:“我倒没有异议,不过我堂姐那个性,我怀疑她根本不会办婚宴,没准会邀你跟她环游四海,做对漂流的野鸳鸯,她啊,最讨厌世俗的那一套。”

    杜康说:“这钻戒的款式太古板了,喏,那枚不错。”他指了指宝笼下的另一款钻戒,我一看,的确,显得很洋气。还是这花花公子会选东西。

    杜康说:“蜜月旅行肯定是需要的,婚宴也是要办的,姐的脾气现在比以前好多了,被我给镇住了。男人嘛,说到底还是得找个自己镇得住的女人,我看喻蓉就被你镇得服服帖帖,比那个……”

    我打断了他的话:“就这枚吧!大小么,拿13号。”

    小姐笑容可掬地开着票据,墙上悬挂的电视屏幕在不停地跳跃:“……被誉为新小天后的林咿呀,近日对媒体透露,她有意淡出娱乐圈,打算去国外留学……”

    我怔住了,盯着屏幕看,耳朵里却乱糟糟的什么都听不进去,就连营业小姐将票据递给我,也没有发现。

    杜康叹了口气,替我接过票据,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哥们,结婚不是玩笑,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我这才如梦初醒,抢过票据,说:“谁把结婚当玩笑?”

    我机械地刷卡,埋单,脑子里却乱哄哄的,咿呀要出国了吗?离我越来越远,或许我们这一生都不会再见了……

    就像白天和黑夜,永远不会再有交汇的时候。

    我惨然微笑,命运真的是开了一个玩笑,既然不会有结局又何必开始?既然不会重逢又何必在人海里相遇?

    一切真的已经无法回头了吗?此后,我们只能相隔天涯,默默遗忘?

    我拿起戒指,对杜康说:“我想起来我还有点事情要去办,先闪了。”

    他没拦住我,骂骂咧咧地看着我大步跑远了……

    (3)

    我拿出手机,虽然我的号码已经换了,手机里也不再有咿呀的电话号码,可是她的号码我早已铭记在心里,永远不会忘记。

    我用颤抖的手,拨打了那些熟悉的数字,手机接通了,我听到一个娇柔而带着淡淡疲倦的声音:“喂,哪位……”

    我捏着手机,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口。

    咿呀又问了句:“哪位,不说我挂机了……”

    “是……我……”

    她显然也是愣了片刻,旋即带着欣喜的口吻试探地问:“是晓明吗?”

    我的鼻腔里弥漫着水汽,千言万语梗在咽喉不知从何说起,良久,方说:“……看了新闻,你打算出国留学了吗?”

    她轻轻地“嗯”了一声:“没有你,我对一切都不感兴趣了,我只想离开这里,越远越好……”

    “那些拍戏的合同不是早已签订了吗,能说走就走吗?”

    她半天无话,许久以后,才微微叹了口气:“是的,有些麻烦,也许会打官司吧……唉……晓明,我们还可以再见面吗?”

    我无言以对,再见,再见能说什么呢?已经各有各的生活了。

    “如果是因为我……希望你还是慎重,我知道你喜欢拍戏,这样做的后果也许以前的努力都白费了……”

    “晓明……我想见你……我有好多话想对你说……我求你再见我一次,好不好?你是爱我的,你在乎我,就像我爱你我在乎你一样,我们不要再彼此折磨了,你原谅我这一次,度过这一关,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难道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吗?”

    我站立的地方是在街角,面前的人来来往往,语声嘈杂,然而,此刻对于我来说,世界只存在一个声音:

    “难道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吗?”

    “难道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吗?”

    “难道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吗?”

    ……

    心里堆积着无数的怨无数的恨,在这一刻,因为这一句话,转眼间化为乌有,我就像一只鼓了许多气体的皮球一样,因为一个针孔,而全身疲沓了下来……

    ——我怎么会不想和你在一起?

    可是,我已经不能。

    我深吸一口气,对着手机说:“咿呀,我不能了,我要结婚了,我的肩膀上承载了对另外一个女人的责任……答应我,你以后要好好的,不管你在哪里,在谁的身边,你都要照顾好自己,要开心,要健康,要……按时吃饭,出门的时候小心车,胃痛的时候要吃药,遇到陌生男人要多留个心眼。忘了我,忘了我们曾有过的一切,你只要记得,你快乐了我就会快乐,你不好了我也会不好……我爱你,对不起……”我的声音越来越低沉,最后那句话也不知道她是否听见,我缓缓地挂了电话。

    默默地伫立在喧闹的街头,那瞬间,我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寂寞最伤感的人……

    阳光或许也因为我的心情而变得暗淡了,整个世界灰蒙蒙的一片,川流不息的人们,冷漠的面孔,茫茫的世间路,恍恍惚惚地,我已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忘记了自己寻寻觅觅的出口,我遗失了我的方向,也遗失了自己……

    http://www.kyxsw.org/book/179/179885/549707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kyxsw.org。快眼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kyxs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