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小说网 > 绝口不提我爱你 > 第十九章 来不及说声我爱你

第十九章 来不及说声我爱你

    (1)

    晚上,我坐在沙发上心神不宁,电视屏幕闪烁,正在播放一个哭哭啼啼的生活剧,喻蓉在我身边看得津津有味。

    我想起以前和咿呀在一起的日子,她从来不看电视剧,除开要研究演技以外才会看些影碟。她白天拍戏,晚上累了常常倒头就睡,或者非逮着我出去兜风。她很少那么安静下来陪伴着我……其实,她爱动的性格和我爱静的习性完全不一样,但是,天知道这一刻我有多么怀念那些被她闹被她骚扰的日子。

    看着身边的喻蓉,我羞耻地想,如果她是咿呀该有多好……

    想完了,更加觉得羞愧,不禁轻抚着喻蓉的手,让她靠近我一些。

    “怎么了,有什么心事?”喻蓉讶异地问。

    “没什么,就是想和你靠近一些嘛!瞧你,多不解风情。”我掩饰自己的内心,有些底气不足地回答。

    她却似笑非笑:“你平时可都不喜欢这样缠绵的……你呀,看上去单纯,其实也有古怪的一面。”

    我不好意思地笑笑,心想一辈子这么长,我能瞒她多久,喻蓉又是这样一个敏感的女孩,她难道真的察觉不了我其实还没有完全走出来吗?

    唉,我到底该怎么办?

    我的手机来了短消息,我打开一看,是咿呀的……我顿时后悔上午不该给她打那个电话,现在她知道我的号码了,我们还怎么断?

    短消息的内容让我更加吃惊:我在楼下,等你。

    我看看窗外,天空黑墨墨的一片,仿佛就快要下雨了,咿呀还是这么任性,做什么事情都不事先和人家商量。

    见我一副焦急的模样,喻蓉问:“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我想了想,避开她的目光,说:“那个,杜康他让我去他家,有点事情,他和我姐姐闹了点小意见,让我过去……劝劝……”

    喻蓉急了:“他们吵架了?那行,我和你一起去看看,劝劝他们,都要结婚了,怎么还像孩子一样吵架呢?”

    我慌了:“不不不,你休息吧,没什么大事的……我去就行了,人去多了反而不好谈心,你在家吧!”

    我拿起外套就出门了,喻蓉在身后说:“要下雨了,你要不要带伞?”

    “不用了,你在家吧!”

    我急忙逃了。

    一方面是内疚,另一方面却又有种如释重负般的轻松,想到咿呀就在楼下,我的心里又是担忧又是期待。

    走出公寓楼,才发现天空已经飘洒起小雨了,风吹在身上有些薄薄的凉意,我四下寻找咿呀,走到西边的小花坛边,一眼看到穿着单薄蓝衣的她,双手环抱自己,正站在草地上冷得浑身哆嗦呢!

    我距离她咫尺之远,却不敢迈出脚步,心里百感交集,既有怨恨也有心疼,还有深若烟波般的思念,这一刻我才明白,若此生和她永不再见,我必然不会再释怀。

    或许是有所感应,她察觉了我的目光,却没有多想什么,飞一般奔了过来,投入我的怀抱……

    她的身体纤细而娇柔,身上已经满是雨水,头发也湿漉漉的,全身不停地发抖,嘴唇也冻成了紫色。

    我心疼地抚摩着她的头发,将外套给她披上,轻声说:“这么冷的天,也不知道多穿件衣服。”

    她仰起头,眼里清凉如月,仿佛要把我看透:“我故意的,我就是想虐待自己,因为我觉得我对不起你,只有这样折磨自己,也许才可以减轻心里对你的那些歉疚……”

    我轻轻抬起她的下巴,深深凝视着她如水般透明清澈的眼眸,一声叹息在心底深深滚动:“咿呀……我该拿你怎么办?你告诉我,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雨越下越大,风从黑暗深处像藤蔓一样攀爬而出,四周一片沉寂,整个天地都显得如此萧索,可是因为彼此相拥的温度,我觉得这一刻就是天堂。

    咿呀说:“我订了后天的机票,想去云南旅游散心,你跟我一起去好吗?我们忘记一切,抛弃一切,让我们这一次只为自己而活,好不好?”

    我有多想立刻答应她,可是脑海里却掠过另外一张年轻而清秀的脸庞,我怎么能一走了之呢?此刻的我,早已不是自由身了啊!“咿呀……我不能,我,要和喻蓉结婚了,她给了我她的一切,我怎么能够辜负她,我答应了给她我的一生作为承诺,我不可以食言的……”

    咿呀的眸子盛满悲伤,她频频点头,将头深深埋进我的胸膛,仿佛寻求最后那一丝温存:“你结婚吧!你也可以选择忘记我,是我对不起你……哪怕你不再爱我,我也没有怨言……一切幸福都葬送在我自己的手里,是我的错……”

    我更紧一些地拥紧她,不让她看见我眼里绝望的悲伤,心犹如坠入到深不见底的黑海深处,茫茫然地找不到落脚处。“我怎么会不爱你,我即使不爱我自己了,我也不会不爱你。”

    “那我只求你,陪我去旅游好吗?回来以后,你去结婚,我不阻拦你……能和你在一起,多一天都是快乐的事情……好吗?”她的眼泪如清泉一般涌出,一颗一颗都打碎了我的心。

    我替她擦拭着那些眼泪,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就成了现在这样,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咿呀……如果我不对她负责,我就是一个不堪入目的男人,可是今生如果不能和你在一起,我这一生怎么度过?我不会快乐的,永远不会再快乐……咿呀,我顾不了别人了,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认为我负心,我也做不到欺骗我自己,我要和你在一起。”我伏下头去,吻住了她的嘴唇,那无数次浮现在梦里的我所深深想念的天堂,徐徐展开,给我一片柔软的湿润……

    她的唇开启,火热的唇腔任我肆掠,抵死缠绵,我们紧紧拥抱,仿佛要将彼此身体互相融化,我感觉她柔软的身体在我怀抱里微微地轻颤,犹如化成了一汪春水,将我窒息般地环绕……我宁可就这样泅渡在这汪春水里,也不要求得半刻的清醒。

    过了许久许久,我们才分开,天色越加暗淡了。我不舍地说:“咿呀,你回去吧,我明天会和喻蓉说清楚……不管什么样的代价,我都会给她补偿,只要能回到你身边,付出什么我都不在乎……后天我们再联系,从此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她深深地凝视着我,缓缓点头:“好,我相信你……就算我们失去了全世界,也要在一起。”

    我将她送上车,看着尾灯晃悠悠地渐渐融入到夜色中,这才渐渐有些清醒,我该怎么对喻蓉说?怎么说出分手两个字?这些日子,她照顾我,爱着我,迁就我,容忍我,给了我她全部的爱和一个女人最宝贵的贞洁,而我却要对她残忍地说“分手”。

    可是,我的心里,爱的是咿呀,我怎么可以欺骗她,就算欺骗一时我如何能欺骗她一生?谁也无法演戏一生啊!

    不乞求她的原谅,即使她要拿刀对准我的心窝,我也不能再欺骗她。

    没有想到,这一生里,我竟然也会成为一个负心汉。我在夜色里微微苦笑,感慨在这混乱的生活里我们是如此的身不由己。

    (2)

    步履沉缓地回到房间里,喻蓉竟然已经睡了。

    我洗了头发,正欲关机,才发现手机上什么时候有条未读的短信息,是杜康的:你是不是独自*了?你老婆来电话问我和晓丹是不是吵架了,说你来我家,我没有反应过来,你回家后想对策吧……

    我呆了,看来喻蓉已经知道我在撒谎了。她会不会质问我?

    可是,喻蓉侧身向内,已经睡着了。我替她盖好被子,缩身躺在她旁边,心里充满了深深的内疚。明天一定会是一个不平常的日子,无论将会面对什么,我也做好了准备。火热的爱已经蒙蔽了我所有的清醒和理智,为了咿呀,失去全世界我也不在所不惜。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喻蓉已经上班了,在餐桌上有做好了的早餐,我喜欢的煎得外焦内嫩的金黄色荷包蛋,火腿肠,还有一碗凉面。

    我还要欠她多少?

    我感觉我快要支撑不住了,她越多一分对我的好就是加重我的罪恶感一分。

    奶茶店的生意今日出奇的好,让我几乎没有时间来想事情。中午喻蓉送午饭来,嘈杂声里,也无法开口对她说分手的话。

    可是,那些话还是要说的,我决定,晚上一起回家的时候,在路上对她说。不管如何我都豁出去了。

    终于熬到了晚上8点,我们提前了一点关店。仿佛像有所预感,今天的喻蓉脸上挂着一副心事重重的表情。

    今天的天气依然不佳,黑沉沉的乌云压在头顶,空气沉闷,路灯十分幽暗,巴士像幽灵一样在马路上穿梭。我们默默地走在回家的路上,风卷着叶片盘旋着落在脚下。

    “喻蓉,我有话对你说。”我不敢看她,低着头轻声说。

    “是不是解释昨天晚上的事情?你没有去杜康家里吧?没事的,男人谁没有个私事,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只要你不夜不归宿我就不会生气的。”她淡淡地说着,补充一句:“我不信任你,还能信任谁呢?”

    “我……”我不知道如何接口,生活有时候就是这样残忍,最信赖的人也许正是背叛你的人。

    远远的,不知从何处飘来一股糖炒栗子的香味,清甜而诱人,闻者无不动心。

    喻蓉说:“记得上次你说过喜欢吃糖炒栗子,我请你吃吧!”她笑起来,眼角弯弯的,仿佛没有察觉到我对她感情的变化。

    我摇摇头:“还是我请你吃吧!”

    她却已经摆摆手,四处寻找,才发现糖炒栗子的摊贩摆在街的对面。

    “等等我!”她笑着对我说完这句话,就急急忙忙冲向了马路……她穿了件白色的风衣,裁剪得当的风衣将她的身材裹得恰到好处,她的曼妙身姿也吸引了许多人火辣辣的视线。

    买好了糖炒栗子,她在马路对面对我高高扬起手,脸上是满足的笑容,生活对于她来说,就是这样容易满足,而我,却即将要夺走她这最后一点点小小的满足感……

    她向我奔了过来……一道风迅速地刮过去,一缕头发遮住了我的眼睛,我还只来得及顺一顺头发,就只听到了一声巨响……

    一辆破破烂烂的沙土车从马路上疾驰而来,狠狠地撞向正在过斑马线的喻蓉,那白色的身影飞到了半空,像一片树叶一样轻飘飘地坠在了风里……

    我呆住了,全身血液都僵硬如泥,那一刻根本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毁灭,我想我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然而,周围的尖叫声、嘈杂声、奔跑声,迅速打断了我的臆想,已经失去了任何知觉的我也随着人流奔跑了起来……

    喻蓉静静地躺在地上,白色的风衣上溅了许多尘土和鲜血,糖炒栗子滚落一地,她的手里却还死死拽着装糖炒栗子的纸袋子……

    “喻蓉!”我疯了一样拨开人群,扑了上去,紧紧抱住她,她身上的血迅速浸透了我的衬衣,我惨然地一遍一遍地呼喊着:“喻蓉啊,喻蓉……天啦,我对不起你,你睁开眼啊,睁开眼……”

    仿佛是听到了我的呼唤,她艰难地睁开眼,脸上也已是血迹斑驳,她仔细地瞅着我,视线或许已经模糊不清了,良久才吃力地说:“来不及……做你的……妻子……”

    我死命地摇头,想起来那枚戒指,还在我的口袋里,急忙拿出来,不知是哭还是笑地说:“看……戒指都买好了……喻蓉……你别走,你要嫁给我做老婆的,答应我,别睡着了,别睡着了……救护车就来了,就来了,没有你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我将戒指套在她的无名指上,将手展示给她,她想要笑,那笑容刚刚在嘴角绽放出一丝光彩,旋即停滞了,迅速变成了虚无,眼神涣散了……她的手,在我的手心里,无力地垂落……

    我抱紧她,跪倒在地上,感觉那火热的身躯渐渐变得凉薄,撕心裂肺地哭喊声从我咽喉深处爆发,此刻窒息了整整一天的雨水从天空里哗啦啦落下来,仿佛也在痛悼一个洁白美好生命的消散……

    喻蓉,这是你恨我的方式吗?要让我因为你的离开而背负一生的罪恶吗?

    如果这是你沉默的报复,你做到了,你毁灭了我的全部。

    (3)

    在手机响起信号的瞬间,我接起电话,看了看号码……

    “晓明,别忘记了,今天9点40分的飞机!”咿呀在电话里欢快地说着。

    我沉默了片刻,轻声说:“对不起,咿呀,我不能去了,以后也不会去了。我和喻蓉结婚了,我不能娶你了,也不能再爱你了。你以后多多保重!”不等她回答,我便挂断了电话,关了机。

    我站在阳台上,俯视着脚下的大地,久违不见的阳光在云层后渐渐露出光芒。身后,我的房间里一片凌乱,再也没有一个可爱而勤快的女人来责怪我的随性,再也不会有一个女人替我煎金黄的荷包蛋、泡一杯热茶,再也不会出现一个像喻蓉那样默默付出一切却从来不求回报的女人出现在我的世界里……

    幸福总是在失去以后才能让人发现它的价值,快乐也总是在痛苦中才能让人感觉到它的短暂,爱和被爱是掌心里那交织起伏的生命线,断裂了,就再也无法续延……

    我只是后悔,直到喻蓉生命的最后,也来不及对她说声我爱你。从来我只会对她说“对不起”,而这三个表面彬彬有礼的字,却对一个女人来说有多么残忍。

    我冷冷地笑着,将手机从阳台上抛落了下去,银色的手机在僵硬的地面上摔得四分五裂,就像我迷离漂浮的爱情一样,在现实面前被*得粉碎如泡沫一般。

    http://www.kyxsw.org/book/179/179885/549707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kyxsw.org。快眼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kyxs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