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小说网 > 临道非仙 > 第三章

第三章

    下丁打开门,杨净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进了进去,与秦云云碰了个头。杨净理都没理,直接擦肩而过。

    四小姐的厢房是最偏僻的,在院子最西边的角落,左后是围墙,前面被假山石挡住,右边被秦影自己种上了桃树,只留了一条小径。还有一条石板路,直插在假山石之间。

    杨净最喜欢这个地方了,倒不是图个清静,只是她不喜欢做什么事都能被别人轻易看见。在那个世界,到处都是摄像头,已经违背了的初衷。

    四小姐的厢房很小,两室一厅,隔壁一个小厨房。厨房后面是茅房。在四小姐的房间里,开了一个巨大的窗子,可以尽收小桃林的景色。

    “鸣儿,过来帮我把这个床抬到窗子那。”

    “那违背风水啊。”

    “这你就不懂了,这和床原来的位置彻底相反,所谓物极必反,那还不是回到当初吗。”

    “好像有道理。”

    忙活了一半个时辰,杨净去了一套茅房,紧锁着眉头出来了。

    “鸣儿,哪里可以拿到铁锹推车这些工具?”

    “要问勤杂的下人们。”

    “你去帮我,我不方便。”

    不一会儿,鸣儿推着木车,带着铁锹来了。

    “小姐,你这是要干嘛?”

    “建茅房。”

    “啊?”

    “你那个的时候不溅屁屁?”

    鸣儿的脸唰的一下红透了。

    之后,两人去买了砖,请了木匠师傅,按照杨净设计的来建。三天之后,一个与二十一世纪初农村水泥厕所差不多的茅房建起来了。

    “哇,小姐,这也太聪明了吧!好干净。”

    “我也是借用别人的智慧。走,我们让人把原来的厕所埋了,在那种西瓜。“

    陈月坐在书桌前,拿着一本兵书在研究。

    “少爷,四小姐的厕所修好了。”

    “其他呢?”

    “还挺不错的,非常干净,比我们的茅房好多了。”

    “我是问你还有没有其他事。”

    “没有了。”

    “她可有一个人的时候,坐在那看什么东西或者很安静?”

    “这个,据属下所见,四小姐每天的作息都差不多。晚上半夜才睡,午时左右才起。前一两天还自己做饭来着,后来就交给那个丫鬟了。吃完饭就坐在那看木匠们建厕所。”

    “没有其他奇怪的了?”

    “倒是有一个,那个四小姐,经常偷袭她丫鬟的那个。”

    “哪个?”

    “这个。”探子不羞不臊的双手放在胸前。

    “……”

    “对了!她好像一直给那个丫鬟喝什么,但那丫鬟每次都感觉不情愿。更奇怪的事,今天,四小姐忘了给那个丫鬟喝,那个丫鬟倒是自己提醒了。之后,四小姐笑得有点……”

    “继续说。”

    “有点不怀好意。”

    “……”

    如此一来,半个月飞逝,下属什么也没有查到。陈月决定亲自去看看。

    凌晨,曙光还没显现,陈月就潜进秦府,来到了西边的小桃林。

    第一声鸡叫之后,鸣儿走了出来,站在门外,捏了捏自己的胸脯,嘴角扬起一丝笑意。

    “……”

    之后,鸣儿便一直在自己的房里没有出来。直到正午时分,丫鬟才出来,进了厨房,饭快熟了,丫鬟出来进了小姐的房。

    过了一会,四小姐的窗户被支起来,一个头发乱蓬睡眼惺忪的头出现在窗户那。那毛茸茸的头在那静止了好长一段时间。

    “小姐!”

    杨净把头探出窗外,对着厨房那边喊:“起来了起来了。”

    陈月看到,堂堂四小姐的胸脯以上,什么都没有,只有肩膀上两条细细的线。陈月除了觉得不雅,没有别样的情愫。他只种情于一个女人。

    杨净出来的时候,身上穿了一件青色纱袍,遮住了里面的不雅。

    吃饭的时候,鸣儿一直在唠叨。

    “小姐,你以后别这么晚睡,对身体不好。鸣儿看着小姐每天虚得很。”

    “虚什么虚,你才虚!我这是女子的阴柔。哎,不过也是没办法,习惯,一直改不过来。放心,我现在在改。但你知道姐为什么虚吗?”

    “为什么?”

    “缺男人,哈哈哈!”

    “……小姐,要是被下人们听到,或者老爷夫人们听到,你是要受罚的。”

    杨净非常清楚,尽管她不在乎这个世界赋予这个人物的约束,但她逃不了这个人物的命运。

    “哦,对了。最近府里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小姐,你具体一点。”

    “秦云云有没有掉进河里?”

    “嗯?”

    “让我想想……秦云云有没有被那些公子小姐们邀请去湖边赏荷?”

    “没有听说过。”

    “那你有没有听说陈月公子来过?除了中秋节?”

    “之后来过一次,不知为何。”

    “我知道了。还早还早。”不过,得为自己谋出路了。最起码,要保全鸣儿。

    “鸣儿,今天跟我去街上。”

    陈月躲在厨房窗户边上把对话听得一清二楚,眼神微眯,散发着危险的光。

    还早?这个六小姐在密谋着什么?

    两天后。

    “少爷,秦六小姐掉进水里了!”

    陈月赶紧放下书,骑马赶到了湖边,看到全身湿透的秦云云被贺炎抱在怀中。一股怒火在陈月心里燃烧,他捏紧拳头。忽然,他想到了什么。

    杨净最近从外面挑了一批精致的丝绸,由于自己针线活不过关,只能靠粗枝大叶的设计指挥鸣儿来做衣服。

    外面突然有人说话,还不止一个人。

    杨净出门看,正面撞上秦云云。

    “姐姐,陈公子邀请我们去湖心亭吃宴。明日我来邀姐姐一同前去。“

    “邀请我们俩?“

    “不是,还有其他哥哥姐姐和别家的公子小姐们。“

    “好呀好呀。“

    送走秦云云后,杨净想着送什么礼。这是她本人的习惯,碰上那种比较大的宴席,一定要送礼。

    “小姐以往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的。”

    “无聊怕了嘛。现在想通了,人生短暂,及时行乐。”

    第二天。

    一群人来到湖边,一艘豪华的大船早已经准备好。

    公子小姐们纷纷上去,最后才轮到杨净。

    “小姐,大船人满了。还请小姐乘旁边的小船过去。”站在船边招呼客人的仆人伸出手拦住了她们。

    “没事。”杨净笑笑,和鸣儿一起上了那艘普通的小船。

    杨净老远看见陈月,站起来挥手打招呼,喊道:“帅哥!陈帅哥!”

    鸣儿连忙拉住杨净的袖子,让她注意自己的身份。

    上了湖心亭,杨净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把一个长方形的木盒子递到了陈月的手里,小声道了句:“谢邀礼。”

    平平无奇的四小姐坐在了宴桌的最后。她接受,只要有吃的。

    “这同是一个爹生的,这秦六小姐和秦四小姐天壤之别啊。“一个肌肉玉雪的公子调侃道,“秦四小姐别生气啊,我只是说笑。”

    杨净挑了一下眉,毫不留情道:“你长得这么丑,有什么资格评判别人。”

    另外一个带了一头首饰的小姐阴阳怪气道:“诶,四小姐怎么经不住人家调侃。不过也是真话,这全城的女人都承认六小姐倾国倾城,四小姐莫非不承认?“

    杨净站起来道——不知道为什么,要说重要的话,一定要站起来,底气足。“首先,云云,接下来的话我不是针对你。第二,你这个女人带这么多头饰勾引谁呢?陈公子才不会看上你这个大头鬼!而且,人家心里有谁你不知道?全城的女人都知道吧。最后,我承认我跟云云长的不一样,但我不承认我比她丑。我他妈最美。你们不承认,是因为你们的审美还没达到某种境界。懂了吗?一群青少年。“

    秦云云见气氛不对,连忙说话:“四姐说的没错。没有女子不美的。“

    那个白的发光的男子立刻奉承:“六小姐果然知书达理。从前不知四小姐,今日算是见到了,也算知道了为何这城中没有四小姐的朋友。“

    “你说的没错。“杨净自己也承认了。

    陈月:“月亮出来了,大家边享受美食边欣赏美景吧。“

    杨净无心赏月,只想吃饭。她拿了一块糯米糕,给了鸣儿吃。这一切,都被陈月注视着。

    “四小姐,你这丫鬟长得倒是水灵啊。“一个长相还算可以眉毛上有颗痣的男子不怀好意的勾起嘴角。

    陈月善于拔草瞻风,普通人不放过。所以,他记得这个小人物。

    白匡,好色之徒。

    “我也觉得。“杨净道。

    白匡色迷迷的盯着鸣儿的胸脯,好像已经透过层层衣衫看到了天堂。“你这丫鬟,卖给我如何?“

    “滚。“

    “诶!秦影,我让你卖已经是够仁义的了,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杨净不说话,狠狠的盯着白匡。白匡双颊绯红,看样子有些上头。他见杨净眼神放肆,想不到区区一个废物小姐敢和他作对,于是下令:“给我抢过来!”

    跟在白匡后面的两个小斯立马上前,抓住了鸣儿。鸣儿剧烈挣扎着。

    “不听话?给我打!”

    杨净马上起身挡在鸣儿前面,被小斯踢倒了。杨净死死护住鸣儿,一声不吭。

    当杨净感觉筋骨要被踢断时,一个声音叫停了。

    是陈月。

    杨净缓了一会,之后被鸣儿扶了起来。

    她在想,如果现在用一把刀划开白匡的脸,他日后一定会找自己的麻烦。无所谓,反正不会死在他手上,最后还是会被男二杀掉。

    杨净冷静的朝陈月走去,在他身边道:“把我刚才送你的东西现在借我用一下。”

    陈月压根没有兴趣打开看,直接把木盒递给了杨净。杨净把手放在背后,朝着白匡走过去。靠近他时,匕首搁在了白匡的脖子那。

    白匡吓出一身冷汗,酒醒了。满座惊呼。

    “白匡,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死,要么让我在你仆人脸上划两刀。”

    “你去划他们他们!”

    “好。鸣儿,想想他们刚才怎么打我的。我感觉骨头要断了。你来划,多大的力道,由你决定。”

    怕白匡反悔,杨净还是挟持着他,让鸣儿动手。

    鸣儿从怀里拿出一把簪子,这也是杨净送给她的。因为太贵重,仆人不能带,就一直带在身上。

    鸣儿恨不得把这两个人弄得面目全非,但她又下不去手。为了小姐,得果断一点。

    “啊!!!”

    一声惨叫过后,小斯脸上才划了一个小痕。

    杨净:“别人打我你就这点怒火?”

    “不是!若是可以,我恨不得——可是,小姐,我不敢……”

    “好吧,看在鸣儿的份上,就饶过你们。”

    杨净放开白匡,道:“陈公子,这个宴席我们也没办法参加了。走之前,我告诉你一件事。请你与我去船上说。”

    那个满头头饰的女人阻止道:“怎么,你也想趁陈公子不注意的时候用刀威胁他吗?秦影,你太狠毒了。”

    “嘴那么臭,回家刷牙去吧。”

    陈月答应与杨净去船上聊。他倒要看看,这四小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陈月,知道为什么我知道你所做过的事吗?”

    “说。”

    “两年前,我忽然发现,自己的有些梦能实现。我早就梦见了那个白匡会玷污秦云云。至于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至于你相不相信,我也不管。而且,我知道你之后会派人跟踪我调查我。”

    杨净不知道,她已经被跟踪调查了。

    “还有。这个香囊还给你,你送给她。待这个香囊被她丢在你面前时,就是你杀我的时候。别诧异,这也是我梦见的。”

    陈月接过香囊,道:“说完了就走吧。“

    “等会。“

    “嗯?“

    “你太帅了,让我多看一会,身上就不那么疼了。“

    少时,杨净一瘸一拐的下船,然后和鸣儿乘着小船回去了。陈月看着那个纤细的背影,越发觉得这个四小姐迷雾重重……

    http://www.kyxsw.org/book/180/180310/551010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kyxsw.org。快眼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kyxs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