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小说网 > 临道非仙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我高兴。”

    藏着冰珠的地方原来是从十八层地狱复制上来的苦情地狱,偷盗它的人都是魔族的人,冰珠的主人认为魔道的人没有情,苦情地狱对他们没有用,于是用湖水做掩盖,还去借了捆魔鞭放在此处。神仙过不了情,妖魔逃不出鞭,这冰珠只属有缘人。

    一昼夜之后,池鱼拿着冰珠完好无损的回来了。

    “主人!你有没有受伤。”

    池鱼摇摇头,目光全在顾渊身上。

    顾渊觉得有点难为情,二话不说拿着冰珠就走了。

    “这冰珠这么这么冻人?那人怎么能若无其事的拿着?”顾渊将冰珠用火绒棉包裹了起来。

    一尊两米多高四米多宽的炉鼎悬浮在空中,下面是一个阵法。一个头上长了两只兔耳朵的男子蹲在旁边啃胡萝卜。

    “回来啦。”

    “你一天要吃多少胡萝卜。快去把这颗珠子让她服下。”

    “你为什么自己不给她喂?”

    “给你一个接近女色的机会。”

    “我不要。那颗珠子太冷了,我受不了。”

    顾渊翻了一个白眼,还是亲自上手,然后将人丢进了炉鼎。

    “快点启动法阵。”

    “哦。神为之长,心为之舍,五龙起!”

    法阵涌出蓝色的火焰,金木水火土五行龙盘踞在炉鼎上端。

    炉鼎里,一声痛苦的惨叫震颤云霄。

    白草折,积雪浮云端。有一人,倚于木门边。有美人兮,初见不喜,今不见兮,思之若狂。北风卷起,大雪纷飞。人不敢走,期盼风雪夜归人。

    “呼呼——”

    狐裘不暖,那人的嘴唇发紫,睫毛已经斑白。

    约莫半个时辰,风雪中塑造出一个人形来。这人先是一喜,接着又暗淡下去,可那眼神里还带着些不明所以的光来。

    “主人,没有查到四小姐踪迹。”甲子心里万般肯定,四小姐已经死了。如果是个活人,不可能这么短时间消失不见。都两年入,活人也是死人。

    “活要见人。”陈月不忍心说出后面半句。

    “主人,数属下恕难从命了!”甲子扑通一下跪在地上,悲腔道:“这两年您茶不思饭不想,都瘦脱形了。一个月前染上了风寒现在还没好。四小姐已经不在了,您别执拗下去了!”主人已经两年没有回去了,一直待在横山这间小院子里。

    “我不信。她一定是被什么人救走了。她家丫鬟看到了。你不用查了,我自己去。”

    陈月一脸平静。

    这两年来,他整日整夜的睡不着,一闭眼,全是那人的样子。那人不着调的笑,说些无赖流氓的话,还有做些旁人看不懂的事。不知道为什么,那人这么爱笑,一笑起来就停不下来,带着旁边的人也无缘无故嬉闹起来……

    从前他不信鬼神的。现在每天把希冀寄托在这份上。那丫鬟都说小姐是凭空消失。怎么会有人凭空消失呢。纵使是甲子这样轻功登峰造极的人,也不可能站在原地突然不见。他相信,是有神仙不忍心这么爱笑的姑娘消失,出手救下来了。

    会不会,那神仙看上了她,不将她还回来?

    这么一想,陈月心里不是滋味。突然转念一想,自己这是走火入魔了啊。

    两年了,秦影,你到底去了哪里……

    寒灯思旧事,断雁警愁眠。

    白汽尾巴还没从唇齿间出来,身首已经和这冬日的寒气同归于尽了。

    红红耷拉着两只兔耳朵在外面堆雪人,看见穿着极其单薄的顾渊从屋子里出来。

    “你这穿的是怎么东西,布料这么少。还有……”顾渊竟然穿这么粉的裙子。

    “你懂什么。”顾渊一个白眼。这件裙子穿着睡觉真的太舒服了。

    “你不冷吗?”

    “我有真气护体。”

    “这也不好,寒气终归是寒气,无孔不入。你每天这样,会得病的。”

    “嘴怎么这么碎。你几时看见我白天穿了。我只是穿着睡觉。”

    “哦。”

    顾渊手一划,换了一身衣服。外面披着火红色的斗篷。

    “你这堆的是谁?”

    只见面前是一个男子,轮廓坚毅,五官深邃,虽然是雪做的,但还是有模有样。顾渊夸奖道:“你小子不错,手艺这么好!”

    “你不认识这个人吗?”红红盯着顾渊看,脸上透着点紧张,却又不是。

    顾渊完全没有注意红红的眼神,只顾看着雪雕。“我怎么认识?咋啦,是你心上人?”

    “我才看不上这个丑八怪!”说完,一脚踢飞了雪人的头,气鼓鼓的走了。

    顾渊觉得莫名其妙,当下也没有多想,径直去了对面的屋子。

    “还不起来!”她自己明明也才起床。

    “让我躺会。”

    床上的人蒙着被子,说话的尾音拖得很长,很懒散。

    “快起来,跟我一块下山。”

    “我疼死了,走不动。”

    顾渊一手将被子掀开,床上的人猛的坐起要抢被子。

    看见了这人的全身,顾渊心里有点得意。就像一个木雕师傅看着自己亲手打造的雕像,半分得意半分欣喜。

    “你都在床上躺了两年多了,该出去历练了。”

    想当初按照这个人灵魂的样子将她的肉身刻画出来,费了她多少心血。第一年这人便跟活死尸一样,整日躺在床上,靠她去山间吸收灵气给她灌养,才长出五脏六腑全身脉络的。等这个人能睁开眼说话,还要给她筑基。一个宿命里注定是凡人的人没有任何修仙化魔的资质,况且这人还是重塑筋骨,身体里赤条条什么气也没有。虽然如此,她顾渊也只是出了力,而那个人却要承受千锤百炼的痛苦。第二年里,这人就要承受如同被人拆散的痛,然后又承受着像被融化的铁一样一边接受着烈火的烤,一边被坚硬府锤子塑造的疼。

    这是锥心的疼,不知道这人怎么忍受一年的。

    “能不能等到夏天啊,我最怕冷了。”

    “不行。杨净,你今天不起也得起。”

    这名叫杨净的女子,是在凡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的秦四小姐秦影。可对于她自己来说,是做回了真正的自己。

    她极大不情愿的起来,走到镜子前梳洗。现在还不能像顾渊一样手一划就熨帖了,她只是个有底子的人,还没有任何实力。说白了,就是个长了嘴巴可以吃饭的人,但没有饭吃。

    妈的,疼死了。虽然这疼与日俱减,但还是疼啊。她最怕疼了。

    顾渊造的镜子,能将人的面貌清晰展现出来。

    柳叶眉,瑞凤眼,稍挺的鼻梁,略微丰满的嘴唇,雪白的肌肤,一张鹅蛋脸。这是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啦!虽然秦四小姐更漂亮一些。秦四小姐的眼睛要比自己大一点,脸比自己小一些。

    不管怎样,老娘天下第一美!

    准备完毕,杨净才问本该早就问的疑惑。“顾渊,为什么我们要去凡间啊?”

    “凡间是最适合筑基和锻炼的。”

    “哦。”

    “你难道一点也不想你的丫鬟和那个男人吗?”

    杨净眼里没有一丝情感,“有什么好怀念的,都是命运使然。从今往后,我和他们又不是一路人。你不是说了,我们不能去破坏凡人的宿命。”

    “够冷血,我喜欢。”顾渊满意的笑道。

    其实顾渊此次去凡间,要找一样东西。现在妖魔仙三界都在寻找,一个可以改变三界的宝物。

    这宝物奇怪得很,不是特定的物品。它在特定的时候出现,也不知道什么模样,只知道那东西生于凡间。

    既然这样神秘,怎么知道它何时出现。她不晓,也不在意,她只是替别人办事而已。

    山路间,有三个人行于之间。一个是个紫衣姑娘,长得一副天仙外皮,气质打扮却邪魅得很。另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手上拿着一盒梅子,核不是吐在那紫衣姑娘身上就是吐在旁边的十七八岁的少年身上。那少年只能的脸上顶着一双红红的眼眶,跟大哭了一场似的。

    “他妈的,杨净,信不信我把你舌头拔下来!”

    杨净跟没有听到这句话似的,说起了别话。“我们是魔,为什么不用魔法移动,为什么要走?”

    “这就是历练,笨。”红红嫌弃道。

    “那要是有人真要伤我们呢?”

    “随便杀。”顾渊道。

    “嗯?”

    红红:“我们是妖魔,又不是神仙。”

    “哦。”

    赶了十几日的山路,三人终于进了城。

    “蓉城。”杨净读出城墙上的牌匾,心道蓉城不是成都的古名嘛。

    进了客栈,顾渊红红二人就去了街上,一点车途劳顿的感觉都没有。她几乎气若游丝了,碰到床就躺在上面,睡死。

    等睡醒后,外面一片残黄。

    出去走走吧。

    夕阳下,所有铺子跟镀了一层金似的,有一种时光停滞的错觉。傍晚的风轻轻扶起发丝,轻松欢愉后,孤独上心头。

    这不是想要热闹的孤独,也不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孤独,这是空的孤独。

    她走着走着,慢慢抬起眼,想看一眼夕阳。

    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那人背对着夕阳,整个人如画一般,浓墨重彩也掩盖不了的悲伤。

    陈月万万没想到,自己只是漫无目的的走走,却碰到了她。

    “秦……”眼睛肿胀,鼻腔酸涩,那人的名字还未唤出来,又憋了回去。

    这人很像秦影,但不是。那人直接从自己身旁走过,一点停顿都没有,足足可以证明。

    http://www.kyxsw.org/book/180/180310/551010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kyxsw.org。快眼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kyxs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