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小说网 > 临道非仙 > 第五十九章 依恋

第五十九章 依恋

    “这么想她?”

    “没有啊,我刚刚确实看见了她,我下去看看。”

    “我同你一起。”

    二人在楼下找了找,没有见到木郎。

    “奇怪,刚刚明明看见她了。”

    陈月大手抚上她的额头,“发烧出幻觉了?”

    “不可能。”

    杨净心道:绝对不可能看错,当时木郎还朝我笑了。

    狂醉的天仙将白云揉碎,云缝挤出来的蓝,比万里无云时更加透彻。

    二人看完戏乏了,找了一间小客栈。

    店小二看看两人,琢磨了一会,问:

    “二位客官,要几间房?”

    “一间。”

    “两间。”

    杨净再次发话:“两间。”

    入房,陈月也跟着进来。

    “我们都有夫妻之实,为何要分房睡?”

    “那是在人间,不算数。”

    “不行。”

    “不行,你师傅说了,日后你是要成仙的。这种事情,等你成仙了再说吧,现在影响很大。”

    “谁说的?”

    “你没看过话本吗?”

    陈月摇摇头。

    “反正就是会影响你的仙途,不信你问你师傅。”

    “我想抱着你,不做别的。”

    “孩子,”她给了他一个和善的笑容:“我会。”

    杨净将人推了出去,躺在床上又半天睡不着,脑子里都是些有颜色的画面。

    哎呀,烦死了!

    她将窗户打开,恰好飞进来一个赤影。

    “木郎,真的是你!”

    “我来看看你。”

    杨净走近她,看了看她的脸,心里很欢喜。

    “吃饭没有?”

    “没有。”

    “想吃什么,我给你买。”

    “好。”

    “我去跟陈月说一声哦~”

    坐在床上的陈月,一本正经的在提升修为,听到外面有人敲门,嘴角扬起一丝微笑,以为某人控制不住来找自己。

    他赶紧将衣衫弄乱,露出结实的胸膛,肩膀那挂着摇摇欲坠的衣领,整个人侧躺在床上。

    啪,他打了一个响指,开了木栓。

    “进来。”

    “月——你……”

    “怎么了……”

    陈月声线慵懒,装作刚在睡觉的样子,双眼迷离。

    “衣服乱了,我帮你整一整。”

    一双手贴到他的胸膛,摸来摸去,就是不见一下整理。

    “鼻血流出来了。”

    “不要紧。”

    陈月叹了一口气,自己拉好衣服,掏出手绢替她轻轻擦拭。

    “找我什么事?”

    杨净吞了吞口水,跑到门口,匆匆一句:

    “木郎来了,我和她出去玩一会。”

    说完,跑了出去。

    又是那只狐狸……

    陈月跟在二人身后,一直观察狐狸。他心里有一种直觉,这狐狸居心叵测。

    杨净拉着木郎,逛东逛西,给她买了一大堆好吃的好玩的。

    “够了,你哪有这么多钱。”

    “别怕,我有钱!”

    这句话超大声,周围安静下来,看着杨净。

    接下来,走一段路就有人撞她一下,腰上的钱袋不翼而飞,后又不翼飞回来了。

    华灯初上,木郎送杨净回到客栈,拿着一堆东西离开。

    杨净推开房门,见陈月坐在那里等她。

    “我回来啦。”

    “嗯。玩得开心吗?”

    “嗯。”

    “你最近和狐、木郎走得很近。”

    “她人超好,超级温柔。而且我和她好像蛮有缘分的,这几天总能碰见她。”

    “是机缘巧合还是有意为之,你细想没有。”

    “哎呀~”杨净将脸贴在陈月脸上,撒娇道:“我知道你担心我啦,可我身上又没有让她觊觎的。其实,我没有朋友,木郎是我在这里第一位朋友。”

    “柳叔顾渊他们不是?”

    “他们更像亲人。”

    “总之,你和她在一起时要留给心眼,知道吗?”

    “收到!”

    杨净向陈月行了个波兰军礼,成功将那严肃的面孔逗笑。

    “还有,柳叔他们是亲人,我呢?”

    陈月无比期待的看着她。

    “柳叔没了,我会心伤,你没了我会心死。”

    杨净在心里给了自己几个大嘴巴子,呕吐了十几次。她也不想说出口,但是陈月好像特别爱听这些话……

    “你就会说些甜言糊弄我……”

    他害羞的转过去,脱下外褂。

    “睡觉吧。”

    “不是说好了嘛?”

    “话本里也是编的,没有根据。”

    “好,那我们现在来问你师傅。”

    口袋里的传声器在发光,兰芽欣喜的掏出来,听到是杨净的声音,脸如墙上的烂泥瞬间垮下。

    “干嘛,小魔女。”

    “老头子,我问你,我要是和你徒儿那什么,有什么影响吗?”

    “混账!休动我徒儿,我不会放过你的!”

    “师傅,我没事,您告诉我们吧。”

    兰芽气得手发抖,一定是这魔女勾引自己的好徒儿。

    有净老实忠厚,现在正是情陷之时,做师父的切不能操之过急,更不能大动干戈,否则最后损失最大的是徒儿。

    他仔细斟酌了一会,道:“为师知道你们年轻人年轻气盛,但你二人不是普通的凡人,更何况一个是魔一个是仙。不说小魔女会破坏你的仙格,你也会让小魔女身体招到反噬。若是你修为比她高,她会耗尽元气归西。”

    兰芽心里正在得意自己想的这个万全之策,小弟子传甲光来拜访。

    他关闭了传声器,翘起二郎腿,徐徐道:

    “传他进来。”

    “没睡醒吗?眼睛睁不开?”

    “看什么人用什么眼。”

    “今日我不与你斗嘴,你收到请帖没有?”

    “什么请帖?”

    “凤凰泉斗法大赛。”

    “半夏!”兰芽一拍桌子,准备拿出做师尊的威严,训一训这些不得力的弟子。“凤凰泉的请帖呢?”

    “师尊,不是你让我收起来吗?”

    “为何不交到我手上!”

    “我交了,还让您看,你当时在看话本,让我别烦您。”

    “……额……一定是你话没有说清楚,为师就不责怪你了,下去吧。”

    甲光捋了捋胡须,笑道:“现在知道了,准备派谁去?”

    “参赛名额有几个?”

    甲光抬起双臂,两大掌张着放在两颊边。

    甲光的眼睛很大,跟铜铃一般,下颚很宽,这个翻姿态,让兰芽想到了青蛙。

    “噗嗤——”

    “你笑什么?”

    “没什么,十个?以往不是嫌人太多,他们经费不足,只给五个名额吗?”

    “这你就不知道吧……别天天看话本,还是多出去走走。凤凰泉这些年出了不少出类拔萃的人才,急着向我们炫耀呢。最后的奖品被自己家人拿走,不吃亏。这次,凤凰泉那些人算盘打的啪啪作响。”

    “看来,我只能派出爱徒有净。”

    “装什么深沉,你就一个徒弟可派。”

    “你呢,那么多徒弟,总不剩下九个名额都给你吧。”

    “我要这么做,其他长老会同意?正好有五位长老,一人派出两个。”

    “那不少了一个?”

    “唉,所以只有我勉为其难帮你多出一个咯。”

    “不要!我有人选。”

    癞蛤蟆上蒸笼——甲光气鼓气胀的甩袖而去。

    红红传信让杨净赶快回来,第二日她就回来了。

    “什么事什么事?”

    “信上不是说了吗?”

    陈月:“你怎么能把信传给她呢?”

    “为什么?”

    “不是一笔一划的楷体字她不认识。”

    “我哪知道!我这字也不是那么潦草啊。我去,那她怎么认识自己的字。”红红回想起杨净的笔迹,可以看出写字的人自我感觉良好,但笔下的字被风吹斜了一样。

    “隔了两天给她看,她自己也不认识了。”

    陈月摇摇头,心想这人怎么迷糊得这么可爱啊……

    柳色新正好过来,听到谈话,疑惑道:

    “不啊,小妮子的字写的很好看。”

    杨净一惊,赶紧转移话题。

    “快说说什么事吧!”

    “顾渊去昆仑取龙珠了。”

    “所以呢?”

    “那里万分危险,她还不要我跟。就算我跟去,以我二人也很难出来,那里的龙有万年修为。也不知道她哪里得知的,这可是只有很老的妖魔才知道的秘密。”

    “那还不快去!”

    陈月:“我从古书上阅过,那里天寒地冻,大家先回去准备一些防寒的用品。我去师傅那瞧一瞧有没有能用的法器。”

    杨净在挑选法器时,木郎出现了。

    “去哪?”

    “帮顾渊。”

    “别去?”

    “嗯?为什么?”

    “一定要去?”

    “这就是朋友呀。”

    杨净冲她笑了笑。

    再看一眼,人就没了。

    她没多想,将一大堆衣物放入储物境,跑到山门与大家集合。

    五人一块下山。

    “木郎!”

    杨净放开挽着鸣儿的手,笑着跑到木郎那边,挽起她的胳膊。

    鸣儿脸色变了变,看向木郎的目光不再友善。

    柳色新学着杨净兴奋的模样:“木郎~不知道的还以为叫郎君呢。”

    “我与你一起。”

    “真的吗,你怎么这么好!”

    红红道:“她们俩什么时候这么亲密了。”

    六人马不停蹄的飞往昆仑,落地歇息之时,杨净采了一朵蓝色的小花,戴在木郎的头上。

    “真好看。”

    陈月看得不是滋味,瞥一眼旁边的鸣儿,也是一脸不悦,手指甲都快插进肉里了。

    这木郎男生女相,可毕竟是女子,他不好从中作妖,于是道:

    “杨净说,木郎是她最好的朋友。”

    柳叔:“那我们呢?”

    “不知。她确实很喜欢这位朋友,一直在我耳边说她有多好多好。”

    旁边的人再也压抑不住,朝那边走过去。

    柳色新:“有好戏看咯。”

    鸣儿也采了一朵花,替杨净带上。

    “小姐,你把这花都衬美了。你都飞了一天,还被人拉着戏耍,别人不心疼,鸣儿很心疼。”

    “没事,我不累,你去那休息吧。”

    木郎道:“那就去那休息一下吧。”

    “你累了啊,好呀,我们去那休息。”

    杨净朝这边走来,陈月以为她要挨着自己坐,朝旁边挪了挪,碰到了红红。

    “贴这么近干嘛?”

    陈月暗地掐了红红一把:“滚。”

    红红变成小兔子跑到鸣儿那求抱,被一脚踢开,就那样四仰八叉的躺在那,也不想动了。

    人从面前走过,挨着木郎坐下。

    鸣儿也挨着坐下。

    “小姐,你靠我肩上,睡会吧。”

    “嗯。”

    木郎看着鸣儿,对她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那笑阴森瘆人,后者锁住眉头,目光交接之处,火星四溅。

    柳色新看着阴沉的天空,道:“要下雨了,咱们快走吧。”

    飞了近一个月,六人到达昆仑山脚下,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从半山腰掉了下来,红红眼疾手快飞过去,接住了。

    “你怎么来了?”

    “下次做决定能不能和我们一起,大家都很担心你。”

    在这冰风呼啸中,这句话让顾渊心底温暖起来。

    “好啦好啦,别哭,下次一定。”

    难得的温柔细语。

    这一瞬间,红红想起了哥哥。

    “哥……谁哭了,兔子的眼睛本就是红红的。”

    顾渊将几人带到山洞,几人围着篝火成圈。

    鸣儿在后面帮杨净一件一件的加衣服。

    “废物,穿这么多不累吗?”

    “我怕冷你又不是不知道。”

    杨净慢吞吞的走过来,不出意外的靠着木郎。

    木郎将烤好的玉米先陈月一步给她。

    “你真好。”

    杨净对着她贴了贴脸,撒娇道。

    这一幕,让顾渊皱起了眉头,其他人这才发现不对劲之处。

    http://www.kyxsw.org/book/180/180310/551932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kyxsw.org。快眼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kyxs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