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小说网 > 临道非仙 > 第六十二章

第六十二章

    杨净眼中流散出黑色的煞气,眉间凝聚着若有若无的杀意。

    “你叫什么名字?”

    “赢过吾再问吾的名号吧,不过你没有这个机会。”

    银龙无影步上前,带着金色的光芒,以排山倒海之势压迫杨净。后者迅速凌空,倒转身姿,化作利剑朝银龙头顶刺去。银龙一掌承接住这浩浩荡荡的一掌,双掌接触之处,爆裂开强劲的气息,波及整座山。

    天空忽明忽暗,风雪骤停。

    忽然,雪花倒流,包裹住杨净,将她冰封于寒冰之内。

    银龙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嘲讽的抬眼一看,一惊。

    雄浑的火舌竟从穿冰而出,一口将冰块吞下,露出杨净全身。

    银龙发觉,这人功力在增长……

    这下,他看向那黑色的眼瞳,竟有些恐惧的意味。

    红红:“杨净变得好厉害啊。”

    鸣儿:“这不像小姐……”

    陈月看着远处与银龙平分上下的人,脸色凝重。

    哄!

    昆仑坚硬的山壁被甩出的杨净砸了一个坑,碎石滚落。

    陈月和鸣儿欲出手,被顾渊阻止。

    “别着急,再看看她能发挥到什么地步。”

    不得不说,杨净今日的表现让她大开眼界,虽然被震惊到。

    杨净从天而降,挡住朝脖颈扼命的手臂,接着一拳轰出,炙热的火焰将二人笼罩。

    银龙在地上划出几十米,原地调整了一丝气息,心道小看这个人了。

    他立于原地,一条巨大的龙影盘在他身后。

    一条巨龙长大嘴巴,露出尖利的牙齿朝自己冲来。杨净将全部的气力聚集在双臂上,两臂迸发出雄浑的火焰。

    巨大的龙吟搅乱风雪,迷乱所有人的视线。

    几人正在担心,从一片红白交杂的光幕中,只见杨净缓缓升空,对站在原地的银龙嘲讽道:

    “交出龙珠,不杀你。”

    银龙小看了对手,面对这样的惨败,犹如被拔掉逆鳞般羞耻。他仔细观察杨净,眼见她双臂上的火焰转为蓝色,若影若现出白色的骨头。

    那火焰,好像在以她的身躯为燃料,有蔓延之势。

    银龙冷着脸,“什么龙珠?”

    “作为一条龙没有龙珠?”

    “道听途说,吾可没有什么龙珠。”

    “休想糊弄我,那就让我破开你的肚子取吧!”

    风一吹,杨净的左脚也变成骷髅,被蓝色火焰包裹住。

    顾渊:“不好,她的气息远远超过魔气了……”

    鸣儿:“那是什么?”

    “更像地狱爬出的恶鬼。”

    木郎站在他们身后,阴森森一句。

    陈月:“这样下去她会有危险。”

    这句话让几人回忆起玉团团那件事,也许,那日杨净疯魔与蚊子没有太大关系。或者说,蚊毒只是给了她一个发作的契机……

    看她今日这气势,比那日更加强势。

    轰隆隆!

    雷鸣震耳欲聋,银龙往天上一看,一个巨大的云旋涡正在搅动。

    狂风肆虐,一道闪电劈下。

    破碎的寒光在眼前闪过,万幸他躲了过去,却被直冲过来宛如一条蓝龙的火焰击中。

    陈月:“不能再等了,要去阻止她。”

    话音刚落,受伤的银龙为保命,瞬移到顾渊他们身后,携住陈月。

    杨净猛的飞过来,在离那张脸咫尺之距停下。

    “你以为这样就能威胁我了?”

    陈月问她:“我是谁?”

    白爪搭在陈月的左肩,那衣衫瞬时融化,冒出青烟。

    他看见那张脸闪了一下,是白骨。

    她朝他慢慢裂开嘴,肉脸与骷髅重叠一起,凑到他耳边道:

    “陈月。”

    陈月觉得刚刚那张笑脸恐怖至极,看不出一点杨净的影子,仿佛她被夺舍,身体里住着恶鬼……

    趁银龙不注意,杨净将陈月往旁边一甩,又一掌劈向银龙。

    毕竟是万年修为的银龙,比其他几人更能感受到杨净的变化。

    他告诫道:“你们还不阻止,等她完全失去理智,你们就得跟吾陪葬了!”

    风起云涌,天地变色。

    肩膀隐隐作痛,一看,那里被烫掉一块皮。

    她知道是我,竟然这样对我……

    他知道她身体里还有一个人,刚刚是另外一个人吗?可无论是与否,都让他心尖滴血!

    也许,就是她,只是她没那么喜欢我,所以到了关头,为不顾及自己的生命将自己舍去……

    陈月红了眼眶。凛冽之地,这唯一的暖流,竟烫得他视线模糊,喉咙干涩。

    杨净完全失去理智,被顾渊他们围在圈子里打斗。

    她将手中的一团黑气朝鸣儿扔去,鸣儿之间震荡真气将它化解。

    “小姐,我是鸣儿!”

    又是那犹如恶鬼从地狱的烈火中爬出来时露出的笑容。

    “我知道是你~”

    她抬起手,一团蓝色的火凝聚在头顶。

    弯膝,往地上一砸,想活活烧死他们。一个黑影跳过来,手中的白光如泉水喷涌,将快要蔓延开的火焰抵消。

    陈月拔出剑,直冲苍天。

    鸣儿:“你要动真格?”

    红红:“不动真格我们就小命不保啦!”

    顾渊瞥见一旁的木郎,从刚才起就一直注意她。

    这只狐狸,一直都没有动手。

    “为何不阻拦?”

    “她是我唯一的朋友,我不想伤她。”

    陈月冷笑一声:“哼,朋友。”

    刚刚掏出圈子的杨净朝他们一步一步走来,背后扬起灰烬。

    银龙:“她的身子在化为灰烬,自己把自己烧死,吾第一次见。”

    顾渊回头冷冷的看着木郎:

    “听到了吗?再不阻止,你唯一的朋友就成一堆灰了。”

    木郎大惊,瞳孔变大。

    打斗再起,寒光剑影,魔气、仙气、龙气、妖气四气与忽红忽蓝的火焰碰撞,留下伤与血。

    木郎不似刚才,竭尽全力想压制杨净。

    一人对六人,捉襟见肘,终于被受了重伤,倒在地上。

    而其他几人,也骨断筋折,气喘吁吁。

    哗啦啦,寒风将不败的旗帜吹得飘摇作响。

    杨净缓缓爬起,站稳后,朝着站在最前端的木郎冲去。

    风驰电掣之间,木郎化作巨大的狐狸,身后长出了九条尾巴。

    九尾!

    “你竟然是九尾狐!”红红大惊。他以为她只是一只普通的狐狸。

    九尾现世,功力大增。

    杨净与木郎斗个你死我活,随着她越来愈多的地方失去肉身,功力越来越强。

    千钧一发之际,杨净留了一个分身在木郎眼前,瞬移到她的背后。

    “我在这呢,小狐狸~”

    木郎惊恐的转过身,一双尖利的指骨停在她心脏的位置。

    “啊……”

    那双白骨颤抖着收回,捂住心脏。

    好疼,犹如千刀扎进心窝。

    杨净跪倒在地,捂住胸口,呻吟不断。

    “啊!”

    她仰天一啸,低头吐了一口血。她的全身,正在加速燃尽,手脚开始透明。

    “不好,她要消失了!”红红大喊。

    木郎跪倒,看着杨净这样痛苦,她也心如刀割。

    是药的作用,还是自己真的在心疼……

    她哭着,嘴里喃喃:“不要离开我……”

    “不要离开我……”

    慌乱之际,陈月将真气灌入杨净体内,没有任何作用。

    看着杨净快要消失,陈月如被抽了魂魄,跪倒在地。

    她很痛苦,他能感觉到。

    所有人都能感觉到……

    那一声声痛苦的嚎叫刺破他们的心脏,疼到扭曲。

    银龙:“你不是九尾吗,献祭自己的尾巴,看看有没有用。”

    木郎毫不犹豫扯断一根尾巴,注入杨净体内,平息了蓝色的火焰。

    看来一根不够。

    两根。三根。四根。五根。六根。七跟。八跟。

    九……

    见到这一幕,寂寞千万年的银龙心中动容。

    他拦住木郎去折尾的手,于心不忍的看着她。

    “拔掉最后一根,你就没命了……”

    一只半透明的手握紧木郎的小臂,是杨净。

    “不要……”

    这一瞬,木郎觉得自己空虚度日,是为了这一天。这“不要”二字,如拂尘将她心上的灰尘掸去,注入一股炽热的岩浆,让心脏重新跳动。

    “对不起,是我让你在痛苦。”

    她又跪下来,与杨净平视,晕开一抹惨淡的笑容。

    “我是九尾族的异类,不单是这条尾巴,还有这不雌不雄的模样。没有人爱我。儿时,我都跟在相貌出众的狐狸身后,因为她们玩伴多,我以为,那也算是我的玩伴。后来,渐渐长大,我发现,终究不过是绿叶衬红花,我始终得不到在意的目光。遇到你之后,我很嫉妒,明明相貌平平,虽然看久了还挺好看的……”

    木郎笑了一下,杨净也笑了。

    “你却有这么多人围在身边。我嫉妒你,但你真的好好,真心诚意和我做朋友。可我贪心,患得患失,不想你和别人玩。很小孩子气吧……小蓝是我,画师也是我。我想一一解决你身边的人,可事与愿违。”

    鸣儿插一句:“害小姐去人间的也是你?”

    “嗯。其实,你们来这里也与我有关。我只是想他们葬在这里,没想到你会来。我也没有想到,这里真的有龙……”

    “对不起,我不要你原谅我,我要你记得我。”

    杨净抓住她的手,稳定声线道:

    “不要,你要是为了我失去性命,我活着也是痛苦。我可不想要这痛苦。还有,我和你一样,我曾经也没有朋友。”

    “你不会痛苦的。你不奇怪为何你对我这么依恋吗?是我问青酒要的药,你一半我一半,成为彼此最重要的朋友。”

    木郎狠狠抽出手臂,欲折断尾巴。

    杨净手中抛出一条绳子,绑在她手腕上,紧紧拉住。

    “你们快去拦住她!”

    没有一个人动。

    她快拉不住,将求助的目光投向陈月。

    “陈月,拦啊!”

    陈月不忍看着她流泪的双眼,背对着她。

    “鸣儿,顾渊!”

    没有人回应她。

    急火攻心,杨净竭尽全力站起,往前扑向木郎。

    陈月转过身,瞬移到她身后,给了她一个安眠咒。

    他接住软绵绵的身体。

    木郎走过来,摸了摸她的脸,轻轻道:

    “醒来就不痛苦了,来世,一定当我最好的朋友。”

    一束红色光柱直冲天际,洒下蓝色的花雨,温柔了万年肃冷肃的昆仑……

    “有净师兄。”

    “嗯。”

    陈月穿过低界弟子群,路过冥林,飞过小溪,来到自己的住处。

    床上的被褥隆起,只露出一个后脑勺。

    “醒了,吃点东西。”

    缄默。

    自从弄清杨净为何与木郎这么亲近的缘由,陈月心中轻松不少。可木郎不是说杨净醒来不会痛苦吗?

    “为何不与我说话?”

    ……

    “你曾对我说,我是什么样,就在你面前表现什么样。我照做了,可你好像对我隐瞒了很多。”

    “没有。千人千面,都是我,没有刻意隐藏。时间久了,你做了另一种人,就会看到我另一面。”

    “所以,现在是我做了吗?”

    “……”

    “怪我?先声明,鸣儿她们也没有上前阻止。”

    “没有。我只是很难过。”

    陈月听见了抽泣声。

    他掏出手绢,倾身为她擦去。

    相处这么久,她知道此时杨净正在伤心的是什么。

    又一个人,在寒冷的日子离她而去。她在怪自己。

    他抱住她,轻轻道:

    “若是日后发生什么事,我也这样做。你不要难过,因为这样做我开心。木郎也开心,为你这样重情重义的友人。”

    杨净转过身,泪眼朦胧的看着陈月的脸。

    “若是有那一天,你要带着我一起。若是再失去你,我真的活不下去了……”

    陈月轻抚她的背脊,问了藏于心底很久的话。

    “有时觉得,你不是真正的喜欢我。可有时,你表现的非我不可。”

    “我是非你不可,可……”

    昆仑。

    将自己一半的修为献出之后,银龙有点失落,好似这五千年的修为带走了他所有的威风。

    正在修炼之时,一封法信飘了过来。

    ——

    找到龙珠后速来魔界!

    救我。

    http://www.kyxsw.org/book/180/180310/552716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kyxsw.org。快眼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kyxsw.org